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让他坦白吧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4章 让他坦白吧

就在叶凡要跺下第四脚时,对方扛不住了,惊恐叫道:“住手,我说,我说。” 没办法,他已清晰觉察到叶凡的狠辣,整不好巴不得自己不说,整不好有杀了自己的心思…… 犯不着再硬扛啊,再这样下去,手脚都会废了,哪怕能活下来,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难道在轮椅上或床上过一辈子,那就算有再多的钱,也是生不如死的苟活着…… 叶凡残酷一笑,掏出手机,调出拍摄功能,说道:“如果让我听到半句不对劲的地方,或不详细的地方,那你知道后果的。” 青年身子一颤,忍着巨痛把前后过程详细交待了一遍,不敢有丝毫隐瞒。 叶凡全程录下,存好档后,直接拨打了110,报警称抓到了一个杀人犯。 虽然对方算不上杀人犯,但所作所为跟杀人犯差不多了,而且,“杀人犯”三个字绝对会让警方来得飞快。 果真,五分钟不到,一辆警车呼啸赶到,三个警察持枪冲进屋,两男一女。 那女警察……咳咳,叶凡认识,正是上次坑叶凡一把,后来以“嫖-娼”名义把叶凡关到了审讯室的周囡囡。 才几天不见她,这一见到,仍有种惊艳的感觉。 俏皮的短发,脸蛋轮廓似鬼斧神工雕琢出来的一般,精致得让人叫绝。 最要命的仍是她胸-前的凶器,霸气隆起,把贴身警服撑出夸张的弧线,大且圆,饱且满,几欲破衣而出! 想那天,她这对凶器撞到桌檐时,她还狠狠的拍了它们两下,历历在目啊。 周囡囡明显没料到会在这里看到叶凡,愣住。 不过,仅愣了一下,然后目光落在已痛得脸无血色的青年身上。 看青年那样子,真的很痛哦,他两手…… 周囡囡隐隐猜到了什么,身心不由得一紧,沉声询问道:“怎么回事?” 叶凡没多说,直接把刚拍下的视频给周囡囡看。 周囡囡看完后,满脸惊讶。 关于佳静宾馆失火一事,已在警局内传开了,甚至还传到了市内高层,有关部门甚至下文件了,内容就是重点做好各宾馆的安防工作。 没料到竟是故意纵火,而且还牵扯到两个富少,那这事就严重了,不止性质严重了,所涉及到的方方面面也很严重。 周囡囡立即把叶凡和青年带到了警局。 有视频为证,立即展开抓捕程序,四辆警车分头行动,目标是高富和熊思谟。 其中两辆警车赶到高富住处时,没找到人。 另两辆警车赶到熊思谟住处时,也没看到熊思谟,但赵曼姗在家。 一番沟通,赵曼姗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得知高富也有份时,立即告诉了警察一个地址:月光夜总会,即上次高富请熊思谟嗨皮的地方。 此时,高富和熊思谟正左拥右抱着疯狂玩着。 特别是高富,整个人呈现出异样兴奋的状态,不停的喝酒,不停的骚扰着身边的陪酒美女。 想想也情有可原,仇恨终于报了一笔,哪会不快乐!? 此时,他又倒满一杯酒,拉过熊思谟,碰杯道:“熊少,我们再来庆祝一个,旗开得胜,争取早日把沈韵和韩果压在身下。” “好,早日压在身下。” 两人正准备痛快喝下肚时,却见五六个警察冲进来,直接把两个摁在沙发上,接着,锃亮的手铐扣在了两人手上。 高富和熊思谟哪享受过这种待遇,直接懵了。 所谓做贼心虚,两人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请人放火的事,顿时身子一哆嗦,酒意全醒了。 “放开我,放开我,我是熊氏药业的继承人熊思谟。” 惊慌之下,熊思谟习惯性的报出了平常装笔的口头语。 但警察哪会吃他这一套,直接一左一右带走,高富也不例外。 两人胆颤心惊被带到警局,在门口看到了正倚在门上抽烟的叶凡,身心立即如坠冰窖,都意识到只怕是东窗事发了,出大事了! 这下完了! 高富这个人前威武,遇事时就怂成一笔的孬种竟两腿发颤,裆间一湿…… 艹,吓尿了! 当真能耐啊,比熊思谟都怂了一大截! 不过,这两人被带到审讯室后,倒是表现得坚强了,硬是不开口说话,非要见律师。 也不能说是坚强,实际是清楚意识到随便乱说的话,绝对会死得不要不要的。 而有意思的是,熊思谟前脚被抓进警局,随后就有一位认识熊思谟的警员偷偷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熊思谟老爸:熊光良,熊氏药业的董事长,在西海市算得上是名流,头衔就有不少,著名企业家,区人大代表等等。 熊光良从电话中获知了事情的大概以后,立即打电话给律师,随即带着律师到了警局。 然后,凭借着某种关系,在审讯室内与熊思谟见了面,严词厉色的交待熊思谟不要开口以后,出了审讯室,又与放火的青年见了面,然后离去…… 事情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那青年马上就一口咬死是高富雇他去放火的,至于熊思谟,并没说过话,也没表示过什么,似乎就是一个旁人。 经他这样一说,熊思谟完全成了事外人,全是高富的罪。 这才半个小时不到,事情就变样了。 不过,当初高富和熊思谟去找这青年的时候,熊思谟确实没说过一句话。 不知不觉中,一口大黑锅扎扎实实的扣在了高富的背上,而高富还浑然不知。 世道险恶啊! 当高富的老爹获知儿子被抓后,已是三个多小时以后,他匆忙赶到了警局,从警察那里了解了“真相”:高富雇人纵火,证据确凿! 怎么会这样!? 他想与儿子见上一面,却被告知审讯期间,严禁探视。 他立即打电话给高富的干爹,即新华公安分局的副政委宋学军,对方竟是直接表示无能为力。 怎么会这样!? 高强又打电话给国土局的副局长徐海峰,即号称是一起玩泥巴长大的好兄弟。 徐海峰倒是给力,宽慰了高强几句,表示马上了解情况,回头给答复。 高强焦急的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徐海峰终于打电话过来了,语气沉重的告诉高强:“这事,只怕无能为力了,那个……熊光良的手腕比你快上不知丁点半点,各方面都已经做过功夫了,所以,嗯,让你儿子坦白吧,或许能少坐几年牢。” 啪! 高强手机丢在了地上,屏幕碎裂,犹如他突然间散碎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