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造了什么孽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09章 造了什么孽

俗话说:不见兔子不撒鹰。 叶凡岂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既然陈沐沐栽在自己手上,那就要好好利用,不然,犯不着跟她闹腾。 说白点,不交出点干货,休想痛快拿到解药。 一番较量后,陈沐沐败在叶凡的无耻和坏痞上,只好如实说道: “我大后天要执行一项任务,收伏一个宗门,血鸦宗。” “这是什么宗门?”叶凡来了兴趣。 “一个少数民族的宗门,擅长用毒。” “收伏他们干吗?” “你说呢?”陈沐沐冷峭横了叶凡一眼。 “收过来当爪牙吗?” 陈沐沐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叶凡晃了晃手中的解药。 陈沐沐一阵上火,忍着脾气道:“还有一个目的,应该是跟研究鬼藤有关。” 鬼藤!? 叶凡最听不得这两个字,当即两眼冒光,惹得陈沐沐狐疑望着他。 叶凡连忙收敛神色,断不能让这女人知道自己被注射了鬼藤,不然,说不定就是她折腾自己了。 “是你负责这件事吗?” “是。” “那完全可以带我去。”叶凡露出狼尾巴。 “带你去干吗?” 陈沐沐满脸抗拒,平常看见叶凡就心里冒火,还让他跟着自己去,那不是给自己找难受吗。 “你好歹是我手下……” “谁是你手下了。” “哦,我俩好歹是合作关系,我当然要关心你的安危,我和你一起去,我才放心。” 陈沐沐鄙夷望着叶凡:“既然你这么好心,那怎么不把解药一次性给我” “你这么大个人了,不会以为我是真的是关心你吧。” “……” 陈沐沐气得肠子打结,特别是看到叶凡脸上那抹若有若无的挑衅和坏痞时,更是一阵肝痛。 自己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怎么栽在这个混蛋手里。 陈沐沐心里莫名的生起一种凄凉的感觉…… 偏偏叶凡还不乐意道:“你这糟蹋的态度让我很不舒服……” 他还不舒服了,我的个天啦,忍住,忍住,解药在他手里,犯不着跟这卑鄙的家伙计较。 陈沐沐眼观鼻,鼻观心,继续往下听,只听叶凡悠悠道: “鉴于你这种不友善的态度,我决定了,从今天起,你以后见着我就叫老板,来,先叫一声听听。” “呸,你还没睡醒吧!” “果真态度恶劣啊,没关系,我把这解药当零食吃掉,我不信收拾不了你。” 说完,叶凡拧开瓶盖,缓缓往口里倒。 陈沐沐满脸黑线,只恨不得突然来道炸雷劈死这家伙。 突然,她身形一动,出其不意扑向叶凡。 抢解药。 叶凡邪性一笑,笑得陈沐沐身心发寒,想要收手时,已经晚了。 叶凡右手一翻,诡异避过陈沐沐的攻击,同时,手指锁住陈沐沐的手腕,往前一拉。 陈沐沐身子一踉跄,整个人落进叶凡怀里。 准备的说是,坐在叶凡大腿上,就平常情侣亲昵粘在一起时的那种坐姿。 天啦,怎么会这样? 陈沐沐炸出一身鸡皮疙瘩,想要起身,但叶凡两手捉着她。 “快放开我。”陈沐沐使劲挣扎,可惜,木用啊。 “你最好安分点,不然,我不客气了。” “你敢。” “呵,我让你看看,我敢不敢。” 叶凡捉小鸡一样,把陈沐沐身子反转,搁在膝盖上,果断一巴掌拍在其臀部。 陈沐沐身子一哆嗦,抓狂了。 哎,抓狂了也没有用,乱踢乱踹又招来了一巴掌。 “你……叶凡,总有一天,你会栽在我手里的。” “好啊,恐吓我,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牛气。” 叶凡一把抓住陈沐沐腰间的裤头。 “你要干吗?”陈沐沐惊慌叫道。 “当然是脱了裤子打屁股,这样才会长记性。” “……老板。” “你是叫我吗?” “……嗯。” “我刚说的听见了没有?” “……嗯。” “说来听听。” “以后见着你就叫老板。” “这还差不多。” 叶凡松开陈沐沐。 陈沐沐立即弹跳开,远远的盯着叶凡,磨着牙,恨不得把叶凡生吞了。 “好了,今天的沟通就到此为止,记得通知我到哪里会合。” 叶凡把解药扔给陈沐沐,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时,突然说道: “哦,顺便评价一下,你屁股挺有弹性的,不愧是修炼的人,既有肉感,又有质感,给你五颗星好评。” “……” 陈沐沐脸皮直跳,忽然感觉臀部像着了火一样…… 离开陈沐沐所住的酒店后,叶凡开着车去了静心观。 远远的把车停好后,隐藏行迹,从侧边的树林摸到静心观,再轻车熟路的摸到欧阳永泰的窗户下。 尖着耳朵一听。 尼玛,里面传来淫`荡的怪叫声,什么心肝宝贝,哥哥甜心之类的…… 这分明是白日宣淫啊! 叶凡被雷到了,想那欧阳永泰好像有七八十岁了吧,难道还行吗!? 再说了,“哥哥”这种词,跟他这七八十岁的老头子有关系吗? 叶凡一阵恶寒,没心再听下去,顺便绕到其他几个窗户下听了听。 大爷的,听了四个,居然有两个房间里传来这种声音。 这静心观都成什么地方了? 叶凡索性爬到屋顶上,仔细观察了一圈,发现观内凌乱,没见几个人影,偶尔见到的几个道士,男道士或女道士,都是衣衫凌乱从的房内出来,看那神色,一看就是刚干过那种事。 更雷人的是,这些道士刚从某房里出来,又进了另一个房间,然后,房内又荡起隐隐的之音。 还有雷人的是,叶凡甚至看到一老一少两个女道士和一个男道长一起出了房…… 艹! 完全颠覆了叶凡的五观。 难道这静心观成了一个淫乐窝吗? 明月观主死了以后,就成了这样吗? 真是这样,自明月观主死了以后,没有人管这个地方,省城的总观不知道什么原因,似乎也放弃了这个分观,所以,观内一天比一天不像样。 当然,他们并不全是图淫乐,而是躲在这里修炼采阴补阳或采阳补阴之术。 这也是欧阳永泰一直没有去省城总观的主要原因。 这下如何是好? 叶凡真想一把火烧了这地方,欧阳永泰就不得不去省城了。 但一想着大后天要跟陈沐沐去收伏血鸦宗,便忍住了这种冲动。 等回来再说,到时也好跟踪欧阳永泰的动向。 第二天,悄然而过。 第三天,陈沐沐打来了电话,告诉了叶凡会合地点。 叶凡跟沈韵和韩三尺说了一声,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背着包出了门。 《第四更到,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