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宣战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46章 宣战

叶凡心知孔非是准备动手了,动手可以,但他可不愿意无缘无故背一口黑锅。 他冷声道:“你们如果想动武,可以,我奉陪到底,但有一句话我得说明了,孔武汉不是我杀的,他那两只手也不是我打断的……” “放你玛狗屁。” 不等叶凡说完,孔自强狰狞骂道:“我儿子亲口和我说的,就是你这杂种干的,怎么,现在怕死了……” “怕你玛个头,你他玛的别开口闭口就是杂种,你算哪根葱。” 叶凡满脸凶恶,反骂断对方的话。 自己没杀孔武汉,怕你个diao毛啊! 凭你是孔家吗,啊呸,你凭哪门子资格骂我杂种! 叶凡丝毫不惧,反正自己已经把话说明了,你孔家想来硬的,那就来吧,就如他先前所说的那样:奉陪到底! 只是,丧子之痛已经折磨得孔自强几近疯狂,他哪还听得进完叶凡的话,当下朝孔汪洋咆哮道: “汪弟,杀掉这杂种,让他给汉儿陪葬。” 孔汪洋望了一眼父亲,见父亲没有说话,那就当默认了。 当即,他双拳一震,浑身炸出一股凶悍的气息,抬脚就朝叶凡走来。 “慢着。” 一直在旁边观望的孔番一声大喝,几步拦在孔汪洋面前,盯着叶凡问道: “你说武汉的手不是你打断的,那是谁打断的?” “我哪知道是谁打断的,我又不是他贴身保姆,是的,我是揍了他,但绝对没断他双手。” “但武汉说是你打断的,而且,江大豪也说是你打断的。” “江大豪?呵,那你把江大豪叫过来当面对质,我倒要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看着叶凡的态度,孔家人真拿捏不准了…… 短暂的寂静过后,孔番看向孔非: “大哥,不急在这一时,如果真不是他干的,那就是有幕后黑手针对我们孔家了,把江大豪叫过来吧,当面对质,免得中了别人的圈套。” 孔非也意识到如果真有幕后黑手,那事情的性质就严重了,当即给江大豪打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下,请他过来一趟。 江大豪答应马上过来。 孔非不知道的是,江大豪挂断电话后,眼神闪烁不已。 短暂的思索过后,他对于超说道:“叶凡出现了。” 于超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问道:“在哪里?” “孔家。” “……” “孔非请我过去当面对质。”江大豪接着又说道。 “那豪爷只能咬死原来的说法了。” “但如果我这样说的话,叶凡就知道我是说假了,肯定会反指我是凶手,他玛的,惹上麻烦了。” “……那怎么办?” “没别的办法,只能咬死原来的说法,就看孔家是信我,还是信他了。” 顿了顿后,接着说道:“这该死的家伙真是胆大,居然跑到孔家去了,必须尽快把他除掉,你马上调阿魁和独龙过来,让他们潜伏在孔家大院外,到时咬住叶凡,听指令行事,如果是杀,就尽一切手段把他除掉,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明白,我立即安排。” 半个多小时后,江大豪到了孔家大院,三方会面。 这是叶凡第三次与江大豪碰面,一次一个味啊! 孔非简单和江大豪打过招呼后,直奔主题: “江老弟,麻烦你把当时的情况说一下。” “行。当时,孔大少请我做调解,开始谈得好好的,中途我出包厢接了一个电话,等我接完电话回来时,孔大少躺在地上,人事不醒,身受重伤,我打了急救电话,再给孔兄打了电话,事情这是这样。” 听到江大豪的话,叶凡脸上覆上一层寒霜,摆明了是说谎,当时他哪有接电话,直到自己走的时候,他都在包厢里…… 而事后孔武汉跟他老爸说:是自己打断他双手的。 结合江大豪当时的柔弱态度,那事情再明显不过了:是江大豪打断了孔武汉的双手,他和孔武汉合谋把黑锅栽到自己身上。 能耐啊! 叶凡怒火上蹿,盯住江大豪,一字一字道: “江大豪,原来是你在背后操盘,可以啊。” 江大豪脸沉似铁,生冷道:“你什么意思,说明白点,别阴阳怪气的。” “我艹你祖宗十八代,你这个阴鬼,听明白了吗。” “……” 全场寂静! 先不说江大豪是什么表情,反正孔家人的嘴角是齐齐抽了抽。 竟然敢这样骂省城巨佬江大豪,怕是整个省城都没有几个人敢当面这样骂他,就连孔非都不敢,当真是……开了眼界啊!!! 再说江大豪,满脸凶光,眼如恶狼,盯着叶凡道: “你是不是赶着去阎王爷那里报到。” “凭你?配吗?阴鬼。” 叶凡脸上凶厉不比江大豪少半分,接着又说道: “江大豪,你听好了,既然你阴我在先,那我就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我叶凡如果不把你江大豪踩到爬不起来,我以后就天天顶着一个尿壶出门。” 全场再次寂静无比。 孔家的人脸上全都涌起惊愕,先前叶凡骂江大豪时,他们以为叶凡是少根筋或脑子有问题,可此刻,听到叶凡这话,身心齐齐震荡。 竟然要把江大豪踩到爬不起来,竟然和江大豪宣战,这是什么人啊!? 而江大豪陡然想起了曾经看到的有关叶凡的资料,不就是把西海市的老大柴一踩到爬不起来吗!? 他身心泛起一股莫名的寒意,心中要杀叶凡的心思,更是浓郁得了极点。 但他一想起叶凡和辛无畏相识,这股杀意又紧紧的被他捏住。 不能自己出手,辛无畏要杀人,不需要理由,也不会管自己是谁,更惹不起辛无畏身后的那个巨人,不能再出幺蛾子,自己马上要上调了……只能暗杀,要么借孔家之手。 不得不说,江大豪的奸雄本性已经登锋造极了,被叶凡这样臭骂和挑衅之下,竟然还帷幄运筹着这种心思。 只见他狞笑了一下,转头望向孔非,冷声哼道: “孔兄,你把我叫过来,就是要让我听这些话吗,莫非孔兄也有这个意思?” 艹,简单一句话,祸水东引,把矛头扔到了孔家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