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棍棒伺候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87章 棍棒伺候

“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谢不群眼角直跳,想自己diao笔的时候,也曾狞笑对别人说过这句话,那时候感觉各种爽…… 而现在,自己无疑成了砧板上的一块肥肉。 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些人,难道都是叶凡的人吗? 再一回想叶凡刚才说的话:你知不知道这是西海市,在这三亩地上,你敢跟我拼人,你敢动我的土,你知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不就是这个意思吗,不就是说自己在太岁爷上动土吗!? 我的个娘呢,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一吆喝就来了两三百号大汉…… 虽然谢不群查探过叶凡的资料,知道他曾挑落西海市的一哥柴一,但不知道叶凡和姜丕、孔虎之间的故事。 说句不夸张的话,在西海市道上,现在还有谁敢跟叶凡叫板? 姜丕就不用说了,他以叶凡为首,只要叶凡一句话,人、财都可以任意调动。 另三个大佬,孔虎、佘健和谢大将,都亲身经历了或者说亲身观赏了叶凡踩落柴一、瘸刁的过程,都把叶凡视为禁忌,不止不敢惹,甚至只要叶凡吭声,他们肯定都会撸起袖子相助,那,谢不群带人来西海市闹事,不是找死吗? 正如叶凡刚说的,在这三亩地上,跟我拼人,敢动我的土,找死! “凡哥,你说句话,废了他们,还是干了,兄弟们照做。”一人问道。 叶凡见过他,长年跟在姜丕身边,姜丕生死患难的兄弟。 不止他来了,姜丕的另几个兄弟和得力手下全到场。 他问这话,可不是吓唬谢不群等人,只要叶凡给话,不论是废了还是干了,都会照做不误。 而这话落到谢不群等人的耳里,当即吓得几人汗毛炸立,都不是傻瓜,哪会看不清眼前的形势,自己一伙人才八个,四周足有两百多号人,就算再长两手两脚,也是挨揍的份啊。 “叶凡,你不要乱来,我们是太岁阁的人……” 不说还好,一说叶凡就冒火,狰笑打断道:“太岁阁很diao吗,我打的就是太岁阁的人。” 手一挥:“留他们一口气,给我打!” 话还没落地,四周汉子抡起手中木棒,汹涌扑上。 尼玛,那阵势,两百多号人啊,抡起的木棒像树林一样。 谢不群等人吓得肝胆俱颤,六个手下直接抱头蹲下,根本不敢反抗。 谢不群和古麒麟不愿意挨打,奋力往外冲,想逃。 古麒麟不怕痛,挨棍像没挨一样,担心的是叶凡出手,所以火力全开,横冲直撞冲了出去,不知挨了多少棍棒,但没事。 一冲出包围圈,古麒麟撒开脚丫子就跑,可惜才跑出几米,眼前突然一花,还没看清是什么情况时,腹下突然遭击,直接被一记冲天拳轰上天空,然后…… 整个人飞上天,接着,恭喜,落不了地,美妙的体验空中720度翻滚。 暴击! 叶凡一肚子火气全洒在古麒麟身上,招招暴打,如果不是搞不清楚古麒麟命门的承受能力,那叶凡拳拳会轰击他胸口。 古麒麟惨叫了,但比起胸口的痛来,更让他惊恐的是这种空中乱滚的绝望感! 他哪体验过这种遭遇,拳脚寸步不离,打得他一会儿头朝下,一会儿横着飞,一会儿斜着飞…… 有意思的是,谢不群本来也是往外冲的,但看到古麒麟飞上天以后,吓得他眼珠子都快崩了出来。 他太熟悉这种画面了,自己就活生生的飞了两次,暴击啊! 当即,他不往外跑了,反而往里面钻。 其实,就算他往外跑,也跑不了,他可不像古麒麟那样不怕痛,每挨一棍都会痛得他两眼发黑。 到现在,不知道挨了多少棍棒,全身都痛得他直哆嗦,最后,他学聪明了,不跑了,也跟那六个手下一样,抱着头蜷缩在地上,任棍棒伺候。 另一人,朱太白,被丢在棺材中的他,隐约听到外面动静很大,以为是谢不群等人在围殴叶凡,心中大喜,费力把棺材盖挪开了一点,斜着眼睛往外一看,顿时脸皮一阵乱跳,身心一下子摔到了谷底…… 没办法,脑袋里幻想的是叶凡哀嚎惨叫,结果,看到的是谢不群等人满地打滚。 更刺激他的是,只见古麒麟上下翻飞,各种姿势都飞出来了。 朱太白一屁股坐在棺材底,想了想,连忙把棺材盖合上,还是里面安全些,呆这里挺好的。 叶凡一顿暴揍,收手了。 古麒麟终于落到了地上,真要佩服这怪物的变-态,竟然还能站起来,不过,脑袋里天旋地转,左摇右晃又倒在了地上。 叶凡以为撩倒他了,回头看这边的形势时,古麒麟抓住这机会,突然如狸猫般蹿起,极速一冲,几个起落,跑了! 尼玛! 叶凡目瞪口呆,自己都揍出一身汗了,这怪物竟然还能跑,这身体都变异到什么程度了!? 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古麒麟消失,不是不想追,也未必追不上,而是必须顾着这边的场面,万一谢不群也来这么一下,或者对沈韵和韩果下手,那就得不偿失了。 姜丕的人已住手,谢不群等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个个脸蛋青紫,痛苦呻!吟着。 “把他们扔一堆,看住了,如果谁还敢调皮,再棍棒乱揍。”叶凡吩咐道。 “明白。” 谢不群等人被扔到一堆,四周壮汉守候。 “棺材里还有一个,拖出来,别冷落他了。”叶凡又吩咐道。 于是,一堆汉子搬开了棺材盖。 朱太白重见天日,脸色苍白似雪,还真像个死而复活的人。 他抬着头望着站在棺材四周的壮汉,只见个个都似凶神恶煞一样的盯着自己,有的还用棍棒敲着棺材,这是……轮到自己了吗!? 没人跟他客气,直接被拖出来。 拖他的那两人一松手,朱太白即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虽然吓瘫了,眼神还是好使的,看到了叶凡,也不知道是咋想的,惊恐鬼叫道: “叶凡,我表哥是太岁阁的袭千岁,你敢碰我,我让他弄死你。” 傻叉! 回应他的是三个字:“给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