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又一条线索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15章 又一条线索

“血鸦王的诞生就跟鬼藤和万叶菩提树有关,因为它是啄了鬼藤溶液的汁液,然后吃了万叶菩提树结出的菩提果,才产生了异变,变得浑身羽毛通红,像火焰一样。”巫神女解释道。 叶凡愣住,不知说啥好,难道说这乌鸦真贪吃吗? 不过,随即,他想到了许多问题,如: 既然血鸦王是啄了鬼藤溶液和吃了玉肌菩提果才变异来的,那岂不是说明,有鬼藤和万叶菩提树,那它们在哪里? 再者,血鸦王吃了两样以后,没有死,只是变异,是不是代表玉玑菩提果可以解鬼藤的毒性? 叶凡当即问第一个疑问:“你们是不是知道哪里有鬼藤和万叶菩提树?” 很希望巫神女点头说是,但结果却是摇头:“不知道。” “那现在的血鸦王是怎么来的,变异遗传吗?” “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变异遣传,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喂食了血鸦王的血。” 叶凡眼角跳了跳:“就你手里这种血吗?” “是的。” “那你干吗还往我身上涂,等会我也变得像浑身毛发都红了,那岂不是怪物。”叶凡不乐意道。 “……” 巫神女哑口了,闷了好一阵,才摇头道:“不会。” “你怎么知道不会,你又没试过?” “我虽然没试过,但有人试过。” “谁?” 叶凡追问,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他是绝对不会冒险尝试的。 巫神女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有些事不能说啊,可不说的话,叶凡又不愿意,咋办? 叶凡看出了她的为难,蛊惑道:“放心,我不会对别人说的,我可以对天发誓。” “好,那你对天发誓。” “……” 艹,随口说说而已,没必要这么认真吧。 但巫神女的神色格外认真,一点都不像玩笑话。 叶凡只好举着手,庄重发誓。 “这下可以了吧。” “嗯,希望你不要违背誓言,否则,天打五雷劈。” “……太残忍了,赶紧说吧。” “我虽然没试过,但血鸦宗的开派祖师爷试过,因为,他就是身中鬼藤溶液的毒,后来身体一天比一天衰弱,所以,用血鸦王的血试过,才稳往了身体的衰弱。” 这话,中间好多信息啊。 叶凡仔细理了理这句话,先问道:“意思是,血鸦宗的开派祖师爷知道血鸦王是吃过鬼藤溶液和菩提果。” “嗯,知道。” “那,外面有关血鸦宗开派时飞来血鸦的传说,是虚构的吧。” 叶凡一下子就戳中了要害。 巫神女只好如实相告:“是的,祖师爷跟血鸦王在万叶菩提树相遇,血鸦王跟祖师爷熟了,后来被祖师爷喂养,祖师爷开派时,有意制造了天意一说。” 原来如此。 “那祖师爷竟然跟万叶菩提树下相遇,那万叶菩提树在哪?”叶凡紧紧追问道。 “这个祖师爷没有记载,只说是在异域灵山的一座古刹中。” 叶凡身子一震,再次听到了灵山,寂无大师也说过万叶菩提树在灵山,但不知道灵山在哪。 而血鸦宗的祖师爷则是说:异域灵山…… 综合种种,那灵山应该就是在印度,印度的古刹内。 又多了一条线索,多了一分找到万叶菩提树的希望。 叶凡恨不得马上打电话给蓝蕊,让她多从古刹方面寻找。 按下心中激动,叶凡接着问道:“你刚说,祖师爷用血鸦王的血稳住了身体衰弱,是说血鸦王的血能治鬼藤吗?” “不能治,只能稳住。” “确定?” “祖师爷传承下来的巫师典籍上是这样记载的,包括我刚才告诉你的那些事,祖师爷都一五一十的记载了真实的事迹,没必要在这种事上撒谎吧。” 想想也是,连用血鸦虚构天意的事都记下来了,那完全没必要在这种事上撒谎。 “好吧,你试一试,没危险吧。”叶凡仍是有些忐忑。 “血鸦吃了这种血都不会死,你怕什么,真是个胆小鬼。” 巫神女竟然俏娇的白了叶凡一眼。 叶凡阵阵无语啊,啥也不说了,连鬼藤原液都没把自己弄死,这血鸦王的血算个毛线啊。 “来吧。” 叶凡挺起胸膛。 看着叶凡满脸英勇赴义的神情,巫神女抿着嘴笑了笑,没有耽搁,拿着手中羽毛,轻轻的把羽毛上的血迹涂抹在叶凡胸口。 叶凡和巫神女都紧盯着…… 首先还没动静,但忽然,胸口的黑色印记似乎苏醒了一样,一阵怪异的蠕动,然后,血鸦王的血迹全部被吸进去了。 叶凡只觉一股清新的气息涌入胸口,然后,一股清凉在胸口漫开,竟然生起一阵舒服的感觉…… 好奇怪,好诡异! 叶凡诧异不已,可惜搞不懂其中的奥妙。 “还真的是鬼藤。”巫神女喃喃念道。 “当然是真的。” 叶凡随口应了一句,又想起一事,忙问道:“你们祖师爷活了多少岁?” “43岁。” “……” 43岁就没了吗?怎么不是100岁!? 大爷的,自己今年25岁,马上就26了,按43岁算的话,也就17年了…… 必须马上治好这鬼玩意儿,不然,真的要数着日子过了。 “你祖师你还有没有留下来其他经验?” “没了。” 又是一阵失望。 但随即,巫神女想到了什么,说道:“哦,还有一点跟鬼藤溶液有关。” “什么?”叶凡忙问。 “不是祖师爷记载的,是后来的一位大巫师记载的,资料中说,万毒门的许多稀世毒药中用到一味从没见过的成分,中毒后,症状跟中鬼藤溶液的症状类似,这位大巫位怀疑,万毒门有鬼藤溶液。” 咦! 又是一条大线索啊! 叶凡眼前一亮,问道:“还有吗?” “没了,就这些。” 两人这一番聊天,无形中拉近了关系,叶凡趁着聊得还可以,顺势问道: “你刚才是骗我们的吧,没有种异心蛊,对不对?” “嗯。” 巫神女如实告知,顿了顿,又说道: “就算种了,对你也没什么作用,你不知道你百毒不侵吗?” 叶凡心中一喜,佯装不解:“为什么说我百毒不侵,因为鬼藤溶液吗?” “祖师爷是这么记载的,因为祖师爷就百毒不侵。” 正点,大杀器啊,那还怕血鸦宗个毛线啊,但一想起那些血鸦,还是算了…… 不过,没必要怕眼前的巫神女啊,嘿嘿。 叶凡坏笑起来,不怀好意的盯着她的面巾。 “你想干吗?”巫神女警觉,忙退出几步。 “我想看看你长什么样。” “不行。” 叶凡这货老早就好奇了,得知自己百毒不侵后,当即魔障了。 不是说着玩的,当下就向巫神女扑过去。 管你是巫神女还是谁,先看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