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就等12点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66章 就等12点

这护士明显是在拍刘医生的马屁,顺带着把蓝蕊嘲讽了一遍。 叶凡不乐意了,哪能容她欺负蓝蕊,你质疑正常,但没必要说得这么难听吧。 他当即瞪着护士道:“小护士,你要拍马屁,可以私下里拍,用不着拿别人来铺垫,再者,我刚已经告诉过你了,她是我朋友,听明白了吗?” 被叶凡当场揭穿,护士不由得脸上一红,但随即反口道: “朋友怎么了,现在这社会,就是亲人朋友的钱好骗,这又不是稀奇事。” “……” “难道我说错了吗,老公骗老婆,儿子骗老子的钱,难道还少吗?” 你妹,叶凡硬是被她呛得说不出话来。 更气人的是,护士还鄙夷横了蓝蕊一眼,讥笑道: “可以啊,行医诈骗到医院来了,要不要我给你弄套白大褂来。” “……” 艹,都说女人牙尖嘴利,真是不假啊。 叶凡被她这态度弄得火大,想发脾气,但又不知道从哪发起。 而刘医生似乎是被护士的话绕进去了,板着脸道: “好了,小谢,少说两句吧,说不定他有钱,被骗点也没关系,不用管他了。” 顿了顿,吩咐道:“你马上去把他的住院资料整理出来,给他办出院手续,随他去折腾吧。” 想把自己扫地出门吗? 叶凡两眼一鼓,恼火道:“谁说我要出院了,我偏要在这住着,你俩瞧不起人是吧,行,那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资格。” 说完,叶凡几下解开纱带,示意蓝蕊上药。 蓝蕊不是那种爱与人争高低的性格,但看着叶凡生气的样子,心知他是护着自己,不由得心中温暖。 她浅浅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开始细致的替叶凡清理伤口,一遍接一遍用各种药粉处理伤口,或敷在伤口上。 刘医生和谢护士看了一阵,没看出名堂,倒是感觉蓝蕊像江湖郎中一样在装神弄鬼。 没兴趣再看下去了! 刘医生当即吩咐谢护士道:“小谢,你马上去打一份免责声明,让他签字,免得到时候出了事,赖我们医院。” 说完,想起方学问,转头问道:“你呢,也要上秘方吗?” “嗯。”方学问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这刺激得刘医生整张脸都垮了,脸色难看道:“两份免责声明。” “好,我这就去办。” 谢护士匆匆跑出病房。 不一会儿,她拿着两份免责声明过来了。 叶凡懒得跟她啰嗦,利落签了字,方学问随即也签下自己名字。 弄完这事以后,刘医生和谢护士走了。 叶凡原以为他们会把自己和方学问扔在一边,不管不顾了,哪知谢护士“很上心”。 才过了十分钟不到,她带着几个护士进了病房,指着蓝蕊道: “就是她,骗到我们医院来了,你们都记住她的样子,别让她进其它病房,哦,对了,把她样子拍下来,等会传到其他科室,都相互告知一声。” “滚!”叶凡火大,不客气骂道。 “哟,中毒很深啊,被骗了还替她撑腰,你没吃药吧,哦,肯定是看着她长得漂亮,确实是漂亮,我若是个男人,说不定也愿意出点钱让她骗,万一到手了呢,呵,脑袋有问题。” “……” 你妹的,这嘲讽的功夫,跟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一样利害。 殊不知,这谢护士性子比较刻薄,最会挖苦和嘲讽人,同事暗底里都叫她:谢嬷嬷! 叶凡先前扛她,她记心上了,现在已经和叶凡扛上了。 叶凡恼火得整张脸都黑了,若对方不是女人,那很好办,可对方是女人啊,既不能动手,又不能像泼妇骂街一样跟她对骂,只能干瞪眼。 其实,叶凡最气愤的是她嘲讽蓝蕊,至于她嘲讽自己的那一部分,依叶凡皮厚肉糙的性子,根本就构不成半点伤害。 反是蓝蕊劝解叶凡道:“没事,她想拍,就让她拍吧,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别跟她生气。” 说完,又凑到叶凡面前,温柔笑道:“你相信我的,对吧,等我治好你们的伤,就轮到她丢脸了,到时你可以尽情得瑟啊。” 这话戳中了要害。 叶凡爱听,当即生起满脸灿烂笑容,只巴不得伤势赶紧好,到时非要看清楚这谢护士是什么鬼脸色。 当天白天,谢护士来了至少六次,一次带一批人,各种嘲讽。 无语的是,她有一次甚至把病号带过来了,把叶凡和方学问作反面例子,当场说唠。 而这事,在医院内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很多人跑到门口来看稀奇事,指指点点,非议不断。 特别是晚上的时候,方学问的伤势显著起变化了,脸上的皮肤变成暗褐色,而且起了层层叠叠的褶皱,整个看上去就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一般。 这情况惊动了整个伤科的医生,全跑进了病房,认定是出事了,强烈要求叶凡和方学问马上出院,自然是怕这事牵扯到医院头上。 叶凡其实也心里忐忑,主要是方学问那样子着实让人心里发毛,但他又相信蓝蕊。 不行,不能出院,这样不清不白出院的话,那蓝蕊就真的背上骗子的骂名。 所以,叶凡开启蛮横模式,怎么都不肯出院。 这把医生急得,越发认定叶凡和方学问是要讹医院,竟是轮流来做叶凡和方字问的思想工作。 无语啊。 最终是蓝蕊的一句话摆平了所有纷扰,她说道:“到明天中午12点吧,到时如果你们还要求我们出院,我们马上出院,行吗?” 只能是这样了,一群医生回了办公室,特意开了一次会议,商讨应付方案。 一个多小时的商讨后,制定了一套详细全面的方案,就等明天中午12点,不论叶凡和方学问是来硬的,还是死皮赖脸,都要把两人请出医院。 没办法,拖不起啊,才一天不到,方学问就“老”成这样了,再过一天,那不知道会是啥样,只怕比最惨的整容事故还要凄惨,到时万一上媒体传播,那医院多多少少会摊上责任,毕竟是在医院内发生的事。 这一夜,不那么安宁。 特别是刘医生,整晚转侧难眠,次日早上才六点多,就赶到了医院,第一件事是跑到叶凡病房观看,这一看,脸皮直抽,心里暗叫了一声: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