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借刀杀人计 - 最强特种兵王

第50章 借刀杀人计

夜,有些静,像一个安静的少女沉沉睡着。 叶凡走在静悄悄的夜色里,莫名的感觉到有些孤独,虽然他已在西海市呆了三个多月,但他仍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许多时候会茫然,许多时候会想起在部队里的种种…… 挥汗如雨,热血狂放,硝烟和战争,那些熟悉的感觉,如今却只能在记忆中回味和追寻,似乎正慢慢远去。 想必倔强如牛的傻大个应该还在没日没夜的训练吧。 那鸟儿郎当的赵良应该还在到处惹事吧。 三个月后的尖兵会武…… 无论怎样,自己都应该回去一趟,把匕首和勋章交给它的下一个主人。 叶凡微微叹了一口气,脸上多出几分别人无法了解的落寞和孤寂。 …… …… 回到住处时,叶凡进屋即看到沈韵和韩果坐在客厅沙发里,正鼓着眼睛望着自己。 两人都穿着睡衣,其中沈韵盘腿坐着,应该是正在练身姿,腰杆挺得笔直,致使胸前两颗熟透的水蜜桃骄傲昂起,甚是诱人。 韩果则是抱膝坐着,漂亮的脸蛋搁在膝盖上,长发简单挽于脑后,像一只慵懒的猫咪一般,别有一番韵味。 如此两个绝世美人,就在眼前,不止让人眼前一亮,而且还让人垂涎欲滴。 叶凡本有些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或者说,藏到了心底。 他反手关上门,满脸灿烂笑容朝两人走去,欲坐到两人中间,左拥右抱,齐人之福,哈哈。 想着就心花怒放。 但熟知他性格的沈韵提前竖起手:“站住!” “怎么了?” “把口袋翻出来看看。” 翻口袋,这是什么情况!? 叶凡心生疑惑,但仍是按沈韵的意思做了。 两个口袋翻出来,就一张红大妈和为数不多的零钱。 “我就知道。” 沈韵一声冷哼,随即对韩果说道:“现在你信了吧,你输了哦。” 韩果满额头黑线,冷着眼盯着叶凡,仿佛叶凡做了人神共愤的事情。 “到底什么情况?”叶凡不解问道。 “我刚跟韩果打赌,你回来的时候,口袋里绝对不会超过两百块钱,输了的人,做一个星期早餐。” “……” 叶凡嘴角一抽,内伤了。 沈韵已盯上他,笑容冷冽:“可以啊,才三个小时,五千块仅留了一百块回来,你当真是最强败家子啊。” “哈哈!” 叶凡一声干笑,果断转身往自己房间走。 “站住!”身后沈韵一声娇喝。 不喊还好,这一喊,叶凡两脚起飞,三蹦两跳跑进房。 “哐!” 锁上门,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出来了。 沈韵火起,几步跑到门前,“咣咣”就是两脚…… 性格火爆啊! 但是……哎哟! 把脚踢痛了,痛得她抱着一只脚在门口跳啊跳,偏偏叶凡还在里面抱怨道:“韵姐,何必呢,我牺牲自己的利益为你赚了一个星期的早餐,你就不能关心一下我吗。” “……” …… …… 高档娱乐场所——-“月光”夜总会里,高富正和一个朋友有说有笑嗨皮着。 两人各搂着一个美女,一边和美女调-情,一边喝着价格不菲的洋酒。 真得佩服高富,手上还绑着石膏板,却跑到这里来潇洒了,难道是没心没肺或者心情好吗? 当然不是! 他下午经他老爸点醒后,立即想到了一个猪朋狗友,身世不错,最是对美女感兴趣,可以说是那种一见到漂亮女人就跟豺狼一样的公子哥。 于是,他立即给猪朋狗友打了一个电话,邀请他晚上一起到“月光”夜总会潇洒。 现在,对方就在旁边,满脸淫光,两只咸猪手正不断的占着身边美女的便宜。 那美女似乎已经败下阵来,虽有所推挡,但已到了半推半就的地步。 实际上,这种高档场合,一般是禁止客人占便宜的。 并不是夜总会装正经,而是有意让客人看得到却摸不到、吃不到,这才是让男人欲罢不能的毒药,这样才能让客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过来消费。 当然了,并不只是针对男人,如果女性客户需要,一样可以提供各种类型的型男和小鲜肉。 别以为是说笑,就这家夜总会而言,来这里享受这种“感觉”的女人并不少! 社会嘛,与日俱进,观念也与日俱进,新时代的女性们正在努力的改变“只有男人才可以嫖-娼和包养”的大局面。 现在,桌面上已立了四个洋酒瓶,光这些洋酒的费用就在一万以上,有钱人的世界啊。 当然,四瓶酒并非高富和他朋友喝了,多半是两个美女喝到肚子里去了。 这也是营销之道,目的就是赚酒水钱,哪个销费场所都是如此,别说四瓶了,就算再拎两瓶上来,这两美女绝对也会喝掉,大不了喝完去厕所抠喉咙,吐出来,或者大不了一醉,但醒来的时候,就可以算一算有多少提成了…… 高富和他朋友的酒量自然是比不上两个陪聊陪喝的专业美女,两人已有六七分醉意。 虽然脑袋有些晃晕,但高富一直记着自己的目的,眼见朋友已经到了状态,立即看手表,表示时间不早了,然后明天还有事,要早点回去。 然后,两人摇摇晃晃出了夜总会,走出停车场时,高富有意摇头晃脑表示玩得没意思。 他朋友自然要问情况。 然后,高富露出了狼尾巴,说夜总会女人不漂亮,没味道,他见过极品女人,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味道有味道,若是能上一次,宁愿短命十年。 听高富这么一说,他朋友醒了点酒,虽然想像不出高富说的女人是什么样子,但他脑海里却是蹦出了两个女人的身影,就前两天在商场碰到的两个极品,一个后来得知是许雯雯,另一个也漂亮得让人叫绝。 没错,高富的这个狐朋友狗友正是熊思谟,即前两天在商场里,想要上前勾搭许雯雯和沈韵的那位公子哥,后来被许雯雯果断一个过肩摔…… 熊氏药业的继承人,其爸熊光良,在西海市算得上是一流企业家,身份地位比高富老爸高强还要高上一个档次。 上次在商场里,熊思谟迫于许雯雯的武力值,夹着尾巴逃走了,但说实在的,这两天里,他脑袋里时时刻刻都是许雯雯和沈韵的影子,甚至茶饭不思,隐隐呈现出相思病的状态。 “高少,你说的那漂亮女人在哪,有空介绍给兄弟认识一下。”熊思谟满脸酒红,期盼说道。 “行啊,这样吧,我明早给你打电话,带你去见见她,你如果有兴趣,让你上,回头玩腻了给我玩玩就行。” “好兄弟。”熊思谟搂住高富肩膀。 或许是酒劲作怪,他竟是生感动,却浑然不知高富已冷冽扯起嘴角。 借刀杀人,这招不用他爹手把手教,他相信好-色如狂的熊思谟会表现得很好的。 但高富远不止准备这点手段,他随即就说道:“兄弟,我看你有点醉了啊,这样吧,我叫我女人开车来送你回去。” 你女人,赵曼姗?送我回去? 熊思谟微怔过后,眼里涌起淫光。

上一篇   第49章 绰号刺客

下一篇   第51章 这样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