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鬼面尊者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30章 鬼面尊者

竟然就跨进龙影的大门了,有些出乎叶凡的预料,还以为要奋斗一阵子,哪知来得这么快。 不过,回头一想,自己提供的这条线索绝对是一条大爆料,可以说是在迷局中撕开了一道口子,挖出了欧阳永生的一截尾巴,奖一枚勋章不为过啊,这样看来…… 叶凡眼珠转了转,反抱怨道:“王局长,我费尽千辛万苦才找来的线索,才奖一枚勋章吗,至少要三枚啊,你赶紧跟龙影的大队长说一下,再补发两枚。” “……小叶,你以为这是发月饼吗。” “……” 叶凡硬是被这话噎住,不乐意道: “王局长,我好歹是你引荐进去的,你不帮我也就算了,还说这种话,我感觉你在拖我的后腿。” “哈哈哈哈,你个小兔崽子,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想要勋章,自己努力去拿,冲到龙牙、龙首,那才是给我长脸,也是给李军长长脸。” “好了,不能指望你,还有欧阳永生的其他资料吗?” “有,龙影已经有人接手了,你不用管了,你只用盯住欧阳永泰这条线。对了,有进展吗?” “没,那老头子最近逍遥快活得很。” “逍遥快活?什么意思?” “少儿不宜。” “……” 挂断电话以后,叶凡静静理了理思绪,琢磨着摆在眼前的几件事: 首要的事,肯定是欧阳永泰的事,不能让他猫在静心观过奢淫日子了,必须把他赶到省城去。 嗯,明天就一把火烧了那个淫窝。 其次是许雯雯的事,答应帮她应付一场评核,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 另外,得去省城去看看小冰棍。 蓝蕊那边,也得随时准备着应对紧急情况。 还有,太岁阁是个大隐患,这次得主动下手,不能再让他们欺负上门了……大爷的,能一锅端了,就把他们锅底揪翻朝天。 一想起太岁阁,叶凡便想到了一脸紫疙瘩的古麒麟,怪物啊,自已那样暴揍他,他既然像个没事人一样跑了。 若是下次再多来一个这样的怪物,或者来一个更变态的,那,只怕挨揍的就是自己了。 不行,得赶紧提升修为,不然,迟早会挨揍。 而且,落河弓这种神器在自己手上,不能浪费啊,突破到域境,到时,右手拿弓,左手托着血鸦王,肩上站一只,啊哈哈,谁敢跟我玩。 想到那种美妙日子,叶凡心中不由得一阵迫切,立即盘腿坐床上,平息静心,两手捏诀,专注投入到修炼之中。 对于叶凡来说,现在想要突破到通幽境,是不太现实的事,因为丹田内盘古星海的规模没有达到突破的临界点。 胜在血鸦王先前叼来的皮苓草,滋补了体内气血,够他这些日子慢慢消化和吸收了。 叶凡在静心修炼的时候,陈沐沐忽然接到通知:分堂主——-鬼面尊者要见她。 陈沐沐微微有些意外,暗自琢磨着鬼面尊者召见自己的原因,这次任务的事吗,还是又有任务了? 在专属侍者的带领下,陈沐沐到了鬼面尊者的书房外。 待者轻敲了几下门,书房内传来鬼面尊者的声音:“进来吧。” 女人的声音。 陈沐沐对鬼面尊者的了解,仅仅就一点:鬼面尊者是个女人。 其他的一无所知,包括实力,年龄,以及长相。 陈沐沐正了正心绪,轻轻推开门,走进房,一眼即看到鬼面尊者站在窗边,她身披一件紫色斗篷披风,戴着鬼脸面具,正轻抚着抱在手中的一只黑猫。 鬼面尊者没有看陈沐沐,但她手中的那只黑猫,半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陈沐沐。 这是陈沐沐第二次看到这只黑猫了,上一次看到时,被它盯得浑身不适应,现在,又被它盯得浑身不舒服。 陈沐沐甚至有种错觉,这黑猫的眼睛,就是鬼面尊者的眼睛。 陈沐沐选择无视这只黑猫,上前几步,按修罗门的规矩,单膝跪地行礼:“欧阳沐拜见鬼面尊者。” “起来吧。”不知是鬼面尊者有意改变声音,还是其他,反正声音轻飘飘的,有如从幽谷传来。 “是。”陈沐沐站起身。 鬼面尊者接着又说道:“这次的任务,你完成得很好,黎长老已经通知我了,按宗门规矩,给予嘉奖,你的相应权限提升一个等级。” “谢谢尊者和长老提携。” “好好努力,我很看好你,再完成一次任务,你就可以登步副堂主了。” 陈沐沐心中一喜,等的就是这种机会,忙应道: “请堂主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堂主的信任和栽培。” “嗯,另外,你看一下,是不是这个人阻挠了你上次古墓的任务。” 鬼面尊者从窗台上拿起一张相片,两指轻轻一扔,相片匀速旋转飞向陈沐沐。 快飞到陈沐沐身前时,陈沐沐欲伸手去拿,但那相片忽然一沉,轻飘飘的落在了她手里。 好精妙的力道掌握。 陈沐沐心中暗惊,拿起相片一看,当即两眼一缩,眼角跳了几跳。 只见相片上一人身着军装,眼神犀利,英气逼人,正是叶凡。 叶凡的相片怎么会到了鬼面尊者的手里? 鬼面尊者最近一直在调查左堂主被斩杀一事,莫非已经调查出是叶凡了!? 那自己跟叶凡的事,是不是也被她知晓了? 陈沐沐身上不由得炸出一身冷汗,强形镇住心绪后,回应道:“没错,是他。” 否定也没有用,还不如利落承认。 “左堂主是死在他手上,以后见着他,多留心一点。” “明白。” “没事了,你走吧,相片留下。” 陈沐沐搁下相片后,忐忑出了书房。 等陈沐沐离开后,鬼面尊者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相片,纤秀的五指轻轻一握,相片被揉搓成一团,等她再松开手时,相片已成碎末。 只见她轻轻一震手掌,满手碎末如水注一般,画出一道弧线,准确无误的落入桌边的垃圾桶。 若是叶凡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怪叫一声:域境。 只有域境才能控制住一团碎末,因为那是专属于她的绝对空间,但这绝对空间的范围,明显比那个被斩杀的左堂主要利害得多。 这时,又听鬼面尊者低不可闻昵喃道:“跟我玩这种把戏,我就陪你好好玩一玩。” 她这话,是对叶凡说的吗,还是对刚离去的陈沐沐说的? 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