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这是情敌啊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20章 这是情敌啊

听到江大豪的话,孔武汉眼神闪烁琢磨起来: 自己再送叶凡揍一顿,伤重一点,这是苦肉计啊…… 但若是真伤重了,家族不可能不管,而且,绝对会像江大豪说的这样,哪怕自己有错,也会胳膊肘内拐,会收拾叶凡,因为孔家丢不起这个脸。 可自己不能让孔家丢脸啊,自己必须站在有理的一方,那样孔家才不会丢脸。 该怎么有理法呢? 孔武汉绞尽脑汁思索,脑海内忽然闪过一道亮光,有了! 他不由得狞笑了一下,说道: “豪爷不愧是豪爷,随便一点拔,我茅塞顿开,看来以后我还得多向豪爷取经。” “孔大少太谦虚了,想我在孔大少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是一个愣头青,而孔大少现在运作着家族的事业,已经名声在外了。” 两个人说着言不由衷的套话。 “豪爷,我就听你的,不过,这事还得豪爷帮个小忙。” “孔大少不妨直说。” “我是这么想的,我请那杂种吃一次和解饭,到时请豪爷做中间人,吃饭的时候,再闹点事,让他出手,事后,豪爷帮我作证,说几句话,证明一下是那杂种有错在先,这样一来,我家族长辈出手就理所当然了,也不会丢孔家的脸。” 大爷的,江大豪阴毒,孔武汉也不逊色。 江大豪有些没料到孔武汉心计来得这么快,倒是当得上“后生可畏”几个字。 略一沉吟,江大豪答应了,反正只要自己动动嘴皮子,到时,怎么说随自己的意,可正可反,先让叶凡和孔武汉干上再说。 “行,没问题。” “那我就先谢过豪爷了,就这两天,等我先把伤养好点,免得到时扛不住。” 丢下这一句话后,孔武汉离开了。 等孔武汉离开后,江大豪淡笑道:“看来,完全不用我们动手了。” 于超也笑道:“我倒是好奇这叶凡是怎么想的,难道把省城当西海市了。” “省城不是西海,孔家也不是欧阳和慕容家,他翻不起风浪,我们就借这一次把他抹掉,不止是要激起孔家的人出手,而且要激起孔家的人下死手。” “豪爷莫非另有想法。” “当然。” 孔武汉已敲定了对付叶凡的方法,而豪爷心中则是敲定了把叶凡置于死地的方法。 叶凡浑然不知两人背后的动作,或许知道,或许在等着。 这天,韩果正在办公室看文件,林盈盈敲门进来,神色古怪道: “韩总,有人找叶凡,叶凡不在,又找你来了。” “谁?”韩果随口问了一句。 “晏如妃。” 韩果愣了一下,脱口道:“凝色公司的老板晏如妃吗?” “嗯。” 林盈盈使劲点着头,点得胸前的一对大凶器上下直晃,气势甚是磅礴啊。 韩果忍不住看了她胸前一眼,好奇这妮子是怎么吃得这么丰满的…… “她来干什么?”韩果问道。 “不知道,应该是冲着叶凡来的。” 叶凡什么时候认识她了?没听他说过啊。 难道是为了产品进驻周邦商场的事? 嗯,有可能。 韩果收起面前文件,吩咐道:“请她进来吧。” “好。” 此刻,晏如妃正在办公室溜哒,随意看着墙上张贴的一些海报。 而办公区的员工,则是偷偷瞄着她,好奇她怎么来公司的同时,暗暗欣赏她风华绝代的妩媚。 不知有多少男员工吞了口水,也不知有多少男员工想入非非。 偏偏晏如妃还要有意无意的妩媚冲着他们一笑,笑得他们骨头都软了几分。 林盈盈上前,客气笑道:“晏总,韩总正在办公室等你,请跟我来。” 晏如妃媚惑一笑,竟是笑得林盈盈心里都有些发颤。 没办法,眉眼和笑容太媚了,媚到了骨头缝里,就连女人都有些食髓知味的感觉。 “林秘书,我听说,你们韩总很漂亮,那你说说,我跟你们韩总,谁更漂亮一些?” “……” 林盈盈嘴角一抽,没料到晏如妃问这样的问题。 但随即,她两眼笑成了月牙儿,回应道:“都漂亮。” “那叶凡喜欢你们韩总吗?” “……” 好吧,这问题完全把林盈盈问懵了。 她哪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说啊。 看着林盈盈懵呆的样子,晏如妃不由得抿着嘴笑了笑,眼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狡黠光芒,只怕心里又在折腾什么了。 “好了,走吧,麻烦你带我去见韩总。” 晏如妃跟着林盈盈进了韩果办公室。 甫一见到韩果,不由得愣住,心里情不自禁的暗赞了一声:好美! 身形修长,脸蛋漂亮的无可挑剔,气质如清冷仙子,分毫不沾人间尘埃…… 完全出乎晏如妃意料! 她虽听说了韩果漂亮,但远没料到漂亮成这样。 随即又想到,那家伙对自己不感冒,莫非就是因为身边有这种绝色,所以,自己的姿色就不显得那么突出了吗? 这么说来,她是自己的情敌啊! 这样一想,晏如妃眼神中不由得涌起些许敌意。 女人的心思还真是不要猜啊! 其实,不止晏如妃愣住了,韩果同样愣住了。 同晏如妃一样,惊讶于对方的美丽。 而且,晏如妃的美,给她一种错觉,仿佛她是韵姐和雯姐的揉合体,既有韵姐的妩媚,又有雯姐那种难以察觉的妖娆。 随即,韩果发现,晏如妃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没有多想,淡笑打招呼道: “您好,晏总,欢迎到我们公司作客。” “韩总客气了,冒昧打扰,还望韩总见谅。” 相互一句客套话后,两人在沙发上坐下。 等林盈盈泡过茶后,韩果淡笑说道: “我刚听林秘书说,晏总是来找叶经理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我打电话叫他回来吗?” “不用,我就是过来看看。” “晏总跟叶经理认识吗?” “嗯,是的,难道他没告诉你,我和他昨晚在一起吗?” “……” 韩果眼角跳了跳,这话是什么意思? 站旁边的林盈盈则是嘴角抽了抽,心里嘀咕着:那家伙不会把晏如妃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