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机会都给他吧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42章 机会都给他吧

在秘书的带领下,叶凡和方学问进了周邦的办公室。 两人进屋后,看到四个人在打麻将。 方学问小声提醒叶凡,正对面那人就是周邦。 四十来岁,光头,满脸横肉,眼色凶厉,一看就是不好惹的那种人。 坐他左右的两个人,年龄比周邦稍小一点,身上气息也不像善类。 坐周邦对面的那人差不多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虽然年龄最小,但长得最过分,脸颊颧骨高高凸出来,整个就是一菱形脸。 而且,典型的三角眼,脸色还呈不正常的腊黄色,不知是天生这样,还是酒色过度。 此刻,四人正盯着叶凡和方学问两人。 方学问被四人盯得心上心下,努力挤出笑脸,打招呼道: “周总,三位老板,你们好,打扰了,我是爱琪美化妆品商贸公司营销三部的……小方,这位是我们营销三部的经理,叶凡叶经理。” 方学问差点顺口说出自己是营销三部的经理,但话到嘴边时,想着这时候应该把叶凡往前面顶,自己躲在后面才对,所以,他改口自称:小方,又马上把“叶经理”搬出来。 心思鬼滑得很。 自我介绍完后,方学问从兜里掏出一包特意准备的好烟,上前给周邦递烟。 周邦没接,生冷道:“爱琪美,韩文的公司吧?” “是是。” 周邦冷笑了一下:“韩文叫你们过来的吗?” “这个……我们是公司派过来的。” “说吧,什么事?” “我们的产品想进驻周总的卖场,想和周总谈一下合作……” “滚。” 不等方学问说完,周邦一字喝断,声音并不大,但眼神冷厉得吓人,刺激得方学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而且,坐周邦上下位的两个人,眼神像刀子一样盯着方学问,仿佛随时都会暴起来揍人。 方学问哪受得住这种架式,当即后背冒冷汗,下意识的看向叶凡,希望叶凡站出来,或召唤自己走人。 但叶凡鼓着眼睛望着他,既不说话,也没有暗示,像个二愣子一般…… 尼玛,拉着我来这鬼地方,让我上,你却一声不吭的看戏,太黑笔了,你刚才诈唬门口保安的气势去哪了,就会欺负老子。 方学问心中万马奔腾,壮着胆子讨好笑道: “周总,我们是诚心诚意想跟您合作,给个机会吧。” “你玛笔的,让你滚,你就给老子滚,哪那么多废话。” 周邦突然起身,一巴掌扇向方学问。 果真是混子啊,一言不合就开打,一股子恶人气概。 方学问胆子不大,但鬼滑,腰一佝,脖子一缩,躲过了巴掌。 随即,脚踩西瓜皮,一溜烟跑到叶凡身边。 周邦眼见方学问敢躲,火气“轰”的一下爆发了,一脚踢飞身旁的凳子,厉声喝道: “王兵,孙义,你俩把这畜生给我拖过来。” 坐周邦上下位的两人立即蹭身站起,看这样子,两人应该是周邦的手下。 他俩就要抓人时,长着菱形脸的年轻人忽然开口道: “多大点事啊,犯得着这样激动吗,坐下。” 周邦眉头皱了皱,看了一眼菱形脸,还真坐下了。 王兵和孙义见老大坐下了,自然跟着坐下了。 叶凡略感诧异,有些没料到周邦居然听了这菱形脸的话,心里不由得有些好奇这菱形脸是谁? 又听菱形脸说道:“老话都说了,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更何况他们是来和你谈生意的,何必欺负他们。” 周邦眉头皱出一个川字,但没有说话。 叶凡更是诧异了…… 这时,菱形脸回头看向叶凡和方学问:“两位,过来吧,看我能不能做个中间人,给你们促成这笔合作。” 这……还有这种好事吗!? 难道人不可貌相? 难道这菱形脸还是个好人吗? 叶凡有些看不明白了,但没有多想,带着方学问走到桌边。 菱形脸侧了侧凳子,浅笑问道:“两位,我给你们争取一个机会,要不要?” 叶凡没接话,看向方学问,提醒道:“老板问你话呢。” “……” 尼玛! 方学问嘴角抽了抽,心里暗骂不已:你又不是没长嘴,干吗要我说!?老子迟早会被你黑到非洲去。 没办法,方学问只好堆着笑接话:“要,当然要,我先谢谢老板。” “小事而已,有啥好谢的,关键还是要看你们自己把握。” 随即,菱形脸指着自已的那手牌道: “这一手牌,你们应该看明白了,我已经听牌了,胡六九万,刚好轮到我抓子了,你们一人一次机会,谁如果能够给我抓个自摸回来,那周总,你就给我一个面子,和他们谈一谈。 当然了,他们如果没摸到,那就是浪费了我自摸的机会,总得给我点补偿吧,我不要求多了,一人打断一条腿,扔到门外去,几位觉得怎么样?” “……” 我艹,这就是他说的“机会”吗,纯粹是玩人啊! 狗日的,先前说得那么好听,整得像个好人一样,原来最阴损的就是他。 方学问嘴角直抽,刚熄掉一点的冷汗又纷纷炸了出来,正想着要不要撒腿跑路时,那叫王兵和孙义的两人,已经率先一步围住两人。 完了,完了! 方学问心里凄惨叫着,既后悔跟着叶凡来到这狼窝里,又把这个菱形形的十八代祖宗都慰问了一遍。 他玛的阴损了,他先前如果不说话,那自己和叶凡应该已经离开了,结果,他阴毒的使出这种损招。 怎么办!? 方学问只盼着菱形脸是开玩笑的,可此刻,他满脸阴毒的冷笑,加上他那三角眼,真心比蛇蝎还要吓人。 再一看周邦,满脸横肉配狞笑,不会比菱形脸差,只听他说道: “孔大少的主意不错,面面俱到,我赞成,那就按孔大少的意思来吧,你俩谁先来?” “防不胜防啊。” 叶凡忽然感叹了一句,随即,果断手指右边:“他答应的,我可没开口,两次机会都给他吧。” “……” 方学问两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