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要搞事的节奏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13章 要搞事的节奏

周邦本预备着搬条凳子看大戏的,哪知道一天都没熬过,火就烧到自己这里来了。 略一想,猜测孔大少可能是知道了晏如妃约叶凡见面的事,吃醋冒火了。 或者晏如妃让孔大少为难爱琪美公司。 不管是哪种,事扔到自己这里来了,该如何处理是好? 如果真按孔大少说的做,叶凡绝对会找自己算账。 妈的,自己就一个中间人而已,犯不着扛这种罪啊。 周邦左右一琢磨,决定明早把这事情和叶凡说一说,把责任往孔大少身上一推,自己退到后面,让孔大少和叶凡交锋。 次日大清早,周邦即给叶凡打电话,委婉的把孔大少的指示说了一遍。 叶凡听了后,火冒三丈,毫不客气的在电话里把孔武汉骂了一顿,随后,让周邦约孔武汉面谈。 周邦心上心下的给孔武汉打电话,以为会听到一顿臭骂,结果,孔大少根本没有骂他,而是爽快答应和叶凡面谈。 周邦松了一口气,再一琢磨,怀疑孔武汉的目的就是要和叶凡碰头…… 没错,孔武汉正是这样计划的。 他想请家族内核子弟出手,但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不可能说是为了女人。 于是,他把矛盾挪到了家族的事业上,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请家族的人出马了。 挂断电话后,孔武汉立即找到了其堂弟孔茴。 孔茴,二十五岁,比孔武汉小三岁,孔家年轻一辈中,修炼天赋最好的苗子。 他也没辜负这种天赋,到达暗劲大圆满以后,突破到曲径境。 本来计划突破到通幽境,再晋升玄黄境,可折腾了两三年,一直摸不到通幽秘境的门槛,便舍弃通幽,跨步玄黄境。 现在,他已是名副其实的玄黄一品高手。 关于曲径、通幽与暗劲境的关系,可以这样比喻: 暗劲境相当于一百亩地,玄黄境则是另一百亩地。 从暗劲晋升到玄黄,相当于垦荒的机器垦完暗劲的一百亩地以后,再开到玄黄的一百亩地里开垦。 而曲径和通幽,则是藏在暗劲境这一百亩地里的宝藏。 想要找到它们,只有在暗劲这一百亩地中不断的开垦。 若是放弃,垦土机即开到玄黄的一百亩地中,则再没机会逆行回来寻找。 所以,要想寻到曲径和通幽秘境,必须在晋升玄黄境之前,不然,就再没机会了。 当然了,并不是只有暗劲这一百亩地中存在宝藏,玄黄境的一百亩地中,同样存在着宝藏,这在后面再叙。 回到正题。 孔武汉见到堂弟孔茴后,直接说道: “茴弟,有点事需要你出马一下。” “什么事?” 孔茴虽然和孔武汉不是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但他的脸形跟孔武汉有得一拼,也是一张菱形脸。 看来,应该是家族遗传。 而且,除了这刺激人的脸形以外,孔茴的两道眉毛也是奇葩,像两片羽毛一样,以一种怪异的弧度往上飘着。 当真是奇人有异相啊! “家族生意上的事,有个不开眼的家伙想在盘子里生事,身手不错。” “身手不错?”孔茴两片羽毛眉挑了挑,问道:“怎么个不错法?” “应该修炼了功法,放倒四五个混混不在话下。” “就四五个吗,嗤!” 孔茴不屑冷嗤了一声,接着说道:“没问题,但有件事我得问你一下,半年多前,你答应给我介绍颜如玉,人呢?” 孔武汉确实答应了这事,他知道晏如妃和颜如玉关系好,本是想搞定晏如妃以后,顺着晏如妃和颜如玉的关系,把颜如玉介绍给孔茴。 哪知他根本就搞不定晏如妃,反被晏如妃迷得神经错乱。 至于孔茴为什么要孔武汉介绍女人,是有原因的。 因为孔家有严苛的家规:外围弟子管理家族商业,内核弟子则是专注于修炼,在没有达到玄黄三品之前,不得花天酒地,不得眷念儿女情事。 所以,内核弟子个个像大家闺秀一样被关在家里。 平常出去玩一个女人,还要极其小心的偷偷摸摸,断不能让家族知道,否则,直接会被扔进黑屋子中关紧闭,少则半年,多则三四年。 可,哪有年少不怀春的,虽然内核弟子在家族中的地位超然,但心里,其实很羡慕孔武汉,想怎么吃喝玩乐都行,想要玩多少女人就可以玩多少女人。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孔茴曾拜托孔武汉弄一个大美女尝尝鲜,孔武汉拍着胸脯吹了牛皮,结果,到今天仍没音信。 孔武汉早料到了孔茴会问这个,认真道: “茴弟,这件事摆平以后,我立即跟你牵线,说到做到,绝不儿戏。” “这可是你说的,再放我鸽子,可别怪我不认人。” 孔茴两手捏了捏,拳头咯吱咯吱响。 孔武汉嘴角抽了抽,心知就算这堂弟揍得自己生活不能自理,家族也会偏袒他,可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晏如妃,拼了。 况且,他另有图谋,一步一步来,先摆平叶凡再说。 两人出了门。 叶凡正在周邦办公室等孔武汉。 已等到了半个多小时,等得不耐烦了,眼神不善望向周邦。 周邦暗暗留冷汗,生怕这家伙暴起揍自己一顿,忙赔笑道: “叶经理,再耐心……” “耐你大爷,你看我像有耐心的人吗。” “……” 周邦身心发紧,再不敢乱说了,碰着这号人,说啥都是错,说啥都是火上浇油,还不如闭嘴。 只祈祷孔大少赶紧插双翅膀飞过来。 灵验了! 还没到一分钟,孔大少领着孔茴推门而入。 看到孔茴的菱形脸蛋,叶凡和周邦不由得齐齐愣了愣,真心怀疑他和孔武汉是不是一个娘肚子里钻出来的。 但叶凡和周邦都感觉到了,孔茴眼内精光盈溢,似狮瞳虎眸,看人有如看猎物。 周邦心中发紧,猜测他只怕是孔家的内核弟子,不得了了,这是要搞事的节奏啊! 叶凡也意识到来了个狠角,不由得冷笑了一下。 如果对方年龄在三四十岁,叶凡会有所忌惮,但对方明显只有二十多岁,这个年龄段,就算对方天赋再非凡,也不足为惧。 比天赋,叶凡从没怕过谁。 用孟大先生的原话来说,就是:这小兔崽子的修炼天赋,比我当年还要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