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流氓加混蛋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04章 流氓加混蛋

豪爷没有回复于超的问题,而是冷声吩咐道: “马上打电话给肥猫,问问情况。” “嗯。” 于超当即拨打肥猫的电话,只是,电话内传来: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不在服务区!? 于超微愣,把这结果汇报给豪爷。 豪爷双眉当即皱起,对于他们这行人来说,不在服务区,即意味着一件事:出事了! 难道被马必复发现了,斩杀了吗? …… …… 肥猫真被马必复斩杀了吗?事实情况是…… 孟大先生离开院落以后,大步如飞,直接走到院落南面的一处茂密深草丛边,盯着草丛不动。 肥猫就躲在其中,想不明白这老头子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而且盯着自己藏身之地,难道被他发现了吗,不可能啊! 不可能也要成为可能,下一秒,就听到孟大先生说道: “还不出来吗,想躲到什么时候?” 肥猫嘴角跳了跳,当即身形弹起,蹿出草丛,有如狸猫般开逃。 可才一闪身,突然发现孟大先生站在前面。 我艹! 怎么跑前面去了!? 肥猫惊得全身汗毛炸起,一扭身,拆射向另一边。 然而,孟大先生又出现在前面。 尼玛! 肥猫眼珠子都快崩了出来,意识到碰到绝顶高手了,这是要命的事啊,全力爆发,再逃。 哟,这次没出现! 可,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时,后衣领突然一紧,貌似是被人揪住了,果真,接着两脚就离地了。 直接被人提了起来。 自然是孟大先生。 肥猫吓得三魂七魄都飞出了体外,惊恐叫道: “老人家,我们无冤无仇,你这是干吗?” “不干吗,家里缺一个扫地的,感觉你挺合适。” “……” 扫地的!? 不管肥猫愿不愿意,孟大先生都是拎着他,有如拎着一只猴子一般,大步如飞离去。 可怜的肥猫啊,从此成了一个看家扫地的。 人生啊,当真是难以预测! 次日。 韩文和黎如月离开了,走特殊渠道,悄悄去了印尼。 叶凡带着血鸦王扎进了郊外的深林中,找到一清静地方,盘腿静坐,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中。 修炼就是这样,不积硅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看似今天没有提升,但点点滴滴积累之下,总有一天会盈满,从而突破。 韩果则是去公司。 公司迎来了空前盛况,还没到上班时间,门外就已到了一批经销商,都是赶来和爱琪美公司签销售合约的。 所以,随后几天,爱琪美的销售额以惊人的速度往上攀升。 这情况在业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晏如妃自然也得知了。 这日,她把蒋奋成叫进办公室,直奔主题: “蒋组长,你再说说那个市场部经理的情况?”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晏如哪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现在,她要开始通过各个细节来判断对手公司来了一个什么级别的人物,竟然能把已经濒临倒闭的爱琪美救活过来。 而且,不止复活,还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侵占市场。 蒋奋成眼内深藏淫光,脑海里又情不自禁浮想翩翩…… 没办法,只要是个下半身还正常的男人,见到媚惑的晏如妃时,总会生起想法,只是多少的问题。 说句不夸张的,蒋奋成自见到晏如妃以后,再在老婆身上乱拱时,常常是闭着眼睛,脑袋里幻想身下的女人就是晏如妃。 那劲,整得三五几下就提前缴械了。 她老婆一百个不满意,胜在蒋奋成像打了鸡血一样,半个小时后又能提枪上阵,这倒是破了这几年的记录。 只是她老婆不知道,蒋奋成纯粹是在把她当晏如妃折腾,能不兴奋吗!? 听到晏如妃的问话,蒋奋成没抓住要点,又把叶凡嘲讽了一遍,说得叶凡像是一坨牛屎一般。 晏如妃可不是要听这些,很简单啊,如果真是一坨牛屎,怎么可能把爱琪美的局面扭转过来,即算是牛屎,那肯定也是一坨金子做的牛屎。 她有意提醒道:“蒋组长,叶凡已经带着市场部提前完成了任务。” “那也不可能是他的功劳,他就是一个流氓,加混蛋,这绝对错不了的……” 晏如妃摸了摸额头,举手示意蒋奋成先不要说话。 然后,她拿起桌上座机话筒,拨打了财务部电话,通了后,听她说道: “王姐,麻烦你把四组小组长蒋奋成的工资清算一下,然后,还要麻烦你到人事部去一趟,告诉张经理,蒋奋成已经被辞退了。” “……” 蒋奋成张着嘴巴,目瞪口呆,远没有料到晏如妃二话不说就把自己裁掉了,加起来,还没上足半个月班啊…… 而对于晏如妃来说,原因很简单,一个连对手都不重视的人,要有何用? 所以说,蒋奋成远远不理解晏如妃。 先不说其他,至少应该想想,一个能与韩文博弈的女人,能把凝色做到今天这地步的女人,岂会只有漂亮脸蛋。 清走蒋奋成以后,晏如妃稍一默神,拿着车钥匙,出了门,直奔富邦公司,进了周邦办公室。 周邦见到她,客气又热情,心中则是知道晏如妃肯定是为了爱琪美的事来的。 果真,晏如妃开门见山说道:“周总,我向你打听一个人。” “谁?” “爱琪美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叶凡。” “晏总想打听他什么?”周邦淡淡笑道。 “比如,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晏总想听实话吗?” “当然。” “那我就照实说了,总体来说,叶凡就是一个流氓兼混蛋。” “……” 又是流氓加混蛋吗!? 晏如妃眼角微微跳了跳,想蒋奋成也是这样评价叶凡的,而自己因为这开除了他,难道开除错了!? 意外啊! 晏如妃正了正心绪,继续打听。 周邦为了不摊上麻烦,把叶凡和自己打交道的事迹说了一遍,是挑着中间的一些事说的。 反正,经他这么一说,一个活脱脱的大流氓形象杵在了晏如妃的脑海中。 “有点意思。”晏如妃媚惑笑道:“周总,得麻烦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约叶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