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我是不是自摸了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43章 我是不是自摸了

这种机会,方学问哪愿意要,忙挣扎道: “叶经理,我最近几年手气臭得要命,逢赌必输,还是你上吧。” “那怎么行,等会如果没摸中,那我两条腿岂不是废了,你上。” “……” 尼玛,既然你知道摸不中腿会废,那你还好意思让我上?难道我的腿不是腿吗? 方学问胸中万马奔腾,还要顽固挣扎时,周邦不耐烦的一拍桌子: “哪里这么多废话,当我们陪你玩过家家吗,赶紧给老子摸,一人摸一粒子,再他玛磨叽,先废一条腿再说。” 说完,他手指着方学问:“你先来。” 明显,周邦还惦记着刚刚方学问躲自己巴掌的事。 方学问嘴角直抽,想使出浑身解数再拍一下周邦的马屁,可站他身边的孙义似乎也等得不耐烦,一巴掌甩过来。 方学问故技重施,腰一佝,脖子一缩,躲过对方一巴掌,还真是滑得跟一条泥鳅一样。 眼见孙义还要动手时,他连忙叫道:“大哥,别激动,我这就摸,马上摸。” “玛笔的,快点。” “好好。” 方学问不敢拖拉了,走到麻将桌边,艰难摸回来一颗麻将子,小心翼翼的侧着看了看。 妈咧,三万。 完了! 方学问心里一声惨叫,脑海里浮现出自己一条腿断了的情景,甚至还浮现出以后一瘸一跛走路的情景…… “翻过来给我们看看,应该中奖了吧。”阴毒的孔大少怪味阴笑道。 方学问哆嗦着把麻将子翻过来。 “哈哈哈,三万,只差一半啊,太可惜了。” “要不再让他摸一次,桀桀” “孙义,看好他,这兔崽子滑得跟泥鳅一样,别让他跑了。” “放心吧,邦哥,盯着呢。” “……” 周邦几人怪笑成一堆,美妙的享受着玩弄两人的快感。 而方学问肉都是麻的,正准备不顾一切跑路时,孙义已死死封住了角度。 “该你了,不用我们做思想工作吧。”孔大少玩味看向叶凡。 “吼!” 叶凡忽然一声怪吼,吓得孔大少身子一抖。 尼玛,只见叶凡伸腰拉腿,正在做热身运动…… 几人看得目瞪口呆,不由得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不脑袋有问题。 叶凡一套动作做下来,神清气爽,搓了搓手,很有信心的对方学问道: “放心吧,绝对能摸中,我跟高手学过赌术,一摸一个准。” 方学问两眼一亮,惊喜道:“真的吗?” “你都四十好几了,这种话你也信,我只是看你流了一脸的汗,安慰你一下而已。” “……” 你大爷的! 方学问两眼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叶凡没再搭理他,走到桌前,出手如电,果断抓起麻将子。 随即,窝手里偷偷看了一下,顿时眉开眼笑。 看着他这脸色,正盯着他的周邦等人,不由得愣住:难道真让这家伙摸中了,难道真的跟高手学了赌术吗? 刚刚明明盯得紧,没见他搞鬼啊!? 方学问就不用说了,心中突突乱跳,满脑子都是六万和九万…… 忽见叶凡右手往桌面一拍,喝道:“自摸!” 几人一瞅,一阵寂静。 方学问鼓着眼睛盯着那颗麻将子,脸皮跳得像扭秧歌一般。 周邦四人忽然哈哈大笑,不知道有多开心。 只因为,叶凡摊出来的麻将,明明是三坨,隔六、九万有十万八千里,他竟然喊自摸。 “孔大少,你说这家伙小时候是不是摔过脑袋,太他玛逗了。” “有可能,刚才他那架式,我还以为他真的自摸了,结果丢出个三坨,害得我肚子都笑痛。” 孔大少四人虽然没笑到肚子痛,但真的差点笑岔了气。 唯独方学问心中万马奔腾,真心不想说半个字了,甚至想着:快点揍自己一顿吧,我好早点回去辞职,以后,再也不要跟这混蛋发生半点交集。 特别是余光瞥到叶凡正跟着周邦几人乐呵笑着时,方学问心中的泥马像滚滚江水一样,又跑来了一万头。 周邦终于止住了笑意,呼了一口气,道: “好了,两个人都浪费了机会,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们要怨就怨韩文,当年他不吃敬酒,现在轮到你们来背黑锅,王兵、孙义,动手吧,给他们长长记性,打完丢出去。” “明白,会让他们记忆深刻的。” 站叶凡身边的王兵搓了一下拳头,欲动手。 “慢着。”叶凡叫道:“想干吗?” “傻笔,下次吃完药再出门。” 王兵一声狞笑,果断一拳轰向叶凡面门。 只是,拳头还没挨到叶凡时,叶凡的拳头已轰在他脸颊上。 “砰!” 王兵身子一歪,横着倒在地上。 另一边的孙义也在朝方学问下手,但方学问早就瞄好了,腰一弯,麻溜钻到了麻将桌下…… 刚好给叶凡腾出空间,一记高鞭腿,抽在孙义脸上。 孙义跟王兵一个下场,果断栽倒在地。 完全是一个眨眼间的事,两人就被干翻。 这结果,刺激得孔大少和周邦的眼珠子都快崩了出来,始料不及啊…… 叶凡邪恶一笑,弯腰一探,锁住孙义后颈,拎起。 另一手再锁住王兵后颈,拎起。 接着,把两人咽喉摁在麻将桌的边沿上,就摁在那颗三坨面前,邪笑道: “两位,你们是不是看花眼了,再好好看一看,我是不是自摸了?” 王兵和孙义脸蛋通红,因为咽喉被卡在桌边上,整个喉咙都被卡进去了,呼吸几乎被卡断,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一般。 两人使尽吃奶的力气,想站起身,但叶凡两手有如重山,压得两人动不了分毫。 “放…开…我!” “什么,大声点,告诉我是不是自摸了?” 叶凡不断没放开,手上力气反而加重了一分。 本就难受的两人更是感觉如刀割喉…… “是…是自摸了。”王兵扛不住了,拼尽力气说道。 叶凡手一甩,把他扔到一边,问孙义:“你呢?” 王兵都交待了,孙义哪还会死扛,忙说道:“是自…摸了。” “这还差不多。” 叶凡把他扔到一边,下一秒俯身盯着孔大少:“孙大少是吧,告诉我,我是不是自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