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瓮中捉鳖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1章 瓮中捉鳖

“坤哥,你太利害了,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吴三真不是拍马屁,确实是对光头生起钦佩之心,像之前,他就弄不明白光头为什么不盯高富,却盯着这个人。 再者,他老早就想回去了或者和光头去喝一杯酒,但光头硬着性子要守着,结果守中了,而且守出了一个大事件。 光头抹了一把锃光发亮的脑袋,狞笑道:“他娘的,功夫不负有心人。” “坤哥,接下来怎么办,是不是把这事情捅到公安局去?” 光头瞪了他一眼:“干吗捅公安局去,你傻吧。” “那……” “嘿,我们应该去找叶凡才对,他肯定想知道谁放的火,而我们可以顺势要点钱,叶凡自然会去收拾高富,或者弄到公安局去,这不是一举两得吗,且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妙,不愧是坤哥。” 吴三满眼放光,已对光头生出崇拜之心。 “别光拍马屁了,睁大眼睛盯住这家伙,这可是钱啊,回头我再去找叶凡。” “好。” …… …… 这边,沈韵让牛叔、张丽回家休息,自己和许雯雯去了医院。 病房内,沈韵先向小孩的父母亲表达了歉意,同时获知了小孩单独留在房间的原因。 原来是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叫两人出去吃宵夜,两人见小孩已经睡熟,便没有带上小孩,想着去去就回,不会碍事,哪知道刚好碰上了火灾。 说到这些,两夫妻后怕和后悔连连,不断的感谢着叶凡。 可惜,叶凡还是听不到,仍昏迷中。 小孩都已经醒了又睡了,为什么叶凡还昏迷不醒!? 韩果早就觉得不对劲了,已询问过医生好几次,医生也来回检查了好几次,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说:生命特症很正常,脑电图也很正常,应该是深度昏迷,如果二十四小时内还没苏醒,那有可能……到时再进行专家会诊吧。 “有可能”什么,医生没有说,或许是出于严谨吧,不敢瞎作判断,但是却让几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特别是沈韵,最是担心,当即找许雯雯商量道:“要不要转到省城的好医院去,我担心延误病情。” 许雯雯稍一沉吟,回应道:“再观察两个小时吧,依我的直觉,祸害活千年,你没见这家伙即算晕了,嘴角却还噙着笑吗,想必等会醒过来以后就可以驴打滚。” “……” 不得不说,许雯雯的直觉还是很不错的,因为一个多小时后,叶凡悠悠醒来。 睁开眼睛,即看到三张绝色脸蛋站在床前,其中沈韵满脸高兴看着他,眼神闪烁不已,似乎有一肚子的话想和他说。 韩果则是满脸如释重负的表情。 而许雯雯挑着眉头,眼角飞着,斜着眼睛望着他,好似乎等着叶凡下床干一架一般。 “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沈韵凑上前问道。 叶凡欲起身,但发现身体软得像面条一样,根本就使不上力,只好老实躺着。 “没事,店里情况怎么样,没人员伤亡吧。” “没有。” “那就好,没出人命就值得庆幸,至于损失,不就是钱嘛,大不了再花点时间赚回来。” 沈韵觉得这话好熟悉,忽然想起许雯雯之前就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她不由得看向许雯雯,正见许雯雯咧着半边嘴角瞪着叶凡,好似乎是在怪叶凡不该说一句同样的话。 沈韵笑了笑,说道:“你好好休息吧,我得回去处理店里的事,韩果,麻烦你照顾一下,等我处理完后,我就过来。” 韩果欲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 显然,她不愿意照顾叶凡,但这种时候,难道还让沈韵操心吗,当然不能。 沈韵和许雯雯随即走了。 叶凡望着韩果,脸色越来越怪,忽然,他挪了挪屁股,说道:“小冰棍,我背上痒,帮我挠挠。” 韩果嘴角一抽,当即俏目圆瞪:“你想得美吧。” “哎,算了,我自己来挠。” 说完,叶凡帮着纱带的手往背后绕,自然是挠不到的,而且,叶凡还有模有样的抽着冷气,似乎很痛…… 韩果黑着脸在旁边看着,最终,哎,郁闷的伸出小手帮叶凡挠着后背。 “上面,再上面一点,左边,再左边一点……” “你有完没完?” “你没挠中地方,我有什么办法,赶紧挠,痒死了。” “你…无耻,等会我就去买个铁刷子来,好好帮你挠个痛快。” “……” 叶凡安分了点,但过了一会儿,脸色古怪道:“小冰棍,不妙了。” “嗯!?” “我要上厕所了。” “……” …… …… 沈韵回到店里时,牛叔、张丽和刘妈都在。 牛叔和张丽本是回去了,但实在睡不着,所以去而复返,还特意请了一天假,想着给沈韵帮帮忙。 许雯雯本来也想留下来帮忙,但她的助理打电话过来了,说是有几个重要客户在公司等她,她只好回公司。 不过,她调遗来了两个大汉,帮着沈韵清理现场。 其实,也没什么好清理的了,用具和电器都烧得差不多了,完整留下来的少之又少。 沈韵捡着这一堆事已经够伤神的了,偏偏房东又找上她,严词厉色的要求沈韵把整栋楼恢复原样,不然,就依合同上签订的条例赔偿。 房东的要求本来在情理之中,但这时候,真有种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觉。 上哪去搞钱装修!?银行还有三十万贷款没还,肯定不会放贷了。 找许雯雯借钱吗?肯定会借。 先前许雯雯就有主动支援的意思,但沈韵不想和她借钱,至于原因,是怕因为钱的原因,导致两人关系变味。 这不是瞎担心,而是现实生活中的例子太多了,许多要好的朋友就是因为合伙做生意或者借钱的事,闹到最后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如此种种,让沈韵既发愁又发闷,总感觉胸口罩着一团乌云一般,连呼吸都感觉压抑。 她正望着一堆焦黑的电器发呆时,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上前打招呼道:“沈老板,这是怎么回事,着火了吗?” 沈韵看了对方一眼,不认识,心在在焉应了一句。 对方倒是感同身受,连连表示惋惜。 出于礼貌,沈韵只好有一句没一句回应他。 这人说了几分钟后,忽然话峰一转,道:“沈总,有没有兴趣东山再起?” 沈韵一愣,望着对方。 他接着说道:“凭沈总的能力,东山再起绝对只是时间问题,如果沈总想站起来,我愿意全资投资,沈总不用出一分钱,只用帮我经营管理,到时利润五五分成,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沈韵怔住,正愁着钱的事,竟然就有人主动愿意投资了,而且不用自己出一分钱…… 难道是命中贵人!? 沈韵不知道的是,在远处的保时捷车里,高富兴趣盎然的问熊思谟道:“熊少,你说沈韵会不会接受投资?” “她还有选择吗,哈哈,现在我们只用等着瓮中捉鳖。” 没错,现跟沈韵谈着投资事宜的那人,正是高富和熊思谟派过去的。 两人的计划是这样子的,一把火烧得沈韵一贫如洗,然后再安排个人给沈韵投资,目的是绑住沈韵,自然而然也可以想法绑住韩果,至于叶凡,当然不会让他留下,到时候,不就像瓮中捉鳖吗? 好计划,也够狠,为了这点事,竟然纵火,当真是狂妄得没边了。

上一篇   第60章 快刀斩乱麻

下一篇   第62章 亲爱的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