第648章 十三年后回家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48章 十三年后回家

叶凡和孔番回头一看。 见是孔汪洋后,孔番一步拦在叶凡面前,喝道:“干吗,回去。” 呵,倒是护着叶凡了,无语啊。 叶凡满脑袋疑惑,完全看不懂孔番的举动。 而孔汪洋根本不diao他叔叔,跑近后,把战贴递了过来。 叶凡顺手接过,看到贴子封面那个龙飞凤舞的“战”字以后,已明白了贴子的意义。 孔番也看到了,眉头当即立起,骂了一声:“胡闹!” 随即,欲抢过帖子撕掉,目的自然是想阻挠叶凡露面。 但叶凡哪会让他干这种事,随手一晃,贴子在孔番指前消失。 孔番微愣,没料到自己突然出手之下,竟然没抢到。 而且,叶凡冷笑盯着孔汪洋,根本就没看他…… 难道是个高手!? 正疑惑时,孔汪洋冷声说道:“贴子上有时间和地址,五天后,不见不散,劝你早点把后事安排好,要么就披麻戴孝到武汉灵堂前自刎谢罪。” “谢你玛个头,吃屎长大的吧,滚。” 跟叶凡耍痞耍横,孔汪洋还嫩了点,直接被叶凡骂得脸蛋变了形。 叶凡没兴趣搭理他,抬脚走人,反正已经约战了,那就打吧,没必要多说废话。 但孔番可不想叶凡露面,追上来,还想怂恿叶凡躲起来。 叶凡不耐烦的瞪着他,不客气道:“少在我身上打算盘,不然,我连你一起揍。” “……” 叶凡开着车离开了,半路上,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姑姑叶茵打过来的…… 电话那头,叶断水欣喜不已。 是的,是叶断水,不是叶茵。 孔家之前威逼叶断水一个星期内交出叶凡,眼看着时间快到了,叶断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这日,女儿叶茵下班后,他带着儿子叶金言找上门来,厉色询问叶茵有没有联系上叶凡。 叶茵心知老爹性格,果断回答说:没有。 实际情况是,前几天确实没有联系上,但今天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叶凡打电话给她了。 叶断水不肯相信女儿的话,强形拿过叶茵的手机,自己拨打叶凡的电话,结果通了。 他当即瞪着叶茵骂道:“不是说联系不上吗,可以啊,连爹都骗,快跟他说,叫他马上滚回来。” “爹……” “你不要逼我,孔家逼我,你也逼我是吧,信不信我跳楼给你看。” “……” 无语啊,堂堂的一个大男人,堂堂的父亲,竟然在女儿面前说这种话,还要不要脸!? 呵,估计他脸早就丢到粪坑里去了。 更恶心的他的装扮,瘦得像根枯树枝一样,却穿一件花衬衫,学富佬一样穿着一条格子背带裤,啧啧,不伦不类,俗到家了。 他别的本事没有,但在攀亲戚这方面,很有造诣。 比如他自己娶的第二个老婆,即叶茵的母亲,家世不错。 比如叶凡的母亲,同样家世不赖。 还有他小儿子叶金言的老婆,更是名门望族家的女儿。 他就是靠着这一点,占了不少实惠。 也鉴于他这一点,圈子里的人都笑称他是卖子孙的爆发户。 回到正题。 叶茵接过手机,只好按老爹的意思,叫叶凡回家一趟。 叶凡不愿意回,叶茵说了好些好话,叶凡才答应回来。 叶茵松了一口气,挂断电话后,立即对叶断水说道: “爹,等会有话好好说,他毕竟是你的孙子。” 叶断水两眼一瞪:“我才没这种孙子,当年就不该叫大为娶那个扫把星,不止把我叶家败得一踏糊涂,还把大为害死了,还要生一个这样的祸害,我绝不会让故事再重演。” 大为即是叶凡的父亲,叶大为。 “爹,你怎么能这样说,嫂子当年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就算有过错,也跟小凡无关,你怎么是非不分。”叶茵气不过道。 这时,叶金言接话道:“茵妹,之前的事是跟叶凡无关,但现在的事,总跟他有关吧,他闯了祸,就应该他负责,再者,爹已经把他们一家人赶出叶家了,凭什么还要我们叶家为他承担,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人才啊,果真是父子! 叶茵心知跟这两人没法沟通,闭嘴不说了,暗暗担心着等会叶凡来了以后,自己该怎么做。 半个小时左右,叶凡走进叶家。 这是自十二岁被赶出叶家以后,第一次回来,一晃十多年。 走到门口,即看到了脸色冷竣的叶断水和叶金言。 叶凡仿佛看不到他们一样,站在门口,没有进屋,问叶茵道: “姑姑,有什么事吗?” “畜生。” 叶茵还没来得及接话,叶断水已一拍桌子骂了一句,接着又厉色喝道: “跪下。” 吓谁呢!? 叶凡一声冷笑,盯着叶断水道:“你是哪根葱!?” 哈哈。 叶凡不再是十多年前的叶凡了,他没找叶断水的麻烦,已经是客气的了,哪会受他的样子。 他也不会管叶断水是不是自己的爷爷,如果真是,哪十多年前就不会把自己一家人赶出门,若是当初这所谓的“爷爷”和“叔叔”不补一刀,自己的父母亲或许就不会死。 这样的“爷爷”和“叔叔”,认他们干吗? 你叫我跪下,凭哪一点,父母亲死的时候,你来看过一眼吗? 我父母双亡以后,我才十二岁,你管过我吗,养过我吗? 呸!你算哪根葱!? 叶断水没料到叶凡这么硬朗……还不止硬朗,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想要震住他,看来门都没有。 而且,叶凡盯着他的眼神,如此恶狠刺骨,有如看到杀父仇人一般,生生刺激得他起了一身寒意。 叶金言本是准备帮腔的,看到叶凡这眼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敢再开口了。 两父子的懦弱彰显无遗。 叶茵可不想双方闹得不可开交,忙插话道:“小凡,进来坐啊,爷爷是有点事要问你……” “他不是我爷爷,十三年前就已经不是了。”叶凡冷声打断道。 “你…你…你这个六亲不认的畜生。”叶断水硬着脖子骂道。 赫,他好意思用“六亲不认”几个字! 叶凡眼中炸起一抹厉光,盯着叶断水,一字一字道:“你再骂一次试试。” “……” 好吧,懦弱的叶断水果断吓得不敢开口了。 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