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08章 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叶凡还以为孔武汉跟晏如妃关系很好,结果屁都不是。 那你算哪根葱啊,你喝斥我撒泡尿照照,你怎么自己不先照照。 叶凡可不会受他这种样子,直接骂回去。 孔武汉的菱形脸愈发显得尖锐刺眼,三眼角更是显得恶毒。 他有如毒蛇一般盯着叶凡,一字一字道: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用记住一点,老子要弄死你,就想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呵,这种话听得少,不习惯。 叶凡一蹭身站起来,走出桌面,手一招:“出来,看看谁弄死谁。” 猛! 孔武汉没动,或者说,不敢动。 因为他心知,自己打不过叶凡,甚至可能打不过叶凡一只手。 孔家虽然是古武世家,从家族对子弟的培养分门别类,主要分为两大版块,一块称外围,负责处理家族外务,说直白一点就是,经商赚钱。 另一部分称为内核,继承家族的修炼传承,这一部分人,全心全意修炼,充当家族的中梁砥柱。 两版块相辅相成,赚钱的事交给外围,需要动武的地方,则由内核的人出马。 孔武汉十岁以前也曾修炼,但在十岁时,参与家族的评核时,被判定为修炼天赋一般,从而家族把他划分到外围重点培养。 所以,论起武力值,孔武汉真上不了台面,而论起阴险狡猾的手段来,他能轻而易举的随手拈来。 这样阴险的家伙,按道理来说,应该更喜欢玩阴的,但在晏如妃面前,他整个人就中二白痴了。 就如同那些脑残粉丝一般,平常都挺正常机灵的,但一遇到迷恋的偶像,立即脑袋短路,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脑残举动。 所以,孔武汉刚刚说:弄死叶凡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并不是指自己能干翻叶凡,而是指家族内核里有人能做到。 但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怎么办? 叶凡直接叫板了。 孔武汉脸皮直跳,最终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冷嗤笑道: “当自己是谁啊,就你这种不知道从哪个山旮旯里跑出来的穷酸货,配我动手吗,跟你计较,是打我自己的脸。” “尼玛笔的。” 叶凡怒火上涌,装狂炫酷拽刁炸天是吧,先揍你一顿,看你还怎么拽。 几大步走到孔武汉面前,一把揪住孔武汉衣领,直接拎起来。 “你要干吗?”孔武汉吓着了。 “看你特不顺眼,要揍你一顿,可以吗?”叶凡抡起拳头。 “你敢…如妃,快叫他住手,快放开我。” 德性! 刚还一副牛笔可以日天的样子,现在就向晏如妃求救了。 晏如妃起身,拉住叶凡手臂,轻笑道: “叶经理,小事而已,别计较,孔大少,看来你今天不适合坐在这里,赶紧走吧。” “行,我刚好还有点事没忙完,你们聊。” 尼玛,晏如妃才刚说完,孔武汉立即答应了,快得不要不要的,完全不管丢脸的问题,只求不吃眼前亏。 叶凡松开他衣领。 孔武汉二话不说,立即走人,走出几步后,想起什么,转身温柔叮嘱道: “如妃,晚上温差大,早点回去,喝酒别开车,有事给我打电话,随叫随到,手机24小时为你开机。” “……” 好温柔体贴啊! 叶凡一阵恶寒。 晏如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周围的食客还以为长相奇葩的孔武汉和绝色的晏如妃是一对,目光怪异的在两人间扫来扫去,只怕心里在埋怨着:这是怎么配上的…… 而孔武汉走到门口后,再度转身,满脸森寒喊道: “姓叶的,你给我记着,有朝一日,我会让你跪着求着舔我的鞋底。” 叶凡抓起桌子上的茶杯,扬手砸了出去。 “砰!” 孔武汉躲过了,匆匆跑了。 杯子砸子墙壁上,碎了一地。 满厅食客错愕望着叶凡,暗叫:好猛! 连晏如妃脸上的那份妖娆笑容都僵了僵。 叶凡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回到原位。 “你好像惹麻烦了。”晏如妃轻笑道。 “不正合你意吗。” “为什么这样说,难道你认为孔武汉是我故意叫过来为难你的吗?” “随口说说而已,说吧,约我有什么事?” “刚说过了,就是想看看你。” “现在已经看过了,好看吗?” 晏如妃双手又撑起下巴,眼睛微眯,笑容妖娆:“还可以,有一股女人越看越着迷的味道。” “你应该不是第一次对男人说这样的话吧。” “不是,你是第二个。” “哦,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很荣幸。”叶凡似笑非笑。 晏如妃没有接这句话,而是忽然说道:“你好像不太愿意跟我打交道。” “是的。” “……” 晏如妃笑容越来妖娆媚惑了,感兴趣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若是只上床睡一觉,然后第二天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那我可以试试,但我想,你应该不会这样让我睡吧。” “……” 晏如妃脸上笑容僵住,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如此赤裸裸,丝毫不遮掩,而且,语气平淡得让人生起一种冰冷的感觉。 特别是他嘴角勾起的那抹邪性弧度,透着淡淡的危险,甚至有些轻鄙和不屑…… 这让晏如妃很不自在,也隐隐有些不爽。 或者说,别的男人在她面前都是趋之若鹜,要么是装绅士靠近,要么是像苍蝇一样粘上来,但眼前的叶凡,似乎把自己拦在了门槛外。 难道自己这脸蛋勾不起他的兴趣,还是如他所说的一样,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这时,几个服务员端着菜盘上菜了。 等服务员摆好菜盘好,叶凡交待道:“麻烦拿几个打包盒过来。” “好的,先生,请慢用。” 晏如妃已恍过神来,压住心中的情绪,浅笑问道: “要带饭菜回去吗,要不要再点几个菜?” “不用了,够了。” 不一会儿,服务员拿了几个打包盒。 叶凡接过后,咳咳,依次把桌上的菜全倒进了打包盒里。 然后,装进塑料袋,起身,浅笑对晏如妃说道: “既然你已经看过我了,那我就不陪了,谢谢你的款待,刚好我和我朋友不想做饭。服务员,这位女士买单,拜。” “……” 叶凡拎着包扬长而去。 晏如妃目瞪口呆,望着桌面上几个光溜溜的菜盘,不知道如何想好。 这种待遇,貌似被人嫌弃了,又是第一次啊。 只她怪味笑道:“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