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快刀斩乱麻 - 最强特种兵王

第60章 快刀斩乱麻

叶凡使尽最后一丝力气,抱着小孩,跳出窗口,立即如落石般往下坠落。 砰! 落在气垫上的那一刹那,叶凡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一直咬牙强撑着的意识随即陷入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消防官兵和医护人员立即冲上气垫,小心翼翼的把叶凡和小孩抬上救护车。 小孩父母亲喜极而泣,跟着上了救护车后,当场跪下,用力给昏迷中的叶凡磕了三个响头,嘴里哽咽说着感谢的话。 四周的男女老少全都松了一口气,毫不吝啬夸奖叶凡“好样的”“真男人”。 可惜叶凡听不到,不然,估计会得瑟一笑吧,或者是满脸灿烂笑容的挠着头吗!? 但沈韵和韩果听到了,沈韵不道是因为高兴,还是因为情绪崩溃,眼中泪花闪烁,只差哭出来了。 毕竟是一个女人,在如此大的事故面前,终是承受不住。 她强忍着心中情绪,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韩果手里,吩咐道:“韩果,我得留在这里,你跟他们一起去医院,有需要用钱的地方,从这张卡里刷,密码是090923。” 韩果点了点头,拿着卡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当即鸣笛远去。 车上,医护人员正在做一些紧急救护措施。 “只是晕厥了,没有生命危险,你们不用太担心。”医生初步诊断后,如此说道。 小孩父母和韩果不禁宽心许多。 韩果不由自主的看向担架上的叶凡,剑眉,挺直的鼻梁,线条分明的脸蛋,以及微微上翘,似乎含着一缕笑容的嘴角……这样看着的话,确实有些好看。 至少看不到他顽浮的表情和让韩果浑身不自在的邪痞眼神。 韩果的目光最终落在叶凡的双手上,两手掌都是一片通红,皮肉扭曲,狼籍不堪,触目惊心。 很明显,两手绝对是被烧灼成这样。 其实,大伙在坪里的时候,都看到了叶凡强形拉开窗户的那一幕,再与叶凡手上的烧伤一对照,立即就能明白其中情况。 先不说别的,光想想两手抓着滚烫的窗户边的感觉,就让韩果浑身生起鸡皮疙瘩。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男人!? 平时无耻混蛋得让人跳脚,可刚才却是毫不犹豫的冲进火海救人。 韩果脑海中不禁生起茫然,不过,她忽然明白韵姐为什么一直容忍叶凡了,应该就是觉得这家伙还有那么一点点优点吧。 哎,难道以后自己也要像韵姐那样容忍他吗!? 想到这点,韩果就有些委屈和头痛,而一想到韵姐,不禁让韩果担心:韵姐能熬过这场灾难吗? 此时,沈韵和宾馆的住客正跟着警察去警局,毕竟起火原因不明,必须排除和调查,再者,所有住客的损失也得落实清楚。 到警局时,许多警察已经从家里赶过来了,当即展开调查和笔录,逐个询问火灾发生时的情况、自身损失、以及住店的缘由等等。 一直弄了三个多小时,才初步调查完一遍。 没有发现故意纵火的可疑人物,每个客人都有住店的理由,且都符合逻辑,甚至还能列出证据。 比如那一个二十八、九岁的青年,当警察询问他为什么住本市却还要在外面住宾馆时,他回应说:约了一个炮-友玩一玩,随即他拿出微信聊天记录,确实是那么一回事。 警察把初步调查结果告诉了沈韵,沈韵沉默,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庆幸没出人命。 然而,当她看到警察递过来的客人财产损失表时,顿时一阵头痛,衣服,笔记本,ipad,手机,钱包,身份证,工作证件等等等等,还有客人随身携带的八万多现金也落在了包里…… 自然不能指望这些东西还完好无损的找回来,只能赔,可这一长溜赔下来,估计得二三十万。 宾馆被烧得片甲不留,这里还要赔这么多钱…… 如果沈韵有钱,那会咬牙认了,可沈韵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宾馆的投资是在银行贷了三十万,车子是分期付款,上次高富赔了二十四万,沈韵用了其中十八万还清车款,剩下六万,再加上昨天许雯雯拨过来的十万(其中还有四万五是答应给叶凡的),总共十六万。 再算上先前留在手上的四万多运转资金,一起二十来万,可这二十来万还不一定能赔清这些客人的损失。 无奈之下,沈韵给许雯雯打了电话,把这边发生的情况讲了一遍,许雯雯答应马上过来。 半个小时不到,许雯雯开着揽胜到了警局院子,且带来了一个律师。 许雯雯真是果断、利落,当场交待律师道:“你去跟住客谈赔偿事宜,谈好就签字转账,如果有人想发灾难财,不要啰嗦,告诉他法庭上见。” “明白,许总。” 当机立断,快刀斩乱麻! 一个小时不到,所有客人都谈妥,不管是衣服也好,还是笔记本或各种证件,统统以钱的方式解决。 所有客人的损失都得到了赔偿,感慨离去。 许雯雯拉着沈韵的手走出警局,劝慰道:“没出人命就是万幸,至于损失,不就是钱嘛,大不了再花点时间赚回来,所以,你不用着急,看开点,别把身子急坏了。” 沈韵苦笑,她何尝不想看开点,但发生这种大事,又岂是简简单单就能看开的。 “雯雯,谢谢你,这么晚了还麻烦你跑过来……” “又跟我说谢谢。”许雯雯不乐意的皱起眉头:“你是不是还在为那件事生我的气,非要和我弄得这么生分吗?” 沈韵脸色一僵,忙摇头:“没有,你别乱想。” “那以后别跟我说谢谢了,可以吗?” “嗯,好。” 沈韵点头应充,她也不想和许雯雯弄得很生分,先不说以前的感情,光是这两次,就足以看出许雯雯对她的感情。 随后,许雯雯先把律师送回家,再送沈韵去店里。 火已扑灭,消防官兵已经走了,四周的居民也已回家,只剩牛叔和张丽坐在前坪的花围子上发呆。 沈韵望着已经烧得漆黑一片的三层楼,心里一阵阵抽搐,也一阵阵发虚。 好几年的辛苦努力,一场火,全没了,甚至还背上了债务。 她真心有些想不明白:怎么会着火?电路起火吗?还是客人不小心引起的火灾? 不论是哪一种,对于沈韵而言,都是一场沉重的打击。 怎么会着火? 有两个人已经猜到了答案,是光头吴坤和吴三。 光头自感觉有事情要发生以后,就和吴三盯住了高富和熊思谟请的那个人。 九点多的时候,对方出了门,光头和吴三紧跟在其后,一路跟到佳静宾馆。 当看到那人住进佳静宾馆时,光头越发确定有事要发生,所以,两人耐着性子在宾馆外守着,却没曾想到,两个小时后,就看到了一场大火灾。 呵,真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非!

上一篇   第59章 生死一瞬间

下一篇   第61章 瓮中捉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