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恶毒的两人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02章 恶毒的两人

叶凡三人赶到的时候,店面的坪前已经很热闹了。 赵又庭应该是早就到了,正在指挥员工布置,以及指挥广告公司的员工搭建开业典礼用的典礼台。 很敬业啊! 但叶凡看着他,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特别是用心观察时,观察到他发现自己三人来了以后,表现得更起劲了,一副认真,且忙不赢的样子。 而且,看到赵又庭几次都有意无意的用目光扫过三人。 是自己的错觉吗,还是他本来就有问题? 叶凡现在仍拿捏不准,毕竟只是猜测,并没有抓到他跟李白梅和熊光良联系的证据。 而现在也没法把心思全放在他身上,只能尽能力去杜绝危险。 叶凡把韩三尺叫过来,认真叮嘱道: “老韩,你今天就负责护着韵姐和韩果,不管是熟人也好,还是陌生人也好,一旦靠近她们,就多长一个心眼,多防备一点。” “明白。”韩三尺认真点头应允。 想了想,叶凡又压着嗓子说道:“就算赵经理靠近韵姐和韩果,都要防着点。” 韩三尺微怔。 “暂时说不清楚,你就按我的意思办吧,当然,不要太过明显了,明白吗?” “好。” 交待完后,叶凡到处看情况,倒是希望能发现点猫腻,但一无所获。 时间慢慢从8点溜到9点,距离开业典礼的时间还有整整1个小时,即10点整。 沈韵和韩果揣着复杂的心绪回到了办公室,开始换上正装。 换完后,沈韵熟悉开业典礼的致词手稿,但怎么都静不下心来,忍了好一会儿,终是没忍住,对韩果说道: “果果,今天应该不会有事吧?” 韩果哪里知道,也是心上心下,不过这女人有股子犟性,哼道: “哼,管它什么事,要来就来,大不了跟那些恶心的家伙拼个鱼死网破。” “……” 无语,沈韵本是想从她这里寻找点慰藉,哪怕说一句:“放心,没事的,”,那也可以啊,偏偏这家伙丢出这样一句话,这不是更让人不安吗。 沈韵苦笑了一下,还是自我宽慰算了。 幸好没过多久,许雯雯进了办公室。 她的出现,无疑给沈韵打了一针强心剂。 毕竟这么多年的朋友了,知根知彼,所以,许雯雯一眼就看出了沈韵的不安,几句玩笑话,几句俏皮话,立即冲淡了沈韵的不安。 “韵姐,你尽管往前走就行了,有叶凡在,不用管前面,他会守在你后面的,哎,那家伙为什么就只钟情你呢,我实在也长得可以啊。” “噗,臭美。” “哪有臭美,我今天可是收拾出门的,等会见着叶凡,我要好好调戏调戏他。” “……” 赶来参加典礼的宾客慢慢多起来,10个,20个,30个,40个,还在增加。 看着这么多客人,沈韵、韩果和叶凡三人都有些发懵。 因为,他们发出去的邀请函很少,加起来还不足20张,这些邀请函邀请的客人,几乎都是沈韵以前生意上的朋友。 韩果来西海市没几个月,认识的人就叶凡、沈韵和许雯雯,所以没什么朋友要邀请。 叶凡仅邀请了姜丕和孙翼。 但现在来的这些宾客,三人多半都不认识,且个个气场不俗,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 几人稍后才知道,这些不认识的宾客全是姜丕和孙翼邀请过来庆贺的。 两人本来就路子宽,所以借此机会,把要好的朋友和有身份地位的朋友全邀请过来了。 这下好了,本来典礼台前只准备了40个嘉宾座位,不得不临时增加,再过一会儿,再次增加。 而孙翼和姜丕像主人一样,忙着招呼。 叶凡真有些哭笑不得,自然知道两人是出自真心实意,希望韵果酒店能开门红,同时,借此在上层圈子里打响品牌。 可人越多,场面越不好控制,若是发生点事,那真是一团乱…… 但不能拒绝孙翼和姜丕这份好意啊,再者,客人都已经来了,总不能把他们请走吧。 只能这样了,但愿不出大事件。 不过,值得安慰的是,这些宾客都很给力。 或者说,都很给姜丕和孙翼面子,多半来了后,直接开办vip贵宾卡,一存就是好几万。 特别是看到老板娘的绝色天姿时,好家伙,大手一挥,钱哗哗流进酒店账户。 这,让沈韵和韩果开心不已,不在乎钱多钱少,在乎自己的付出可以获得回报了,也在不知不觉中,冲淡了两人心中的不安。 但这热闹的景况让李白梅和熊光良特不舒服。 两人特意聚在茶楼喝茶,没有来现场,但叫了手下在附近观望,当手下把热闹盛况报上去时,两人的脸色立即板了起来。 “他玛的,都是些傻子吗,不知道前这几天发生的事吗,还往那里钻,瞎了眼啊。” 熊光良出口就是骂娘的话,明显郁闷攻心。 想想也是,花了这么多的心思和功夫,就是为了把韵果酒店的名声搞臭,让叶凡三人身败名裂,结果,似乎一点用都没有,还去了这么多有身份的人,能不郁闷吗? 李白梅虽然心中同样不痛快,但貌似比熊光良沉得住气,冷冷道: “不用着急,就让他们开心一会儿,就让他们现在多收点钱,但钱这东西,得有福气花才行。” “有道理,有钱却没福气花,那才是折磨人的,哈哈哈哈。” “是啊,先把沈韵弄下来,看他们还能不能开心。” “嗯,应该都安排好了吧?” “都已到位,只等着开业典礼了。” 李白梅自在的晃着腿,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顿了顿,他又说道:“等完事后,你马上给赵又庭打个电话,安抚安抚他,别让他露出马脚。” “放心,这事交给我,大不了事后多给他一笔钱。估计他不会料到,我们叫人泼的是硫酸,不是粪水。” “粪水有什么意思,洗洗就干净了,一桶硫酸泼过去,沈韵那张漂亮的脸蛋,立马变得惨不忍睹了,这才过瘾。而且,只有这样,才能让赵又庭死心踏地给我们当走狗。” “对对,高明,我心服口服。” 若是赵又庭听到这番话,不知会作何感想!?

下一篇   第503章 时间紧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