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跑得飞快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18章 跑得飞快

饭间,孔武汉极尽能耐的和晏如妃拉近关系。 可惜,晏如妃完全不吃他这一套,倒是有意无意的一个媚惑动作,勾得孔武汉身下的那玩意儿软硬了好几个回合。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一想着等会孔茴把晏如妃击晕,然后自己可以尽情在她身上驰骋…… 这份期待,简直是要了他老命。 而孔武汉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就在几个月前,他也请了两人偷袭晏如妃,但没有料到晏如妃有些身手,而他请的人不给力,最终落荒而逃。 这一次,孔茴出手,断能拿下她。 揣着心痒难耐的期待,两人吃完了饭。 随后,两人出了酒店,一同去停车场。 孔武汉压着兴奋,装作淡然,送晏如妃到车边。 要分开的时候,孔武汉忽然说道: “对了,如妃,你似乎对叶凡很感兴趣,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这话题成功吸引了晏如妃的注意力,转身妖娆笑道:“怎么,不可以吗?” 艹你大爷! 孔武汉暗骂了一声,嘴上说道:“他有什么好的,要身份没身份,要钱没钱,这样的穷酸货,随便抓一大把,完全配不上你,给你提鞋都是抬举他。” “我就是喜欢没身份没钱的……” 说到这,晏如妃忽然感觉到身后袭来一股危险,身心一紧,下意识往旁边一闪。 但仍是慢了,后劲忽然一痛,挨了一手刀,接着两眼一阵恍惚,失去知觉。 正是孔茴出手了,偷袭成功。 若是颜如玉,断不会中招,可惜晏如妃和她师姐走的是不同的修炼道路,虽然有些身手,但在孔茴有心偷袭之下,不可避免的中招了。 眼见得手,孔武汉心中大喜,连忙一把抱住晏如妃,声音哆嗦对孔茴说道: “茴弟,你先回去,明天我给你打电话,给你介绍颜如玉。” 孔茴盯着昏迷的晏如妃,暗暗的吞了一把口水,心想着这若是把这尤物抱到床上,那该多快活啊。 孔武汉没等孔茴回应,还真有些怕孔茴抢了晏如妃,当下弯腰抱起晏如妃的膝弯,一路小跑向自己的车子。 孔茴暗骂了一声,郁闷走了。 眼看着孔武汉要吃肉,自己连汤都没得喝,只能回去拿着杂志解决,这滋味,不郁闷才怪。 孔武汉猴急打开车门,把晏如妃扔到了后面的座椅上,然后,自己钻了进去。 关上车门后,他满脸淫光盯着媚态百生的晏如妃,吞着口水道: “小妖精,终于是我的了,我来好好尝尝你的味道。” 说完,两只咸猪手,哆嗦着抓向晏如妃胸前的一对秀峰。 眼看着就要抓在手里了,忽然听到身后有异响。 回头一看,全身汗毛突兀炸起。 只因为,车门开了,叶凡就站在车外,脸色冰冷得有如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一般。 “你,你,你要干吗?” “你说呢。” “你不要动手,我劝你先打听一下孔家的势力。” 不要动手!? 呵! 叶凡右手一探,快如闪电,一把揪住孔武汉的头发,往外一拉。 直接把孔武汉拖下车,果断一拳轰在其脸蛋上。 “啊” 孔武汉一声惨叫,鼻血飞奔。 叶凡揪着他头发,满脸恶相盯着他道:“我今天下午和你说的话,你有没有听见?” “听见了,听见了。” “砰!” “啊呜” 又是一拳。 打完后,才说道:“那我的车是谁砸的?” “我砸的,别打了,我赔你一辆新车,别打了。” “砰!” 再一拳,打得孔武汉天昏地暗,鼻血和眼泪水如缺提一般往外流。 “不用你赔了,我还给你就可以了。” “砰!” 没什么客气可讲,先是几拳砸下去,再一顿脚踢,揍到孔武汉惨叫不已,拼命想往车底下爬,但爬进去半截,又被叶凡拖出来,继续暴揍。 直到打到孔武汉翻白眼时,叶凡才收手。 随后,他把晏如妃抱出来,再把孔武汉的悍马h2砸了。 砸完后,扬长而去,剩下孔武汉蜷缩在地上吐着白沫,翻着白眼。 没有警告孔武汉,因为没必要,仇已经结上了,也不指望孔武汉会收手。 把晏如妃抱到她车边以后,叶凡把她放在车前盖上,掐了掐她人中,欲把她弄醒,结果不奏效。 想必是孔茴那一手刀有蛮重。 其实孔茴就在附近,他本是准备走的,但走出一段路后,心中不爽,一时起了一个念头,想偷偷摸回来,偷窥一下孔武汉上晏如妃。 不能吃到肉,过一下眼瘾也可以啊。 结果,没看到香艳的一幕,倒是看到了叶凡暴揍孔武汉。 他哪敢出来,死死躲在车后,远远的看着。 直到叶凡走了后,他才弯着腰靠近,凑到孔武汉面前一看。 赫,满脸青紫,满脸肉包子,菱形脸生生变成了椭圆形。 “活该!” 他骂了一声,本想直接走人,但想着明天还要靠他介绍颜如玉,不如“救”他,又是一次救他之恩。 所以,他把孔武汉扔到车里,从他身上找到车钥匙,开着悍马一溜烟跑了。 叶凡发现了悍马的动静,看了一眼,冷哼了一声。 再掐了一下晏如妃的人中,仍是没有醒。 索性把晏如妃抱到自己车边,从车里拿了一瓶矿泉水,倒在晏如妃脸蛋上。 这下子醒了。 晏如妃悠悠醒来,一眼即看到叶凡冰冷的俯视着自己,吓了一跳,神智也清醒了,连忙翻身坐起。 随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顿时脸寒似冰,咬牙切齿道: “该死的孔武汉,竟然敢对我下手,我让你不得好死。” 叶凡没接她的话,而是说道:“没事了吧,那我走了。” 随即,上车,点燃引擎,一脚油门,飞速离去。 晏如妃望着叶凡消失的车影,心中郁闷得像打了结一样,别的男人都是眼巴巴的靠近自己,可叶凡,二话都没一句,直接就走人了。 再说了,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安慰自己几句,或者关心自己几句吗!? 可他却跑得飞快! “哼,你等着,你也跑不掉的。” 晏如妃又咬牙切齿说了一句,明显是跟叶凡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