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人渣中的战斗圾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58章 人渣中的战斗圾

真如叶凡说的那样,韩果回公司处理完一个文件以后,立即进了王卫国办公室。 王卫国和蒋奋成正凑在一起小声耳语,见到不敲门闯进来的韩果,不禁愣住。 “王卫国,是不是你干的?”韩果盯着王卫国,冷声质问道。 王卫国没有说话,正在思考韩果话中的意思。 稍一想,恍然了,应该说的是叶凡的事。 瞧韩果这怒火填庸的神色,看来是叶凡挨收拾了。 美妙啊! 王卫国心中一喜,但脸上装作疑惑的样子,不解问道:“什么是不是我干的,你说清楚点。” “是不是你叫周邦伤的叶凡。” 哟,真是这样啊。 王卫国心中更是美妙了,差一点就笑出声。 他旁边的蒋奋成没控制住,真咧嘴笑出来了。 韩果看着蒋奋成这样子,气得头顶冒烟,只恨自己骂不出脏话,也没叶凡那种身手,不然,真会冲上去一顿拳打脚踢。 “卑鄙,真是养了两头白眼狼。”韩果气极骂道。 “砰!” 王卫国一拍桌子站起来,声音如雷,反骂道: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什么我叫周邦伤的叶凡,老子跟周邦都不认识,你他玛的少在这里乱泼粪水,和着叶凡现在受伤了你就怪我,是不是你家的爹妈死了,都要赖在我的头上。” “你……” 这什么人渣啊,居然说得出这种话,简直是…… 偏偏蒋奋成这垃圾还要帮腔:“就是,我上午都在跟王总请示工作,都没见王总出过门,疯狗一样乱咬人,太令人气愤了。” 尼玛笔的,若是叶凡在这里,绝对会把蒋奋成揍到满地找牙。 可惜叶凡不在,而骂架这种事,韩果一点都不在行,既不是这种性格,也没有这么差的品行。 她气得浑身发抖,也想像王卫国这样骂人,但骂不出口。 王卫国还要不依不挠,厉色喝斥道:“滚出去,什么东西啊,进门都不知道敲门,你爹妈怎么教你的,没一点教养。”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借钱给你爸,拿着老子的钱赚了钱,现在就不认人了,你们他玛的一家才是白眼狼。” 无语了! 这种话都能说出嘴,还有救吗? 很伤人啊! 韩果恨不得找把刀来,一刀剁了这个卑鄙无耻的白眼狼。 没刀! 连根棍子都没有! 有棍子的话,她真会拿起棍子一顿乱扑。 方学问赶来了,扫了一眼屋内,心知两边已经开撕了。 他忙按叶凡的意思,上前拉住韩果,不由分说把她往外拖。 韩果不干,不肯走。 没办法,方学问撒了个谎,小声道:“叶凡刚跟我说了,这事跟王卫国无关。” 韩果一愣,有些不相信的望着方学问。 后者只好昧着良心点了点头,只能这样,免得韩果和王卫国闹得不可开交,没叶凡在,吃亏的终是韩果。 于是,韩果迷迷糊糊的被方学问拉回了办公室。 而王卫国和蒋奋成两人乐开了,不止叶凡挨收拾了,刚还把韩果骂得狗血淋头,太痛快了,太爽了。 已经无可救药的蒋奋成眼珠一转,谄笑道:“王总,这种时候,作为领导的您,要去慰问一下受伤的员工吧。” “哈哈哈哈,对对,你的建议好,很有必要,走,去问问他伤到哪了,我们好好瞧一瞧,哈哈哈哈。” 两个人渣直奔韩果办公室,在门外整理好表情以后,这才推门进去。 好吧,韩果没料到两人找上门来了,还以为王卫国和蒋奋成是追过来骂人的。 哪知,王卫国干咳了一声,严肃道: “韩果,我不是你这种人,你乱怪我,我不跟你计较,但我必须关心我的员工,说吧,叶凡是怎么了,哪受伤了,谁伤了他?” 再一次见识了这渣渣的德性。 韩果哪会信他,冷着脸不diao他。 王卫国眼神冷厉看向方学问。 方学问同样不想diao他,都准备好离开公司了,还用得着看他的脸色吗? 但回头一想,有了想法,如实告诉王卫国道:“手脚都受了伤,现在在第三医院治疗。” 啊哈哈! 王卫国和蒋奋成心里笑开了花,但表面上没显露出来。 “哪个病房?” “伤科,七楼,203号病房。” “看来伤得不轻啊,蒋经理,你马上去买点礼物,我们一起去看望一下他。” “好好,我这就去。” 哪是去看望叶凡,摆明了是要去看他的悲惨笑话。 伤科,203号病房。 林盈盈按韩果的意思,赶来照顾叶凡。 自然一百个不愿意,可韩果吩咐了,能有什么办法。 此时,林盈盈正按叶凡的意思给他削苹果。 削完以后,递给叶凡。 但叶凡没接,而是啊着嘴巴。 林盈盈嘴角一抽,抗拒道:“你另一只手又没受伤,自己可以拿着吃啊,干吗还要我喂你。” “眼镜妹妹,你能不能多理解一点,我这只手确实没受伤,但我的心很凄苦,正需要感受一下别人的温暖,你居然这么狠心,哎,我看你挺善良的一个女孩……”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喂你就是。” 林盈盈嘟了嘟嘴,只好拿着苹果喂叶凡。 没办法,只盼着叶凡赶紧好,那样,自己就解脱了,不然,何时是个头啊!? “眼镜妹妹,说个笑话呗,逗我开心一下。” “……我不会。” “哦,那说一下你碰到的不开心的事,让我开心一下。” “……” 我不开心的事,让你开心,你想得美吧。 林盈盈额头一黑,苹果狠狠的塞进叶凡嘴里。 “喂喂,你能不能温柔点,小心我向韩总告状。”叶凡唔唔说道。 这什么人啊,一个大男人,还明正言顺的要打小报告,太混蛋了。 任林盈盈如何挣扎,最终还是屈服了。 一个苹果吃完,叶凡美滋滋的伸了个懒腰,挺身坐起:“扶我起来。” “干吗?”林盈盈下意识问道。 “尿急,上厕所。” “……” 林盈盈嘴角一抽,难以置信的望着叶凡,结结巴巴道: “你,你,你要我扶你上厕所吗?” “是啊,没见我受伤了吗,扶病号上厕所,不就是你工作范围内的事吗。” “……我不要。” “那怎么行,难道要我尿裤子里,到时还是你帮我换裤子,全脱光了,哈哈,你还是黄花大闺女吧。” “……” 林盈盈身心发颤,直觉得整个病房都是乌云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