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初闻巫神女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11章 初闻巫神女

不在吗!? 可别空跑了一趟。 “那知道血鸦宗在那里吗?”叶凡忙问道。 小女孩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寨民。 寨民得知叶凡在问血鸦宗后,说了一通苗话。 小女孩翻译了过来:“阿叔说,血鸦宗一分为二了,都叫血鸦宗,你们要找哪一个?” 一分为二? 叶凡微怔,看向陈沐沐,陈沐沐同样发怔,明显是没有料到有两个血鸦宗。 其后,叶凡从寨民那里得知,十多年前,血鸦宗老宗主过世后,两个儿子争夺宗主之位,斗得血邪宗乌烟瘴气,四分五裂。 后来,两兄弟协议过后,把血鸦宗一分为二,带着各自的人马各占山头,各自当着血鸦宗的宗主。 还有这种事,看来这血鸦宗并不太平啊。 叶凡暗想着,询问道:“血鸦宗老宗主过世的时候,难道没有立遗嘱传位吗?” “就是因为老宗主突然暴毙,才引来了这么多事,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有两只血鸦王,所以,根本没法确定谁继位?” 见叶凡满脸疑惑,寨民接着又解释道: “你们大概不知道吧,血鸦王已经通灵,终生陪伴血鸦宗宗主,当宗主过世后,血鸦王才会开始孵化幼崽,幼崽出生后,仅留下一只雌性幼崽,其他的,血鸦王会全部啄死,待幼年血鸦王能飞时,血鸦王会自行离去。 以往,血鸦宗的宗主传承,就是由血鸦王选择,比如:老宗主如果有五个子女,那继承宗主之位时,五个子女同跪祭天神台前,幼年血鸦王落在谁的肩膀上,谁就是下一代宗主。 但这次出意外了,本来只有一只幼年血鸦王,但老宗主死后,突然多出来一只,变成了两只,两只幼年血鸦王当场厮杀,其他血鸦大乱,跟着一起厮杀。 你们是没看到那场面,满天都是血鸦,把整个天空都遮住了,羽毛和鲜血不断往下坠,乌鸣声不断,太恐怖了。” 讲到这一段,寨民直摇头,个个都是不堪回忆的样子。 别说他们了,就是叶凡和陈沐沐听着,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后来呢?”叶凡问道。 “两只幼年血鸦王没有分出胜负,其他血鸦死伤不少,老宗主的两个儿子也没分出胜负,后来就一分为二,成了两个血鸦宗。” “那有没有谁是正统血鸦宗的说法?” “两兄弟各有一只血鸦王守护,都说自己是天命所归,但大家都知道,两兄弟中,肯定有一个人偷了血鸦王的蛋,然后用方法孵化出来,筹谋抢宗主之位,只是,两兄弟谁都不会承认,所以,无法确定是谁在搞鬼。” 这下咋办,两个血鸦宗,该找哪一个? 或者说,随便找一个吗? 叶凡和陈沐沐正头大时,忽然听一个寨民说道:“其实,只要巫神女说一句话……” “闭嘴。”许多寨民异口同声喝道。 咦,这是几个意思,他刚说的巫神女又是谁? 看他们这反应,只怕是有忌讳,胡乱打听的话,整不好会引起他们的反感。 叶凡压下心中好奇,询问去血鸦宗的路。 寨民告诉叶凡:“寨子尾口有一条路,沿着这条路翻过两个山头,会有一座木桥,过木桥后,有两条路,左边那条是通向兄弟俩中老大的寨子,右边那条是通向老二的寨子。” “哪位可以带一下路吗?我们可以付报酬。”叶凡说道。 结果,大伙都不回应,目光全看着叶凡面前的那个女孩。 这又是几个意思? 倒是这小美人坯子解惑道:“他们都不敢去,我带你去吧。” 叶凡差点问道:那你为什么敢去,但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等会再问,这小女孩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没有停留,叶凡谢过寨民后,跟着小女孩往寨尾走去。 叶凡向来是自来熟,不管是老的也好,还是少的也好,一会儿就聊上了。 或者说,老少都欺负啊! 比如:得知小女孩叫娄小玉以后,这货就无耻说道: “小玉妹妹,你好漂亮啊,有没有在学校谈男朋友,你觉得叔叔怎么样,是不是你喜欢的类型,要不要叔叔等你长大啊?哈哈哈哈。” 真无耻,不解释,偏偏他还笑得贼开心。 而娄小玉差点崴了脚,可爱的脸蛋已经红得滴出血来。 她勾着头看着脚尖,不敢抬头,明显是被叶凡这话刺激得乱了方寸。 跟在后面的陈沐沐暗暗骂了一句:无耻,不是不想骂出来,而是身后跟着两个鬼官,不宜跟叶凡开战。 下一步,叶凡开始打听起来: “小玉妹妹,你刚说,他们都不敢去,这是为什么?” “血邪宗与世隔绝,他们的性格都比较怪,不喜欢跟外人打交道,也不喜欢陌生人闯入他们的领地,很多时候,他们会不着痕迹的毒死那些进入他们领地的陌生人。” 我艹! 叶凡身心一紧,这么危险吗? 虽然巫博士说自己百毒不侵,但也没试过啊,万一中招了呢? “叔叔,你们非得去血鸦宗吗,很危险的。”娄小玉提醒道。 “嗯,我们有事找他们,得去。对了,那你为什么不怕?” “因为我姐姐是血鸦宗的巫神女,血鸦宗的人不会伤害我的。” 巫神女!? 刚刚有一个寨民说过,后被几个寨民喝断。 叶凡忙打听:“巫神女是什么意思?” 娄小玉回头看向叶凡,认真说道:“你在其他苗人面前,可不能这样问,最好是有关巫神女的事,都不要提。” “为什么?”叶凡好奇问道。 “因为苗人把巫神女信奉为神灵的代言人,任何不敬的话,都会被看作是对神的冒犯和亵渎,很容易招来杀身之祸。” 这倒是能理解,很多少数民族都有信奉的事物,有的信奉图腾,有的信奉巫师,有的信奉自然和森林,甚至有的把动物视为自己民族祖先。 千奇百怪,无奇不有。 “不是有两个血鸦宗吗,那你姐姐是哪个血鸦宗的巫神女。” “两个都是,哎呀,我也说不清楚,反正,血鸦宗的人都怕我姐姐。” 赫,还有这种事吗? 叶凡眨了眨眼,笑眯眯道:“那你带我们先去见你姐姐吧。” “啊,我怕姐姐骂我。” “不会的,你姐姐肯定不会骂你的。” “为什么?” “因为……” 叶凡哪说得出原因,无耻瞎掰道:“你心地这么好,你姐姐心地肯定一样,哪舍得骂你啊,再者,我们又不做坏事,没理由骂你啊。” 娄小玉挣扎了一会儿,终于答应道:“那好吧,姐姐如果骂我,你们要帮我说好话。” “当然。” 果真还是小女孩,很单纯啊。 而叶凡隐隐兴奋起来,他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一趟,肯定会大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