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有本事朝我开炮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47章 有本事朝我开炮

赫,江大豪一点都没有心虚的样子,反是板着脸,兴师问罪孔非…… 论起社会经验和心智来,孔家人和江大豪真不是一个层次,想江大豪这几十年刀口舔血,牛神鬼怪见得多了,一路打拼,才闯到如今的地位。 而孔家是凭着深厚的底蕴和传承,一路都走得平平坦坦,且重心都放在修炼上,疏于交际,哪比得上江大豪的狡诈和勇狠。 孔非当即被问住,忙说道:“江老弟不要误会,我绝对没这个意思。” “那孔兄是什么意思,刚刚孔兄一声招呼,我立即丢下手上的事赶过来了,也是好心帮你家孔武汉,怎么感觉反是我做错了事一样,难道孔兄是认为我对孔武汉和你孔家有歹心?” 阴狠,孔非让一分,江大豪立即步步逼进,这突兀的一记寸拳,生生逼得孔非有些乱了方寸。 叶凡身为当局者,心知江大豪的鬼把戏,看不下去了,扯开嗓子冲江大豪喊道: “喂,姓江的,哥在这里,你不是号称省城道上的头号巨佬吗,来,有本事朝我开炮。” “……” 孔家人再一次目瞪口呆,又是直接跟江大豪叫板,真心血猛啊! 难道这家伙一点都不惧江大豪吗……今天这一码若是传到道上去,绝笔会炸翻天。 江大豪气得真心快暴走了,接二连三被挑衅,还吆喝自己姓江的,这十多年都没发生过这种事,难道还要忍吗!? 再忍像什么样子,当真成软柿子了。 就在江大豪要发飙时,一直在旁边的察言观色的孔番立即一步上前,抢先对孔非说道: “大哥,这事有点蹊跷,你招呼江老弟,我和叶凡聊聊。” 说完,走到叶凡身边,不由分说拉着叶凡往院外走。 但叶凡不肯走,鼓着眼睛瞪着孔番道:“扯什么扯,我跟你很熟吗,没见那阴鬼忍不住要发飙了吗,让他放马过来。” “……” 孔番汗颜。 孔家的其他人也跟着暗暗流汗,和着这家伙是在等江大豪发飙啊!他到底咋想的!? 别说孔家人了,就是江大豪本人都有种想流汗的感觉,真心是打破了他的世界观,不由得怀疑叶凡是不是孙悟空转世。 “叶兄弟,借一步说话,架随时都可以打,但先把事情理清楚了,那样打起架来才没心理疙瘩,给老哥个面子,走吧。” 哟呵,喊上“叶兄弟”了,称呼都变了,纯粹是被叶凡的血猛雷到了,以至于不知不觉中放低姿态。 叶凡看了江大豪一眼,冷哼了一声,没再发犟,跟着孔番出了院门。 孔家人和江大豪望着叶凡消失的背影,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有种送走了牛魔王的感觉……真心醉人啊! 江大豪就不说了,本来就忌惮叶凡,所以才一忍再忍。 但孔家人,想起自家先前还打着灯笼到处找叶凡,而现在,他单枪匹马反找上门来,还不愿意走,这该如何想好。 江大豪迅速调整了情绪,冷嘲道:“莫非我真老了。” 孔非没接话,不好接,也知道江大豪话中的冷冽杀意。 随即,江大豪看向孔非,声音森冷刺骨: “孔兄,都是兜里的朋友,我就明说了,这小子必须抹掉,你如果有顾忌,那我就不讲客气了,大不了,我来帮孔武汉报仇,好歹他也是我的朋友。” 江大豪的话中之意再明显不过了,即:如果你孔家怕事,那我江大豪来。 黑笔,又把孔非和叶凡往火坑里推! 偌大的一个孔家,又不是没人,哪需要借你江大豪动手!? 孔自强狰狞应道:“豪爷,我知道你有杀他之心,但我儿子是死在他手上,这不共戴天之仇,只能我们孔家来报。” 傻笔! 江大豪嘴角冷笑一下,说道:“一只小小的虾米,还想翻出浪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过,孔兄,人要杀,但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免得到时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哦,江老弟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这小瘪三狂妄无边,那就顺着他性子来,按你们古武世家的那一套走,约战,他肯定会应战,到时,双方签下免责书,就是把他活活打死,也摊不上麻烦。” “好,这主意好,就算武汉不是他杀的,但他揍过武汉,也该死,汪洋,你马上下一封战书,向那小杂种挑战。” “明白,我就这办。” 看着孔汪洋匆匆跑进屋,江大豪暗赞一声:完美!心病又除去了一大块。 可怜的孔家人,像一群傻笔一样,被江大豪牵着鼻子走,先前的孔武汉是,现在轮到孔非了。 当然,孔家也不全是傻缺,像孔番,就别有心思。 他拉着叶凡出了孔家大院以后,走出几百米,见四周没人后,停下来。 先给叶凡递上一根烟,还给叶凡点上,亲切得不要不要的。 叶凡来者不拒,安心享用,反正体内有鬼藤精气,完全不怕对方下毒之类的。 孔番嗖了一口烟后,开口说道: “叶兄弟,从我个人来说,我相信孔武汉不是你杀的,你不会做这种傻事,如果真是你杀的,你今天也不会主动找上门来。” “然后呢?” “我觉得这事情中间有很大的阴谋,切不可中了他人的奸计。” “老人家,你能说重点吗,我可没闲心陪你聊天。” “……” 孔非正了正心绪,快速思索了一下,说道: “叶兄弟,我那大哥已经老糊涂了,是非不分,他肯定会盯着你不放。叶兄弟,你听我的,找个地方躲一阵子,这边,我来着手调查,等真相水露石出时,叶兄弟再露面。” 尼玛,看上去想替叶凡考虑,其实是饱含私心,就是要他大哥收不了场。 因为孔非说了,找不到叶凡,孔武汉就不下葬。 所以,孔番劝叶凡躲起来,那孔武汉就下不了葬,他则可以拿这事为难孔非,借此把孔非挤下家主之位。 人心叵测啊! 叶凡皱着眉头看着他,搞不懂这老家伙在折腾什么。 正是这时,孔汪洋拿着约战贴跑出院子,见到远处的叶凡后,生怕叶凡跑了似的,扯开嗓子喝道: “站住!”

上一篇   第646章 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