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要不要干掉他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03章 要不要干掉他

叶凡这些年顺吗? 凭心而论,经历的事情挺多的。 但正如师傅所说的一样,太顺了,所以,不知不觉中松懈了。 其实,叶凡已经猜到了,先前师傅应该早就到了,只是没有出手,应是让他挨那一拳的,就是为了让他明白:他的实力还站在山脚下,而凭着这种实力往下走,则随时都有可能永劫不复。 这不是危言耸听,就拿刚才的事来说,如果师傅不出现,叶凡能逃过一劫吗? …… …… 一路上,叶凡再没说话,出奇的沉默了! 他不是一个轻易放弃和轻易认输的人,也不喜欢让人失望,十二岁,在他最黑暗的时候,师傅为他点燃了一盏灯,自己绝不能把这盏灯吹灭了。 而且,明知师傅在布局,那则必须跟上师傅的步伐,或者说,跟上大师兄和二师兄的步伐。 再者,就算不扯师傅的事,自己也得对付欧阳永生,可现在在马必复这里都碰壁了,又如何跟更恐怖的欧阳永生玩!?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必须赶紧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叶凡的沉默,让韩果一家人跟着沉默。 特别是韩果,时不时的,假装不经意的看叶凡一眼,看到叶凡的脸色时,心里莫名的揪着…… 她从没见过叶凡这种脸色,冷静如刀,深遂如古井,让人心悸! 回到家后,几人各自回屋洗了一个澡。 等黎如月出来时,就韩果坐在客厅沙发上,不见叶凡。 “小凡呢?”黎如月在女儿身边坐下。 “刚出去了。” “他没事吧?”黎如月有些担心。 韩果浅笑道:“他能有什么事,天塌下来,他高兴时会搬条凳子顶着,不愿意的时候,可以躲到床底下睡一觉,放心吧,他神经比我们粗大多了。” “看来你蛮了解他啊,怎么样,在谈吗?” 指的是谈恋爱。 韩果脸蛋立即红了,忙否认:“没有。” “两人不是在一起吗,怎么不谈?” “妈,你怎么见面就说这事,不能说点别的吗。” 黎如月笑了笑,没再揪着这话题不放,说起正事: “我和你爸准备去印尼,你跟我们一起去吗?” “去印尼干吗?”韩果满脸疑惑。 “你爸的朋友在那边开了一家公司,发展挺好,你爸想过去看看。” “柬埔寨那边呢?” “已经托管了,先等这阵风波过去,再看情况处理。” 韩果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想留在这边,现在公司刚有起色,我不想放手。” “是因为叶凡在这边吧?”黎如月脸色揶揄。 “……” 韩果一阵无语。 不过,回头一想,如果叶凡不在身边,她或许真的会跟着爸妈一起离开,这样看来,还真是因为叶凡啊。 想明白这点,韩果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暗问自己:难道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他了? 或是,认为他可以依靠吗? 啊,错觉,肯定不是这样,可是,上次还莫名其妙想着:嫁给他也不错…… 悄然间,韩果绝色倾城的脸蛋上,飘上了两朵醉人的红晕。 黎如月把女儿的神色收入眼底,心里暗笑:闺女,你要恋爱了啊! 两娘女在客厅聊着的时候,韩文心事重重在书房抽着烟,烦恼的自然是马必复的事。 一是想着:如何处理与马必复的关系,关于这点,想来想去都没想到方法。 二是想着:马必复会就此罢手吗? 韩文认为:不会! 正如韩文想的这样,马必复没准备收手。 半路上,他让胡大山先走,然后给省城巨霸:豪爷打电话,问到地址以后,直奔豪爷住处。 20多分钟后,在豪爷家客厅碰了面。 落座,上茶! 客厅就三人:马必复,江大豪,以及时刻跟在江大豪身后的于超。 “马使者,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江大豪直接问道。 马必复看了于超一眼,森冷道:“出去。” 呵,又是上次那调调。 于超跟上次一样,没动,等着豪爷发话。 上一次,豪爷叫于超出去了,而这次,他淡笑道: “于超跟我,就是多一个脑袋的兄弟,我能听的,他也能听。” 话中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换一个角度说,上次在马必复的地盘上,豪爷给了他面子,而在这三亩地上,豪爷岿然不动。 真把江大豪当软柿子吗,那无疑是个最低级的笑话。 沉默! 寂静! 马必复和豪爷对视着,彼此一眨不眨,彼此眼神冷如刀剑。 明显是交锋! 最终,马必复忍而不发,冷冽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留下来吧。” 顿了顿,接着说道:“来找你,是让你收拾一个人。” “谁?” “爱琪美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叶凡。” “怎么收拾?” “死!” 赫,上次叫阿泰刺杀叶凡,现在,又在这里折腾上了。 豪爷微微沉吟了一会儿,问道:“是阁部交待下来的事,还是马使者的私事?” “有区别吗,你应该快晋升了吧,想必你应该很清楚阁里的程序,外务和内务主事,加四个长老投票表态,赞成票达到四票或以上,才能通过。 到时,若我外公和薛长老投否决票……江大豪,还要分清楚是公事还是私事吗?” 明摆着是要胁江大豪! 江大豪沉静望着马必复一会儿,忽然笑道: “听马使者这么一说,发现是没必要,这样吧,一个月内,我会让他从这世界上消失。” “好,另外,再提醒你一次,晏如妃的事,你也答应了一个月。” 两人的对话就此结束。 马必复离开了,如孟霸天所说的那样,滚出洛南省,直接回了燕京。 离开之前,把烫手山芋扔给了江大豪。 而说实在的,他不愿意这样做,他更愿意亲手把叶凡杀死,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泄掉他母亲灌输的恨。 这也是他没有让江大豪动韩果一家人的原因,他要留给自己亲自操刀。 马必复走后,江大豪脸沉如冰,握着茶杯的手一紧。 咔嚓! 茶杯崩碎。 站他身后的于超俯身问道:“要不要干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