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我没有逼你吧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40章 我没有逼你吧

方学问是根百折不扣的老油条,心思活泛得很,听了王卫国的这几句话后,已明白到:叶凡是韩总介绍过来的,跟韩总不对劲的王卫国要收拾他。 这样看来,那完全不用自己动手啊,只要搬条凳子在旁边看大戏就行了。 嗯,忍,伺候他几天,免得受他虐待,然后一路滔滔送他出公司大门。 主意一定,方学问心中安妥了,泡了一杯茶,回到办公室,热情奉上。 然后,站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看着叶凡,心想着:喝吧,好好喝吧,等会就有雷劈你了。 方学问期盼的“雷”,就是刚刚王卫国在人力资源部交待的事。 来了! 人力资源部的经理宋静亲自上门,站在门口看了看,见叶凡坐办公桌上喝着茶,抽着烟,而方学问站旁边像个贴身奴才。 这…… 有些看不明白,但她没有多想,敲了敲门,喊道: “叶凡,这是试用期的考核任务,还有给你划分的片区卖场,你好好看一看,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咨询方经理。” “哦。” 叶凡应了一声,朝方学问呶了呶嘴。 方学问会意,忙接过宋静手中的考核表。 宋静看得满脸问号,怎么感觉叶凡是三部经理一样!? 虽然心中疑惑,但她懒得管这些事,反正一个是无药可救,另一个估计呆不了多久…… 叶凡拿过考核表,看了一眼,没概念,塞回到方学问手上: “解释一下,什么情况?” “意思是:公司给你分了三个大卖场,业绩考核任务是200万。” “这200万是我一个人的任务吗?” “嗯。”方学问使劲点头,心中各种欢喜。 “如果没完成呢?” 听到这问题,方学问心中更欢乐了,压抑住心中高兴,装作严肃认真道: “按公司的规定,试用期内,如果完不成任务,将直接淘汰。” “艹。” 叶凡搓着下巴想了想,忽然看向方学问。 “小方,你是我的手下,没错吧?” 方学问嘴角一抽,想打点太极绕过这话题,但叶凡已起身关好门。 尼玛! 这又是要收拾自己的节奏啊! “没错,我是叶经理的手下。”方学问立即回答道。 “嗯,那我的任务,实际上就是你的任务,没错吧?” “啊!” 方学问两眼鼓得浑圆,感觉到一个大坑中就在眼前。 “啊什么啊,难道不是这样吗,你刚说了,完不成任务,我就会被淘汰,这种事绝不能让它发生。我一家老小要养,没工作,怎么活,我活不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 “而且,我这个人肚量小,最受不了:我受苦,别人享福,所以,如果我被开除了,我铁定要拉你垫背,那样我心里才舒服些。” “……” 方学问一阵凌乱,难以置信的望着叶凡,真心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竟然坦坦荡荡的说要拿自己垫背,这是什么人生观啊。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叶凡抽出一根烟,塞到方学问嘴里,体贴替他点上。 方学问叼着一根烟,仍在凌乱中…… 好一阵后,他试探着说道:“叶经理,这是公司对你的考核,别人不能帮忙的。” “知道啊,但你不说的话,没有人知道你帮了忙,除非你告密,哦,你的意思是,你要告密?” “……不是。” “那就好。”叶凡跳下桌子,伸了一个懒腰:“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我休息一下,你赶紧去把这200万的任务完成,不要拖到一个月,争取20天完成。” “……” 方学问两眼一黑,差点晕死过去,明明是他的任务,怎么变成我的了,而且,他在家休息,我到外面去跑,简直是惨无人道啊。 不行,绝不能接这烫手山芋,换个策略。 方学问想了想,认真道:“叶经理,相信你早已经看出来了,我就是一个打酱油的,我很想帮你完成任务,但能力实在上不了台面,所以……” “少扯这些没用的。你先前说了,你是公司最优秀的销售精英,我听进心里了。” “我那是骗你的。” “你妹的,你到底哪句话是真的,你要我信你哪一句,算了,不能指望你了,这200万任务,你不用管了。这样吧,既然你迟早要垫背,那还不如先辞职,你先走一步,我随后就来。” “……叶经理,我一家老小就靠我这份工资,不能辞职啊。” “不辞职也可以,但我刚刚和你说过了,我这个人肚量小,见不得你坐在这里拿工资,我却被开除,你有一家老小要养,可以体谅,可以不辞职,但总得让我心理平衡一下,这样吧,简单一点,肉体补偿。” 肉体补偿!? 他还有这种癖好吗? 方学问菊花一紧,两腿不知不觉夹紧了一些。 咳咳,想哪去了。 叶凡在腰间一抹,掏出一把匕首。 方学问当即吓得后退,万没料到叶凡竟然随身带着这种玩意儿。 可惜,叶凡已扣住他手腕,把他手按在桌面上,匕首在方学问衣袖上擦了擦。 然后,匕刃在方学问五个手指上撩来撩去。 “想一想,平常哪根手指头用得少一点,或者,哪一根切掉会少痛些。”叶凡邪性怪笑道。 切掉!? 方学问身体一哆嗦,强挤出一丝笑容:“叶经理,别开玩笑了?” “玩笑?” 叶凡两眼一鼓,凶相毕露,手中匕首在桌面上咔咔画了几下。 随即,盯着方学问道:“认识这个字吗?” “……认识。”看着桌面上那个杀气腾腾的字,方学军冷汗直冒。 “大声念出来。” “……杀!” “念个四五遍。” “杀杀杀杀杀!” “我是在开玩吗?” “……不是。” 方学问真的被吓着了,特别是刚念“杀”的时候,每念一次,心里就抽搐一次,越念越是恐惧。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那再说说,那根手指头平常用得少点,或者……” “叶兄弟,我想好了,我要与你同甘共苦,完成任务。” “真的?” “比纯金还真。” “我没有逼你吧?” “……完全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