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神秘血鸦宗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10章 神秘血鸦宗

一趟飞机,叶凡到达湘南省,再几个小时大巴,到了该省西部的平州市。 叶凡以前没来过平州,但知道平州的少数民族很多。 或者说,这边的苗族特别多。 下午快五点左右,叶凡到达陈沐沐所住的酒店。 先开了间房,进房以后,给陈沐沐发了条信息,告诉了她房间号。 不一会儿,陈沐沐过来了。 两天不见,恨不得永远不见啊。 至少陈沐沐是这样想的。 叶凡邪性笑了一下,陈沐沐会意,冰冷喊了句: “老板。” 不就是一声老板吗,不跟你这卑鄙的家伙计较,总有一天,你会落在我手里,到时,看我怎么折磨你。 陈沐沐这样想着,所以心情平静。 叶凡直奔主题,问起她情况,得知: 陈沐沐一共来了三个人,另有两个鬼官。 三人将在明天清早出发,估计要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达血鸦宗。 五六个小时吗?这么远。 “没在市里吗?”叶凡好奇问道 “没有,在一个偏僻的寨子里,蛮牛寨。” “血鸦宗是什么情况?” “据我手上的资料记载,血鸦宗是苗族最古老的宗派之一,创建于一千多年前,开派祖师爷是一位苗族大巫师,在创建门派的当天,这位大巫师正举行祭天仪式时,云层中忽然飞来一只浑身红色羽毛的乌鸦,落在了祭拜的神位上,凝视众人,久而不走。 大巫师笃定是天意,所以,取宗派名字为血鸦宗,把那只红羽乌鸦奉为宗派圣物,称血鸦王。” 叶凡听得两眼浑圆,好奇问道:“那后来呢,那只血鸦王飞走了吗?” “没有,不止没飞走,其后又飞来了成片的红啄乌鸦,这群乌鸦以那只红羽乌鸦为王,后世代与血鸦宗相邻相生。” 我艹! 好玄乎的事! 叶凡两眼冒光,大感兴趣,追问道:“还有吗?” “血鸦宗以毒术和蛊术传承,门派以毒为尊,对毒术十分崇拜和痴迷,鼎盛时,曾与天下第一大毒门“万毒门”齐名,但也正是因为风头过盛,底蕴却是不足,从而遭到了万毒门的毁灭性打压,血鸦宗几乎宗门灭绝,后来躲入深山丛林中才躲过一劫,从此再没兴盛过。” 万毒门? 叶凡以前似乎听过这个名字,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到的。 看来这血鸦宗背后的故事很多,宗门历史也有一千多年了,哪怕是苟延残喘活到现在,底蕴也绝对不俗了。 正像那句话:存在即是道理。 这血鸦宗能延续到今天,必定有它过人之处。 或许,欧阳永生就是冲着血鸦宗的某个方面来的,极有可能跟鬼藤有关。 想到这种可能,叶凡隐隐有点亢奋,压住心绪后,问道: “上面给你的任务是什么?” “一,尽最大可能引导血鸦宗归服修罗门,二,如果对方不愿意归服,则尽可能与对方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三,如果对方拒绝归服或合作,则想办法擒服血鸦宗宗主,带回堂部。” “怎么让他们归服?你们手中是不是有筹码?” “一,许他条件,修罗门可以帮血鸦宗重回巅峰。二,修罗门痴迷毒术,而我手上有两味稀世毒药的配方,可以以此为筹码和血鸦宗谈判。” “你们到底要跟血鸦宗合作什么?” “我之前说过了,应该是想借血鸦宗研究鬼藤,至于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全方面的支持。” 借血鸦宗研究鬼藤吗? 是想借用血鸦宗在毒术方面的造诣吗? 还是因为血鸦宗跟鬼藤有关连? 如果是后者,那就爽了。 “另外,你刚说,如果血鸦宗不归服或不合作,你们就生擒血鸦宗宗主,该不会是就凭你们三个人吧?” “不行吗,再说了,这不还有你吗。”陈沐沐冷峭瞥了叶凡一眼。 叶凡翻着白眼道:“你可别把我算在内,我又不是你们修罗门的人。” “那你来干吗?” “逛逛,过来看热闹的,打酱油的。” “……” 叶凡满脸灿烂笑容。 陈沐沐看着,真想一鞋底拍在他脸上。 “对了,明早今天出发?” “六点,楼下大厅集合。” “一起走,还是分开走?” “一起。” “你不担心你带的那两个鬼官对我起疑吗?” “这事是我负责,就算我带个乞丐,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异议,明白了吗?” 乞丐,艹,有这么帅的乞丐吗? 一夜无事。 次日大清早,四人在大厅集合,出发。 有些让叶凡郁闷的是,陈沐沐这女人让他当司机,分明是报私仇啊。 啥也不说了,目标是血鸦宗,就听她的吧。 依陈沐沐所给的线路,一路往西跑,越跑越偏僻,首先还是水泥路,到后面是沙石路,再后来是狭窄的山间小道。 结果,跑了六个多小时,还没到目的地,再弃车步行,爬过一条索桥,走了一个多小时山路,终于看到了蛮牛寨。 它座落在山窝中,背靠的那座大山像一头彪悍的大牛,故取名蛮牛寨。 虽然费了一番功夫才到这,但四周清新的空气,以及林中的静谧,给人一种身心轻松的感觉。 径直往蛮牛寨挺进,看似近,但走了四五十分钟才到。 当四人走进寨子时,寨中的居民立即涌过来,好奇看着四人,估计是很少有陌生人到寨子来。 陈沐沐推了推叶凡,吩咐道:“去打听一下。” 尼玛,真把自己当小喽啰使唤。 叶凡乖巧听从陈沐沐的吩咐,上前和苗族寨民打招呼。 结果,对方说一口的苗族话,根本就听不懂。 倒是有寨民自持自己会说普通话,上前来交涉,可惜,他那普通话,跟苗族话一样难懂。 最终,找来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子,在寨子外读书,寒假放假回来,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这才解决问题。 “小美女,血鸦宗在这个寨子里吗?”叶凡问这小女孩子道。 还别说,这小女孩真是个美人胚子,脸蛋略带婴儿肥,圆润又不失可受,眼神有如清泉,干净又水波盈溢,很摄人心魂。 她听到叶凡的话后,摇着头道:“不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