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再添点料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24章 再添点料

“你要干吗,回去?” 眼见叶凡朝自己走来,孔武汉吓得脸都痛了。 实在是前两次被叶凡揍得有了心理阴影,现在见叶凡又要动手,顿时汗毛直炸,脸上生痛。 叶凡哪会diao他,步步逼近。 孔武汉立即向江大豪求助:“豪爷,你看看他,又要揍人,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你让他长长记性。” 又是那一套,又想挑拨离间。 想一想,就能理解了,除了这一套以外,他还能干吗!? 至于前两天和豪爷商定的苦肉计的事,已经被孔武汉丢到一边了。 送揍这回事,说起来简单,但真要挨揍的时候,各种恐惧。 特别是孔武汉,自娘肚子里爬出来起,就没挨过揍,而这些天,连着被揍了两次,能不害怕吗? 江大豪哪会帮孔武汉,他图的就是要借孔家斩杀叶凡,巴不得叶凡和孔家闹得水深火热。 所以,他说着不痛不痒的场面话:“有事可以坐下来好好谈啊,抬头不见低头见,闹僵了多不好。” 说完以后,回头看向孔武汉,递给他一个眼神,提醒他别忘了苦肉计的事。 孔武汉会意,可是要挨揍啊…… 而叶凡听到江大豪的话后,心紧了几分。 他说要揍孔武汉,其中有一部分动机就是要探一探江大豪的态度,而现在他这态度…… 不对劲啊,堂堂的省城巨霸豪爷,岂会这样柔弱!? 有猫腻,大大的猫腻! 叶凡忽然停步,转身回到座位坐下,淡然道: “豪爷说的有理,抬头不见低头见,是不要闹僵了。” “……” 江大豪懵住,咋就不揍了? 先前那么血猛,一言不合就是一碟子,怎么转眼就收敛了!? 他看着叶凡,叶凡也在看着他,眼神中透着一股让江大豪琢磨不透的玩味。 江大豪忽然明白了,叶凡刚刚是在试探自己的态度,自己露陷了…… 尼玛,看似粗莽,实际上,狡猾得像只狐狸,大意了! 孔武汉同样满脸懵笔,看不明白叶凡怎么这么乖巧了,是怕江大豪吗? 应该是这样,除了这个解释以外,再找不到其他理由了,反正不可能是怕自己。 原来这杂种怕江大豪,那先前的那份天不怕地不怕的diao样,是装出来的啊! 啊哈! 孔开汉心中一喜,有如穿上头盔护甲一般,害怕全跑了,戾气大盛,当即破口大骂: “我艹你祖宗十八代,还以为你很diao,原来是个孬种,来啊,来揍我啊。” 这傻笔,真是没长记性啊,上次就是叫嚷着“来揍我”,结果被叶凡狠揍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现在又丢出这话…… 叶凡邪性一笑,开口道:“豪爷,你应该听到了吧。” “……嗯。” 江大豪轻应了一声,心中暗骂孔武汉真他玛的蠢,你若是打得过叶凡,那可以肆无忌惮的叫嚷:来揍我,可你明明打不过他,还提出这种要求…… “那就好。” 叶凡脚下一蹬,直接跳到桌子上,再一个箭步扑到孔武汉身边,果断一脚把孔武汉踩在地上,然后,先是一拳砸在孔武汉的脸蛋上。 “啊呜” 孔武汉一声惨叫,再次体验那种绝望的感觉。 说实在的,他真心想不明白了,怎么又说打就打了,不是怕豪爷吗!? 傻笔! 没什么客气可讲,拳脚伺候。 江大豪和于超仿佛看不到一样,静静在旁边看着。 直到孔武汉翻白眼时,叶凡才收手。 他拍了拍孔武汉已经变形的脸蛋,怪笑道: “孔大少,欢迎下次再提这种过分的要求,我保证会满足你的,这次就先这样,下次再揍。” 说完后,扬长而去。 江大豪和于超仍是和先前一样,静坐着,等着孔武汉缓过劲。 四五分钟后,孔武汉活过来了,蜷缩在地上哀嚎叫痛。 江大豪说话了:“孔大少,恭喜,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成功你玛逼啊,痛死老子了。” 实在是痛,口不择言,连江大豪都骂。 江大豪眼里涌起戾光,缓缓道: “孔大少,你是骂我吗。” 孔武汉下意识的看向江大豪,看到他眼中可怖的戾气时,不由得撒了个冷颤。 这可是江大豪啊,就算是他家族长辈,都要给足他面子,自己骂他,那不是把脖子往刀口上趟吗。 “豪爷,我没有骂你的意思,实在是太窝火了,一时没管住嘴巴,望豪爷不要介意。”孔武汉忙道歉。 “孔大少,我可是帮你忙,你别不识好歹。” “是是,是我嘴贱。” “说正事吧,你这点伤,只怕还引不起你家里长辈的怒火。” “豪爷的意思是……?” “再添点料。” “……什么料?” 江大豪不答反问:“孔大少信得过我吗?” “当然信得过。” “那就好。” 说完,江大豪向于超丢了一个颜色。 于超会意,一步走到孔武汉面前,弯腰抄起孔武汉的右手,一折。 咔嚓,右手直接骨折。 尼玛,狠啊! 孔武汉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但才叫出声,即被于超捂住了嘴巴。 “孔大少,忍一忍,要想一次了断叶凡,只有对自己狠点,放心,于超下手有分寸,回头上医院弄一弄就好了。” 江大豪说完,于超又抓起孔武汉的另一只手,一折。 又是一声咔嚓,孔武汉连惨叫声都没叫出来,就晕死过去。 江大豪起身,一脚踩在晕死的孔武汉脑袋上,使劲碾,森冷说道: “就凭你,也敢骂我。” 当真是……狠辣啊! 孔武汉虽然狡猾,但找上江大豪,纯粹是自己往火坑里跳。 江大豪碾完以后,在孔武汉衣服上擦干净鞋底的血迹,随即吩咐道: “打120,送医院去。” “明白。” 等于超打完电话以后,江大豪沉声道:“希望这次能摆平他,这小子比我想像的还要危险,看似粗莽,实际上狡猾得像只老狐狸,身手不赖,邪痞生猛,收敛自如,不按套路出牌,无法琢磨,假以时日,必定是大患,必须尽快除掉。” 于超没有作声,不是心中没有想法,反是恰恰相反,比如:他从豪爷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