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极度危险的人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3章 极度危险的人

凭借着无耻和装可怜的绝技,叶凡成功骗来十万块,至于订婚一事,先甩脑后吧,硬是躲不过的话,去去又何妨。 嘿,叶凡很自信,只要自己稍微侧露一点无耻方面的蛮荒之力,那女方难道还会看中自己,除非眼瞎了…… 挂断电话没多久,十万块到了银行卡里,叶凡立即转给光头五万,自己留了五万。 没办法,最近实在太穷了,能蒙五万是五万! 光头收到钱后,立马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诉了叶凡,且把偷拍到的照片发给了叶凡。 居然是高富和熊思谟搞的鬼! “他玛的,早知道哪天一巴掌拍死这垃圾!” 叶凡满身杀气怒骂道,惊得光头暗暗咋舌,不禁想着自己要了他五万块,会不会哪天也被他一巴掌拍死。 “知道放火的人在哪里吗?” “嗯,知道,我让三儿盯紧了。” “走,带我去。” 不能耽误,万一这人突然跑了,那就不妙了。 叶凡和光头立即出了病房,在大厅和正在办手续的韩果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匆匆出了医院大门。 韩果讶异望着远去的两人,想不通这两人怎么凑到一堆了,且看两人匆匆神色……难道又出事了,又打架去了吗? 韩果当即想打电话给沈韵,但一想到沈韵正各种心烦中,便压下了这个念头,更何况自己还只是猜测而已。 十七块钱出租车费,两人到达目的地,与吴三碰了头。 与光头一样,吴三一见到叶凡,立即谨慎了几分,似乎是害怕眼前这货收拾自己。 两人实在是哪天被吓到了,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头皮发麻。 “人呢,在哪里?”叶凡问道。 吴三指了指某张门:“就在那屋里。” 叶凡当即朝那门走去,但走了几步又折回来,对正准备闪人的光头道:“帮个忙,去帮我敲开门?” 叶凡本是准备自己去敲的,但想到对方既然在放火现场,那肯定看到了自己,整不好对方二话不说就开溜,所以改变主意让光头上。 光头嘴角一抽,艰难道:“凡哥,我们事先可是说好的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事和我们有关,你知道的,我们就是低层的小混混,没实力,没背景,玩不过高富他们,一不小心就可能被他们玩死。” “艹,你怕高富,难道就不怕我吗,难道我玩不死你?”叶凡满脸恶相盯着光头。 光头啥话都说不出来了,说实在的,如果非要比较的话,他宁愿得罪高富,也不愿得罪眼前这个魔头。 威逼之下,光头只好委屈答应了。 叶凡当即教导了他如何敲门。 光头和吴三听完后,心里暗骂了一句:狡猾,卑鄙! 随即,光头整理好心情和神色朝那门走去,正准备敲门时,门却“咯吱”开了,门后正站着那个二十八、九岁的青年,似乎是准备出门,刚巧与光头碰上。 四目相对! 短暂的沉默后,光头立即按叶凡交待的小声说道:“兄弟,高公子叫我过来的。” 对方微愣,疑惑问道:“哪个高公子?” “就是雇你放火的人,他让我通知你,警察已经查到了风声,让你赶紧离开西海市,越远越好,最近都不要回来。” 对方明显一惊! 叶凡躲在旁边看到了他的脸色,要的就是他这种反应,那说明这事就是他干的,既然是他干的,那就好办了,没什么客气可讲了。 叶凡从角落走出来,径直朝门口走去。 那人看到了叶凡,似乎是感觉到不对劲了,想要关门,但为时已晚。 叶凡一个冲锋步,直接撞开门,对方转身跑起,想要去拿挂在墙上的一把长剑。 但不等他拿到手,叶凡已奔近他身后,如雄鹰展翅般跃起,凌空一记抽腿。 “砰!” 势大力沉的一脚抽在对方脑袋上,对方立即像稻草人一般飞了出去,撞到墙上后掉落地上,一动不动了,看来是被抽晕了。 有幸观看了整个过程的光头惊得眼角眉头一顿乱跳,立即转身就跑。 太可怕了,竟然半空能做出那种高难度的动作,且威猛如厮…… “滚回来,关上门再走。”背后一声冷喝。 光头身子一哆嗦,生生止步,忙跑回来轻轻关上门,随后又亡命般跑起。 他隔老远就冲车里的吴三叫道:“快走,快走。” 吴三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吓得连忙发动机车,等光头上车后,立即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开出老远后,光头的呼吸才顺畅过来,咂巴着嘴皮子道:“三,钱搞到手了,五万。” “坤哥真利害。” “但我没一点安全感,我真怕这猛货回头找我喝茶,我看我们去山里躲一阵子吧。” “……” 屋内,叶凡把那青年拎到宽敞一点的地方,一盆冷水浇在对方头上。 青年悠悠醒来,看到正俯视自己,如凶神恶煞般的叶凡时,立即想起身逃跑。 但…… 叶惊一脚跺在他右手腕上。 “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 虽不响,但痛得青年一声惨叫。 可才叫到一半,叶凡已一脚踩在他脸颊上,声音冰冷刺骨道:“再让我听见你叫出一点声音,我就跺碎你整张脸蛋。” 青年立即咬紧牙关,虽痛得冷汗直冒,却不敢哼一声。 木办法,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人很危险,极度危险,不是因为先前踢晕自己的那一脚,也不是因为刚才跺碎自己手腕的那一脚,而是因为叶凡身上的气息。 冷冽,刺骨,以及一股让人不寒而粟的血腥气息。 身在黑暗边缘游荡的青年深知,这种血腥气息代表着叶凡杀过人,且手上一定沾了不少鲜血。 “说,火是不是你放的?”叶凡冷冽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青年不承认! 叶凡也没指望他就承认,所以,抬脚,跺下。 “咔嚓!” 又是骨头碎裂声。 青年的右手肘被叶凡一脚跺碎,又是一声惨叫,但在叶凡一脚跺向他脸颊的时候,他突然想起叶凡先前的警告,所以,惨叫声嘎然而止。 他浑身颤抖,死死盯着叶凡,似乎恨不得生食叶凡肉,喝其血。 呵,对待这种人,叶凡可不会心慈手软,他相信对方也绝不是心慈手软之人,光从他深夜放火就可看出一二,他何时想过会烧死人吗!? “你可以不说,但你要准备好了,忍住,千万别叫出声来。” 说完,叶凡又一脚跺下,青年左手腕又遭恶运!

上一篇   第62章 亲爱的侄子

下一篇   第64章 让他坦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