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怀中自有情义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95章 怀中自有情义

韩果选择的夜宵点在河堤上,上次来吃过一次,味道不错。 再者,可以吹着清爽的河风,欣赏着沿江风光带上的夜景,小有情调。 夜宵店老板见来了三四桌客人,热情得不得了,连忙吆喝着服务员上茶上水。 可等到姜丕带着几十号兄弟到场时,老板的下巴吓得差点掉在地上。 好歹也做了这么多年生意,哪会看不出来这些人身上的气息都特别刺人,特别是有些人的脸相…… 娘咧,这是来搞事的吗,最近没得罪谁啊。 老板颤颤惊惊的上前打招呼,得知姜丕等人也是来吃宵夜时,一阵懵笔。 “放心吧,不会闹半点事,没别的要求,你等会上菜上快点就行了。” 姜丕浅笑对老板说道,还主动扔给老板一包上好的烟。 老板受宠若惊,连忙点头应是,转身就往店里跑,隔老远就吆喝道: “婆娘,快,快打电话叫调几个亲戚朋友过来帮忙,来大生意了。” “哈哈哈哈。” 这话惹得大伙一阵哄笑。 其乐融融,其实有时候,快乐真的是挺简单。 叶凡叫姜丕在身边坐下,问道:“怎么只带来这点人,还有些兄弟呢?” “都带来的话,那岂不是更把老板吓着了。” 姜丕开了一句玩笑,随即说道:“还有一部分兄弟在酒店附近守着,不管有没有用,多少有个照应。” 姜丕办事就是让人放心,回过头来说,能有这样兄弟或朋友,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叶凡拍了拍姜丕肩膀,什么都没说。 其实,该说的话,之前已经说过一次了,那话是:以后如果你有过不去的坎,跟我说一声,上刀山也好,下火海也好,我背你过去。 朋友,交心,才能托付。 一伙人围在桌边,整整坐了十二桌。 老板也真的调来了八、九个亲戚朋友过来帮忙。 半个多小时后,上菜、上酒、饮料等。 吃上喝上后,气氛立即活跃了。 沈韵、韩果和叶凡三人,先领头敬了大家一杯,然后,换来大家敬酒了…… 这下好了,沈韵和韩果平常都不怎么喝酒的,可这种场合,不喝行吗? 当然也可以,可两人今天图的就是让大伙开开心心的,图的就是要把白天的不愉快忘掉。 所以,员工来敬酒时,沈韵和韩果都没有拒绝,虽然喝得不多,但架不住人多啊。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满面绯红,美得天地都失色了。 姜丕的兄弟则是敬叶凡的酒,他们对叶凡的身手早已佩服得五体投体,正好趁着这机会喝上一杯。 叶凡想陪他们喝,但又担心太岁阁的人出现,所以,不敢敞开喝。 咋办? 叶凡看向姜丕。 “你上。” “我来。” 两人同时说道,又哈哈大笑。 于是,姜丕接过了扛酒的任务。 他那些兄弟可没有一个讲客气的,见老大扛酒,老不满意了,喝得更是猛。 而姜丕的酒量,大伙都心知肚明,也不是图喝醉他,就图一个开心。 所以,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又有兄弟站出来替姜丕扛酒。 如此一来,一个接一个,热闹得不要不要的。 这样,挺好! 把酒未必言欢,但酒中自有情义! 沈韵和韩果两人大概被气氛感染,又或者是喝了酒有些兴奋,亦或是心中的郁闷需要发泄,所以,喝了不少。 没过多久,沈韵醉了,迷迷糊糊的靠在叶凡身上,最后,索性趴在叶凡大腿上睡觉。 韩果的酒量似乎比沈韵要好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撑着下巴在那里发愣,时不时还像小鸡啄米一样磕着脑袋。 叶凡望着她的样子想笑,招呼她道:“坐这边来,爬我这边腿上。” 韩果迷糊望着叶凡,慢了几拍,明白了叶凡的意思,当即下巴一俏,哼道:“才不,我又没醉。” 看着她这可爱的样子,叶凡差点笑抽,有意逗她道: “没醉吗,那我考考你,我平常叫你什么?” “小冰棍。” 看来还是有些清醒。 “那小时候,跟在我屁股后面,叫嚷着让我带她玩的人是谁?” 韩果嘴角一抽,果断道:“醉了,不知道。” “哈哈哈哈。” 韩果是醉了,只是酒劲还没上头,等上头时,她迷迷糊糊的像只晕头鸟一样,连坐着都身子直摇晃。 有意思的是,她竟然主动坐到叶凡的另一边,趴到了叶凡腿上。 趁着还有一丝清醒时,她仰着脑袋叮嘱叶凡道:“等会送我回去,不要占我便宜。” “嗯。” “你可以占韵姐的便宜,她比我丰满多了,我明天不会告诉她的。” “……” “我没骗你,她的胸好丰满,为什么这么丰满呢……” 叶凡连忙捂住她嘴巴,一看旁边的姜丕,正捂着肚子直笑。 再一看韩三尺,仰着脑袋看夜空,装作一副没听见的样子,但明明在拼命忍着笑。 哎,啥也不说了。 一直喝到快十二点,才收场。 叶凡载着沈韵和韩果,韩三尺跟在后面,回到了沈韵的住处。 接下来,叶凡只能伺候两人了。 沈韵醉了很老实,乖乖睡觉。 韩果则是一点都不老实,在床上翻来滚去,几次差点滚到床下,有时候,还会突然一下子坐起来,嘴里不知道神神叨叨念什么,然后又一头躺下。 叶凡阵阵无语啊,估摸着韩果这样来回折腾,很容易反胃呕吐。 果真,半个多小时后,韩果胃里不舒服了,干呕了几下后,起身就往厕所跑。 叶凡怕他摔倒,连忙一把扶住她,把她扶进厕所。 呕吐。 呕得胆水都吐出来了,极其难受。 看着她这样子,叶凡心里很不舒服。 他知道,韩果性格要强,或者说,骨子里有些倔,不会轻易认输。 就比如今天的事,肯定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可她跟叶凡一样,不知道往哪发泄,憋得十分难受。 这也是叶凡最担心的,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叶凡对太岁阁的愤怒在积累,只等一天,如火山一样爆发。 当然,如果让叶凡知道是李白梅和熊光良在搞鬼,那两人则要承受叶凡的雷霆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