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心若向阳,何惧黑暗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94章 心若向阳,何惧黑暗

吴台长被崔艳劈头盖脸骂了一顿,气得想跳脚骂娘,但终究没有这样做,谁让他是台长呢,得注意身份和修养。 深呼吸,深呼吸,平静,就当一只疯狗闯进来狂吠…… 吴台长好不容易平静下心绪,想了想,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是崔艳的表姐,叫吕小桃,是省城金沙市电视台的一线记者。 当初,吴台长就是看在吕小桃的面子上,才接受了崔艳,哪知道会整出今天这事。 不管怎样,都要把事情和对方说一下,免得伤了这层关系。 电话通了后,吴台长把事情详细和吕小桃说了一遍。 吕小桃听完后,连连道歉,吴台长自然场面似的自责了几句。 挂断电话后,吴台长松了一口气,身心也轻松了许多。 他浑然不知,他刚挂断电话没多久,崔艳立即给她表姐打电话,即吕小桃。 “小桃姐,事没办好,没料到那姓叶的家伙很有门路,把交警大队的大队长都叫来了,害得我被开除了。” 吕小桃在电话那头回应道:“我已经知道了,刚刚吴台长给我打过电话了。” “姓吴的告我的状吗,这什么人啊,老鬼,活该出门被车撞死。” 尼玛,心性真是恶毒啊。 “好了,说话注意点,你没把我抖出来吧。” “没有,绝对没有,我哪会那么笨。” “那就好,你先休息几天,回头,我给你在我们电视台安排份工作。” “谢谢表姐。” 崔艳笑开了花,被开除了,却去了省城,这是往高处走啊,能不开心吗? 而且,之前,她表姐还给了她一笔劳务费,足够她开心好一阵了。 是的,崔艳出现在韵果酒店,是她表姐吕小桃授意的。 而事情的起因,是李白梅和熊光良找到了吕小桃,想借她把韵果酒店的名声搞臭,是企图在全省范围内搞臭,而不单单是西海市。 吕小桃接了这生意,但因为工作忙,一时脱不开身,所以,把这事交给了表妹,才有了今天的事。 此刻,叶凡靠在坪前一颗树上抽着烟,眉头微锁,脸色有些难看。 依他的想法,是诚然没有料到太岁阁竟然不是直接上门来过招,而是玩起了阴的。 难道太岁阁准备来一场持久战吗!? 说实在的,叶凡最不喜欢这种方式的较量,很磨人,就像现在一样,有火都不知道往哪发泄。 他真有种冲到省城去,狂揍袭千岁一顿的冲动,但那样,肯定会让事情越闹越大,而这边又刚开业,根本就经不起折腾。 当然,不是叶凡经不起折腾,而是怕沈韵和韩果受伤,毕竟两人付出了许多,也对酒店抱有很大的期望。 怎么办? 难道像守垒一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吗? 可问题是,对方不是来兵来水,而是藏在暗处来阴的,这不是折磨人吗…… 大爷的,这太岁阁的作风还真是让人抓狂啊。 无疑,太岁阁替李白梅和熊光良背了一次黑锅。 李白梅和熊光良已从赵又庭嘴里获知了事情的经过,心中大快,正坐一起喝着功夫茶,谈论着下一步的好戏。 两人都是老奸巨滑之辈,玩别的或许欠缺,但生意场上的阴损手段,玩得贼溜贼溜。 更何况,还有赵又庭当卧底,简直是一场顺风顺水的战争。 “老李,今天这一手耍得痛快,下一步棋,什么时候走?” 熊光良摸着脑袋,活生生一副扬眉吐气的精神面貌。 李白梅浅浅喝了一口茶,自在道:“不急,先缓一缓,先让他们神经绷紧几天,等他们松一口气时,再一刀下去,这样反反复复的折磨,最折磨人,也最过瘾。” “哈哈哈哈,好,那就让他们过几天受折磨的日子,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是要慢慢享受。” “这才对嘛,玩到他们整个崩溃,最后致命一击。” 恶狼啊,深谙折磨人之道,也足够黑心残忍。 正如一刀断头,肯定痛快,但凌迟割肉,才是生不如死。 叶凡、沈韵和韩果,能扛过这一波吗? 或者说,沈韵和韩果,能扛过这一波吗? 沈韵正拉着韩果在安慰叶凡,两人都知道他性子,惹急了,玉皇大帝的椅子都可以掀掉…… 两人一见叶凡的神色,就知道这家伙心中的怒火在喷发的边缘,随时都有可能闹得天翻地覆。 所以,两人撇下自己心中的不痛快,浅笑细语叫叶凡不要放在心上。 主要是沈韵在说,韩果基本没说话,安慰人或开导人,对于韩果来说,真的是一项好难好难的技术活。 “韵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至于让你这么不放心吧。” 见沈韵费心费力的安慰自己,叶凡不禁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我知道你不是小孩子,哪有小孩子能当上兵王的,我是怕这种不干净的事窝在你心里,憋得你难受,所以说这些话。” 从这话就可以看出来,沈韵很了解叶凡,知道他不喜欢这种方式的勾心斗角,更乐意痛痛快快较个高下,哪怕受伤都无所谓。 “好了,不用开导我了,一点小事而已,倒是你们两个,别把自己闷坏了。” “要不,我们今晚一起吃宵夜吧,那个怎么说来着,冲冲喜?”韩果眯着眼,挤出可爱的笑容。 这表情可难得啊,是想逗两人开心吧。 “噗!” 沈韵真失笑了,习惯性的捏了捏韩果的鼻子:“好,就依你这个主意,那这事就交给你了,你计划一下,上哪吃,上哪玩,把大伙都叫上。” “好呢,包在我身上。” 韩果这提议,真冲淡了几人心中的郁闷。 本来生活就是这样,无论多么难,无论多么苦,还是得向前走,心若向阳,何惧黑暗。 下午无事。 员工们得知晚上要聚餐以后,都开心起来。 叶凡索性打电话给姜丕,让他晚上带兄弟一起来聚一聚,姜丕痛快答应。 也叫了许雯雯,但她已赶去省城了,晚上还约了人谈事,来不了。 晚上,九点半左右,留了一部分员工值守,大部队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