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仇恨如此可怖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88章 仇恨如此可怖

韩文太清楚马家的实力了,豪不夸张的说,要玩死他,就像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而他也心知,唯有自己才有可能解开这一劫,或者说,挽救一家人的性命。 所以,韩文和黎如月并没有直飞金沙市,而是落地燕京。 然后,租了一辆车,直奔郊外有名的“纳泊溪谷”高档别墅群区。 马必复的母亲:马玉凤就住在这里。 依照打听来的地址,两人找到了66号别墅。 站在别墅大门外,两人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主要是都明白,这一进去,若是不成功,那等待一家人的,将是没完没了的灾难,甚至,死亡! 所以,就连在商场上打拼了二十来年的韩文都身心发紧。 当然,最重要的一部分原因是:他明白他等会要面对的,是一个偏执疯狂到无可救药的女人:马玉凤! “如月,我一个人进去,你等会远点等着,我不叫你,你就不要过来。”韩文认真叮嘱道。 黎如月神色间有些慌乱,连声音都紧绷得像根弦一样: “老公,你真的要进去找她吗,要不我们先去找叶家吧,希望或许还大一些。” 韩文已经把他和马玉凤的事全部告诉了黎如月,黎如月获知马玉凤的性格和马玉凤当年做过的事以后,已对马玉凤生起浓浓的恐惧。 “不能再连累叶家了,这是我和她系上的结,最终还是得我和她解开。” “我很怕。” 黎如月两手抓着韩文的手,生怕这一松手,就再也没机会握住。 “不用怕,她如果想要我的命,早就拿走了,不会有事的。” “嗯,你别委屈自己,实在不行,我们再另想办法。” “好,你去那边等着吧,我要进去了。” 等黎如月走远点后,韩文按响门铃。 不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的、身穿工作服的中年妇女过来询问。 韩文直接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让其汇报上去。 过了五六分钟,妇女去而复返,打开大门。 然后,领着韩文,过庭院,进了客厅。 “韩先生,你先等一会儿,请喝杯茶,马夫人马上就来。” “嗯,谢谢。” 韩文在沙发上坐下,无心看房屋装修或打量其他,只想着等会见到马玉凤以后,该如何和她打交道。 求她原谅吗? 还是和她解释? 解释得清楚吗?二十多年前都没能和她解释清楚,今天更不可能了。 只能放低姿态,就算一百个不愿意,也要争取在今天把怨结结开。 关于韩文和马玉凤的事,真实情况是: 当年,两人是大学同学,韩文当任班长,而马玉凤性格偏执孤僻,男女同学都合不来。 当任班长的韩文试图引导马玉凤处理好同学之间的关系,结果受到马玉凤的剧烈排斥和抵抗。 但韩文和韩果就是一个性子,很倔强,认定的事,不会半途轻易放弃,只是到后来,心思花了,时间耗了,却硬是没有改善马玉凤的性格,反而马玉凤在不知不觉中对韩文心生好感,再暗生情愫,到后面的不可自拔。 但韩文却对她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他发现马玉凤对自己有点走火入魔时,韩文立即有意疏远距离,而这,不但没起到效果,反而让马玉凤更加疯狂。 甚至,韩文和其他女同学多说几句话时,她都会对那女同学进行人身攻击。 有一次,甚至把某个女同学约到学校的池塘边,直接把对方推到了池塘里。 极度偏执的一个女人,很自闭,爱时爱到无可救药,恨时恨到天崩地裂。 只是,这样的女人,又有几个男人受到了!? 到后面,韩文根本就无法在学校呆下去了,被逼无奈,中途托关系转学。 可才转到新学校两天,马玉凤就跟着转过来了,再次开始疯狂的纠缠和嫉妒。 最终硬是逼的韩文准备辍学了。 而这时候,马玉凤大概意识到韩文在躲着自己,忽然主动认罪,说以后不纠-缠韩文了,约韩文吃饭。 韩文半信不疑,结果,不知道马玉凤做了什么手脚,韩文晕晕乎乎的被她带到了家里。 然后,马玉凤直接用手铐,铁链锁起来,接连几天,叫人给韩文注射类似于发情药之类的药水,马玉凤再和韩文发生关系。 整整折腾了五天,马玉凤才放过韩文,对韩文说了一句话:“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要不要我?” 韩文当时正在爆怒中,破口大骂离去,而马玉凤没有追,只冲着韩文的背影说了一句话:“韩文,你记好了,我发誓,我必来报复!” 完全是个疯子一样的女人! 韩文回到学校以后,越想越感觉到马玉凤的恐怖,想着她说的:必来报复,肯定不会是说空话。 而韩文知道马玉凤家境的恐怖,于是,担心之下,把这事和最好的朋友说了,朋友姓叶,对方听说后,立即动用家族关系,力保韩文,强形把事态压了下去。 这就是往事! 二十多年了,韩文都以为这事早过去了,哪知道,马必复突然出现,正如她母亲承诺的那样,极尽手段开始报复! 韩文不安在客厅等着,但等了五六分钟后,仍是不见马玉凤出来。 这让他更加不安,难道是不想见自己吗? 那马玉凤此刻在干吗? 此刻,她坐在轮椅上,面对一张画像,画像上的人正是韩文。 看这画像上韩文的年龄,时间应该不会照过两年,只是画像的脸上,道道密集的划痕,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弄出来的。 马玉凤如同一尊木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盯着画像,脸上没有一丝冰情,眼神阴冷得吓人,跟马必复完全就是一个模子。 她就这样坐了五六分钟,终于动了。 只见她身子前倾,右手握着一把匕首,忽然猛的一下扎在画像的脸蛋上,然后缓缓的往旁边割。 其脸色狰狞如女鬼! 想必画像脸蛋上的所有划痕,就是她这样割出来的。 直到割完后,马玉凤才悠长的长呼吸了一口气,仿佛活过来了一般。 随后,她声音冰冷问一直站在门侧的一个中年男人道:“聂风,这是多少刀了?” “回夫人,韩文是9855刀,黎如月是9490刀,韩果是8760刀。” 也就是一天一刀! 而在屋内北边,垒着的是韩文一家人的画像,张张满脸刀痕,仇恨如此恐怖。 这样的女人,她会原谅韩文吗!? 《第十更!叶凡的家族的故事将会要开始登场了,与省城豪爷和真龙阁的较量,逐渐拉开帷幕。》

上一篇   第587章 必来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