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就凭你们孔家吗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45章 就凭你们孔家吗

孔家家主孔非和两个儿子正坐在灵堂的桌边。 大儿子孔自强,即已死孔武汉的父亲。 二儿子孔汪洋,即孔茴的父亲。 三人脸上覆着一层寒霜,阴沉着脸。 这时,孔非问道:“江大豪那边有没有消息?” 原来,孔非找不到叶凡以后,想到了江大豪手下众多,旁门左道的人多的是,便找上江大豪,托他帮忙找叶凡。 江大豪正要杀叶凡,顺势答应下来。 如此一来,他举着孔家的幌子找叶凡,只是,十多天过去了,一样没找到叶凡的踪迹。 “没有消息。”孔武汉阴沉应道。 “我估计那杂种肯定是跑了。爹,这样摆着不是事,要不先下葬吧,回头再慢慢找。”孔汪洋提议道。 “下什么葬。”孔非两眼一鼓,瞪着汪洋,威压扑面而来:“你当我说的话是放屁吗,先不说外面的人都看着我孔家,就是你大叔,整天都像猫盯耗子一样盯着,巴不得我收不了场,他则好趁势抢过家主的位置……” 话说到这里,嘎然而止,因为门口进来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男的约六十岁左右,叫孔番,孔非的弟弟,即孔非刚说的欲抢其家主位置的大叔。 另一个女人约五十多岁,浑身雍容华贵,叫孔月兰,孔非和孔番的妹妹。 孔非见两人联袂而来,心知准没好事,脸色不由得更加阴沉了。 果真,孔番一踏进院门,当即大声说道: “哟,这都快半个月了吧,还摆着呢,我说大哥,你是准备摆上半年吗。” 不用揣摩也知道,明显是嘲讽。 确实是这样,豪门深似水,特别是这种以家族为单位运转的世家,几乎每家内部都是争斗不息。 至于原因,不外乎两方面,一是经济上的,二是修炼资源。 道理很简单,谁坐着家主的位置,谁就拥有大权,就算经济上不贪私,但在修炼资源方面,绝对会偏袒自己这一脉。 比如孔武汉的堂弟孔茴,被称之为孔家年轻一代的天才,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其爷爷是家主,暗底里给的修炼资源远远要胜过其他子弟,而并非天赋异禀,也谈不上比其他子弟优秀几筹。 可只要压过其他子弟就行了,到时,竞争家族重要位置时,完全可以凭借实力摘下头魁。 孔非的兄弟姐妹自然也想光大自己这一脉,所以,争斗是不可避免的。 孔番就一直眼馋着家主的位置,总耐当年竞争家主时,武试输在孔非手上,只能把家主位置拱手相让。 现在,孔番眼见孔非这一脉出事了,立即联合妹妹孔月兰,欲借此机会,把孔非挤下家主的位置。 亲情这东西,在豪门家族里,和白开水一样无味。 回到正题。 耳听孔番嘲讽,孔非一声冷笑,毫不客气道:“怎么,碍你事了?” “当然没碍我的事,但是,丢孔家的面子了。” 孔番说完,又回头问孔月兰道:“老妹,我这话没说错吧。” “没错,孔家的脸面都快丢光了,我今天跟钱家的钱孟德吃饭,他还笑话我了,问我孔家是不是准备转行做道场的生意了,我硬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大哥,你教教我,该怎么回答?” 真是人才啊! “你都五十好几的人了,还要我教你说话吗,你不如把钱孟德拉过来,让我来告诉他。” 孔非本来就一肚子火,不浇油都有一丈高,哪受到了孔月兰阴阳怪气,接着又不解气喝骂道: “你好歹也是孔家的人,被人甩了一句这样的话在脸上,不维护孔家也就罢了,还要拿回来显摆,是不是很长脸啊。” “……” 孔月兰生生被孔非骂得说不出话来。 但孔番强势接话:“大哥,和着你没给孔家丢脸是吧,反倒怪罪到老妹头上了,凶家里人算什么能耐,有本事你就把那个叶凡找出来,把事情解决了,把灵堂撤了,那才算你有能耐。” “孔番,你要反了是吧。”孔非一声暴喝。 孔番不以为意,冷嗤了一声:“嗤,说几句实话就叫反了,这大帽子也扣得太扎实了吧,干脆你定个家规,以后就你一个人可以说话,其他人都只能当哑巴。” 孔非气得七窍生烟,正要大发脾气时,站他旁边的二儿子孔汪洋碰了他一下。 孔非怒目瞪向他,喝斥道:“干吗?” 孔汪洋朝院门方向呶了呶嘴。 孔非扭头一看,不由得愣住:好熟悉的面孔。 随即想起是谁了,顿时两眼一缩,眼内杀气如缺堤一般炸泄出来。 孔番和孔月兰顺着他的目光望向院门口,看清来人时,同样愣了一下,想起来人是谁时,愣得更得利害了。 正是叶凡,静静站在门口,有如一道鬼影一般,无声无息,浑身冰冷。 几人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只是孔汪洋无意转了一下头,才看到院门口站着一个人。 准确的说,叶凡已经站在门口有一小会了,听到孔家人的一部分对话,但他对这些不感兴趣。 抬脚,跨进院门,一步一步走到院内,隔孔非等人四米多远时站住,冷笑问道: “听说你们孔家在找我?” 听到叶凡这么说,那完全可以确定他就是要找的人了。 孔自强脸色当即狰狞起来,两眼泛着可怖的目光,双拳捏得咯咯生响,似乎恨不得把叶凡活剐生吞一般。 孔汪洋同样捏紧了拳头,只等老爹发话…… 两人老爹死死盯着叶凡,森冷道:“没错,怎么,不躲了?” “躲?呵,就凭你们孔家吗,未必太抬举自己了。” “……” 一句话生生噎得孔非不知怎么接话,难道他不是躲吗?那怎么找不到他? 难道凭孔家还不够吗!? 孔家的一伙人真心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偌大的省城,敢对孔家说这种话的年轻人,真心找不出几个,除非是省城第一大古武世家钱家的子弟。 即孔月兰刚说的那个钱孟德所属的钱家。 “难怪敢动我孔家子弟,还真是胆大包天啊,行,我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抬举自己。”

下一篇   第646章 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