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还真是这样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35章 还真是这样

听韩果讲完后,沈韵和叶凡得知了韩果面临的麻烦。 原来,王卫国是韩果老爸韩文的同学。 二十多年前,韩文开这家公司时,因为资金短缺,找了富家子弟王卫国合伙。 为了避免引起管理混乱,双方签订合约,15年内,韩文全权管理公司,王卫国不得插手公司一切事务。 盈亏则按持股比例分配。 不得不说,韩文这一手有先见之明,提前一步控制了合伙容易引起的争权夺位风险。 而当时,王卫国纯粹是拿点钱出来玩,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更是巴不得不要管公司的事,坐等分红更好,即便全部亏空了,他也不在乎。 就在这种约定下,“爱琪美”化妆品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了。 随后,韩文的商业头脑得以发挥。 在他的引领下,公司以惊人的速度快速发展,如同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短短三年时间,公司每年的净利润就达到了千万以上。 到第五年时,年净利润更是达到了三千多万。 这在韩文的意料之中,但完全出乎了王卫国的意料。 试想,仅投资了一百多万,现每年的分红多达几千万,而且,不用王卫国操一点心思,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 哦,不,简直是天上掉金饼。 就这样,王卫国什么事都没管,生生赚了2个多亿。 按道理来说,王卫国应该对韩文感激不尽才对,但天下不知足和不记恩的人,多的是,王卫国绝对就是其中之一。 他不止没有感谢韩文的念头,反而开始盯着公司了,想着这么赚钱的公司,若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那岂不是赚得更多…… 所以,合同约定的15年期满后,他立即要求参与公司的管理,一方面是监督公司的盈利数据,怕韩文搞鬼。 另一方面,则是图谋着把公司纳入自己的手里。 而他也知道,自己初来乍到,各方面都没基础,不可能把公司抢到手里,更不能让韩文和黎如月知道自己的想法,只能暗底里慢慢着手。 所以,这五年里,他“忍辱负重”,安分坐在副总经理的位置上。 但前些天,他得到消息: 一是,韩文在柬埔寨的公司,遭到了商业对手的强大打压,公司局面每况愈下。 二是,韩文在柬埔寨遇刺,身受重伤,住进了医院治疗。 王卫国心知机会来了。 果真,黎如月匆匆赶过去了,既是过去照顾韩文,同时也是替韩文管理公司。 那这边不就自己一人独大了吗,随便自己折腾啊。 王卫国差点笑掉大牙,哪知黎如月让韩果来接手公司管理…… 这可不是王卫国想要的结果! 所以,这些天里,王卫国找韩果的各种不是,甚至毫不客气的直接要求韩果退位。 韩果这种性子,和她说好话,那有可能她会耳根子软,和她来硬的,不用说,肯定会血拼到底。 听完这些事以后,沈韵满脸厌恶道:“这什么人啊,知恩不图报,太不知好歹了。” “这种人多了去了,在金钱面前,许多亲人都可以六亲不认,更何况没有亲戚关系。”叶凡语气冰冷接了一句。 沈韵和韩果清楚感觉到叶凡身上的气息有些吓人,特别是他的眼神,闪烁停动,明显是压抑着一股怒火。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了?”沈韵小声问道。 “跟你们说个实际例子吧,当年,我父母之所以双亡,一是拜我亲舅舅所赐,二是拜我亲爷爷和亲叔叔所赐,至于其中的原因,就是因为金钱,所以……” 叶凡冷冽笑了笑,甚至笑容中有些残忍:“所以,这种事和这种人渣,到处都有。” 沈韵和韩果沉默了,两人是第一次听到叶凡说家里的事,只知道叶凡父母早亡,但不知道原因。 现在听叶凡这么一说,已经能感觉到故事中的残忍和辛酸,更是没有料到叶凡身上还背负着这样一段仇恨。 才十多岁就父母双亡,且原因是父母双方至亲的亲人导致,能不恨吗,能不刻骨铭心吗? 沈韵和韩果忽然明白,叶凡为什么从没提过他的亲人,为什么从没见他和亲人通过电话,为什么从没见他回过家。 这种家,谁会愿意回? 而两人不知道的是,叶凡在很小的时候,一家三人就被叶家家主叶断水赶出来了。 说白点就是:驱逐出叶家! 哪有家可回!? 亲人,若痛爱,那这份爱最深! 若伤害,那无疑,这份伤可以伤碎心,伤到骨头里。 一时间,沈韵和韩果都有些不敢开口,怕说到这事,伤到叶凡。 叶凡心绪已渐渐平静,笑了笑道:“怎么,我像那么容易受伤的人吗,好了,你们继续聊,我出去抽根烟。” 说完,叶凡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沈韵望着他的背影,忽然心中泛酸,以及阵阵揪痛。 而韩果,心里不舒服的同时,又突然感觉到:自己一点都不解他,至少,以前,自己在他那没心没肺的笑容中,看不到他心中的沧桑和沉重。 好一阵后,沈韵打破沉默:“果果,那你准备怎么应对?” “我现在也没有头绪,不过,他休想我把总经理的位置交出来,大不了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沈韵暗暗担心,她知道韩果做得出这种事。 “你爸妈是什么意见?” “我妈的意思是,退一步算了,让王卫国接手,至于我爸的意思,我妈没传达,但依我对我爸的理解,他肯定是不会让步的,也不会让我让步。” 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 “要不这样吧,我过来帮你一阵子,两个人总好过一个人。”沈韵说道。 “不用了,酒店刚开始起步,哪能脱手,把酒店经营好,同样是大事。” “那让叶凡帮你吧,处理这种事,我们两个加起来,也比不上他。” “他?”韩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门口,小声道:“会不会刺到他的伤疤?” “那你也太小看他了,他十多岁就经历了这些事,独自一人走了十多年,他的心,比你我能想像得到的还要坚韧。” 顿了顿,沈韵又轻笑道:“而且,你可不要以为他是躲外面伤心去了,如果我猜测没错,他现在应该正在欺负你的秘书。” “……不会吧!?” “不信吗,我俩可以验证一下。” “好。” 两人出了办公室,探着脑袋看了看,没找到叶凡。 然后,韩果领路,两人轻手轻脚向秘书办公室走去。 走到门口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办公室内传来,正是叶凡。 听他说道:“眼镜妹妹,你刚才骂我是流氓,错,我纠正一下,我是有文化的流氓,你应该知道吧,有文化的流氓最可怕,所以,你骂我的事,已经让我控制不住脾气了,趁我没有暴走之前,快点熄掉我的怒火。” “叶凡哥哥。”林盈盈怯声喊道。 “这还差不多,果真没那么生气了。” 偷听的韩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低不可闻嘀咕道:“还真是这样。” 《第三更,最近都会三更,要存稿,下个月,会爆更,12号爆10更或以上,13号爆10更或以上,13号以后,会五更一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