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马玉凤的疯魔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89章 马玉凤的疯魔

马玉凤示意那个叫聂风的中年男子推自己去客厅。 一直焦急等待着的韩文听到了动静,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马玉凤时,顿时嘴角连抽。 天啦,这是马玉凤吗!? 脸皮褶皱,脸色又黄又干,整个就像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可马玉凤明明只有四十来岁…… 韩文真有些不敢相信,但看到马玉凤已成三角眼中的怨毒眼神时,他明白到,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马玉凤。 只是,韩文远没有料到二十多年不见,似乎半个世纪不见一般,是什么让她变成了这个样子,她为什么又坐在了轮椅上? 是仇恨吗!? 想到这种可能,韩文如坠冰窖,甚至都不敢多看马玉凤一眼。 而马玉凤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韩文,眼神异常阴冷刺骨,就像夜色中透出来的恶魔之眼一般。 聂风把马玉凤推到茶几边,知趣退出几米远。 聂风虽然不认识韩文,但自从跟在马玉凤身边起,天天都看到马玉凤用匕首扎韩文一家人…… 所以,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句,除开马玉凤以外,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韩文长什么样了,甚至可能比黎如月和韩果还要清楚。 而且,多年的习惯堆积下,导致他看到韩文时,脑袋里便情不自禁的涌出韩文脸蛋皮开肉绽裂开一条缝的即视感。 一阵不安的沉静后,韩文打破了沉默。 他尽量语气平和打招呼:“马玉凤,好久不见!” “很久吗?才9855天,我感觉就像昨天一样。” “……” 韩文嘴角一抽,身心泛起阵阵寒意,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话。 而他不说话,马玉凤也不说话,一如先前那样,眼神阴冷盯着韩文。 这表情和这眼神,和马必复搁一块的话,绝对是难分彼此。 可被这种眼神盯着,能痛快吗? 很不痛快,整得韩文如坐针毡,且越坐越不是滋味,只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我知道我过去对不起你,是我的错,我今天过来,是特意来给你道歉的。” 韩文放低姿态,主动和对方道歉。 而其实,韩文真不知道自己当年哪里做错了,是不该帮她改变个性吗?还是不该靠近她? 即便这是自己的错,可后来自己都转学了,这总不是自己的错了吧!? “韩文,你太看得起我了,竟然还劳烦到你过来道歉,我是不是要跟你说一声:没关系,不是你的错。” “……” 韩文艰难应道:“二十多年了,难道还不能放下吗?” “我凭什么要放下,你又凭什么要我放下?” 马玉凤脸色突然变得狰狞,眼神更是可怖,死死盯着韩文的同时,一字一字说道: “告诉我,你算哪根葱?” 疯魔的女人啊,神态和戾气比当年还要无可救药! 搁二十多年前,韩文绝对会起身就走,可现在,不能走,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一家人求一份安宁。 他索性直接问道:“马玉凤,直说吧,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和我家人?” “跪下,磕头求我啊!” “……” 马玉凤脸上突然涌起的残忍笑容,有如冷刀,刀刀扑在韩文身上。 韩文牙齿暗咬,心里一阵挣扎,忽然起身,双膝一屈,跪在马玉凤轮椅前,额头“砰砰”磕着地面。 俗话说:男人膝儿有黄金,宁折不跪! 但韩文跪下了,且按马玉凤的要求给她磕着头。 是怯弱吗? 不,如果现在只要他韩文一个人承受灾难,他韩文绝不会踏进马玉凤的家门,更别说跪下磕头了。 可今天的韩文,不再是一个人,他有黎如月和韩果,为了他们母女性命无忧,别说跪下了,就是往火坑里跳,韩文也不会犹豫。 “砰砰砰砰” 韩文一口气磕了十多个头,抬起头来,问道:“够了吗?” 可让他身心发寒的是,他看到了一张更狰狞的丑脸。 只见马玉凤咬牙切齿道: “韩文,你为了那两个贱女人,竟然肯跪下,当年我放低一切姿态求你,甚至把身子都给你了,你却正眼都不看我一下,凭什么,我马玉凤不是人吗,你就是个杂种,最窝囊的杂种,你就是磕出脑浆来,我也不会放过你和那两个贱女人。” “你……” “给我闭嘴。” 马玉凤一声狰狞厉喝:“聂风,把这窝囊废扔到狗笼子里去,还有,把外面那贱女人抓回来,一个关一个狗笼子,让他们清楚看看,自己是什么畜生。” “明白!” 聂风大步如风,走到韩文面前,直接拎起韩文,有如拎小鸡一般,拎到后院,扔进了一个矮小的铁笼子里,然后用铁链锁起,再出门抓黎如月。 韩文心急如焚,拼命踹铁门,但铁笼都是腕粗的铁棍焊死的,怎么踢都没有用。 而且,韩文发现了一件事,这铁笼是新做的,旁边还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同样是新的铁笼。 这是给自己一家人准备的吗!? 韩文如同掉进深渊,远远没有料到马玉凤已经如此变态…… 没过多久,黎如月被聂风抓来了,一样被扔进铁笼,铁链锁起。 两夫妻隔着铁笼相望,身心阵阵绝望。 “如月,对不起,是我害了你。”韩文声音都发颤起来。 “没事,没事,你别急,我们是夫妻,我们可以祸福同当的。” 黎如月反是劝慰韩文。 随后几天,两人过上了连狗都不如的生活,比如:方便就在铁笼里自行解决,吃的是狗粮,这还是好的待遇,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扔一些菜叶到铁笼中…… …… …… 韩文和黎如月被扔进铁笼中的时候,不知道情况的韩果正在接受林薇采访,着手做一期有深度的专题。 销售部的员工则有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四处跑客户,不论是新客户还是老客户,不论是市里还是乡郊,只要能跑到的地方,只要能求到的地方,全用上了。 甚至,很多家人都参与了这场战斗中。 只可惜,收效甚微。 所以,那张特意做出的销售业绩表上,数据惨淡得不堪入目。 特别是最大的冤大头方学问,任务是152万,但现在还是个零蛋。 而最着急的,无非就是他,可除了努力,别无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