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不是一伙的吗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84章 不是一伙的吗

如果自己身手利害,沈韵和韩果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冲过去,毫不犹豫把朱太白揍得脑袋从屁股里出来。 真心太可恶了,垃圾,哦,不,骂垃圾都是赞扬他,他这种败类,连垃圾都不如。 亏他还知道是同学,带棺材来,毁了前台,有这种同学吗? 但朱太白感觉良好,或者说,想着把那九百万弄回来,所以顾不得遮掩丑恶嘴脸了。 此时,他人模狗样的一挥手:“兄弟们,可以了,先回来歇口气,等会听我命令办事。” 呵,听你命令,真会抬举自己,当太岁阁的人是你家的佣人吗? 那几个太岁阁的人心生不喜,但见谢百岁和古麒麟没说话,只好依言撤回来。 “沈韵,现在你应该知道我敢不敢砸了,还要不要试一试,劝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否则,下一次就不一定能收住手了。”朱太白张狂说道。 沈韵贝齿都快咬碎了,完全把她惹毛了,准备跟朱太白死杠到底,倒是韩果冷静些,小声道: “韵姐,让叶凡来处理吧,我们两个不是他们的对手,你别生气,忍一会,我给叶凡打电话,等叶凡来了,有他们哭的时候。” 沈韵拼命压住火气,点了点头。 韩果立即给叶凡打电话,通了后,急促说起这边的情况。 还没说完,叶凡已骂道:“他玛的,找死。” 顿了顿,恼火问道:“韩三尺呢?” “他去退原来租的房子了,请假了。” “那你俩不要乱说话,不要刺激他们,顾好自己安全,告诉他们,半个小时内,我一定到。” “嗯。” 韩果松了一口气,再看朱太白时,竟然仿佛看到了他鼻青脸肿的模样,这心情…… “我给叶凡打电话了,半个小时内到,满意了吧。”韩果冰冷说道。 “满意,很满意。还是小妹妹懂事,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朱太白邪恶笑着,竟然调-戏起韩果。 韩果压抑想骂他的冲动,权当一只疯狗乱叫吧。 十分钟,二十分钟…… 众人的目光开始关注着大门口。 古麒麟应该是等得不耐烦了,骂道:“真他玛的费事,到底来不来。” 不说话还好点,一听到他这尖细像女人的声音,沈韵和韩果忍不住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真心好奇他怎么会长出这种效果。 当然是有原因的,几年前,古麒麟完全不是现在这样,脸上没疙瘩,声音也正常,只是后来…… 二十五分钟多点,一辆路虎车极速冲进大伙视野,一脚急刹车,驾驶门推开,叶凡跳出车来。 看到叶凡,谢不群顿时身心发紧,不自觉的往几个手下靠了靠,有意借他们挡住自己脸蛋。 而朱太白的反应完全相反,眼内竟是冒起兴奋的光芒,他刚才真的担心叶凡不来,没料到真如约来了。 “傻笔,真是不知死活啊。” 朱太白怪笑了一声,看了眼棺材,幻想着叶凡躺在里面的样子,心中一阵兴奋。 也不知道是谁不知死活,怕是忘了熊光良和李白梅说的事。 不过,也正常,毕竟身边有太岁阁的一帮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叶凡快步走进大厅,目光一扫,眼中杀意越来越盛。 确实气人,一口棺材,前台被砸得面目全非,崭新一个店面,被弄得乌烟瘴气。 “朱太白,你这口棺材是要送给我吗?”叶凡盯着朱太白,一字一字说道。 “哈哈哈哈,恭喜你,答对了,不止是送给你,还要你躺里面跟我们走一趟,喜不喜欢我这礼物,放心,你不用道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哈哈哈哈。” 朱太白张狂笑着,大概是太开心的缘故,笑得口水直溅…… 叶凡拳头一震,直接朝朱太白走去。 看着叶凡这样子,朱太白又忍不住张狂笑起来:“来啊,快来啊,我好怕哦,我两脚都发抖了。” 说完后,眼见叶凡近了,脸色立即一变,狞笑吆喝道:“给我上,把这狗杂种揍一顿,然后塞到棺材里去。” 声音蛮大,但是,丁点动静都没有,太岁阁的那些人没动,因为领头的谢不群没有发话。 谢不群本来定的计划就是:自己是来打酱油的,绝不当前锋,能不出面就不出面,能不说话就不说话,所以,这时候,他哪会吭声。 至于古麒麟,他饶有兴趣的望着叶凡,貌似在观摩叶凡的行为举止一样,似乎没有动手的意思。 只隔四米了! 朱太白有些着急了,又吼了一句:“给我上,狠狠揍这狗杂种。” 啊哈,仍是没有人动一下。 朱太白彻底懵笔,完全想不通怎么会这样,都耳聋了吗,刚刚还听自己的,怎么现在不动了。 娘呀,不会不管自己吧! 想到这种可能,朱太白如坠冰窖,全身毛发像刺猬一样竖立起来。 不敢多想,他仓惶向谢不群身边跑去,企求找到避难所。 实际上,叶凡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不动,不过,看到躲在他人身后的谢不群以后,隐隐明白了些许。 呵,原来是叫来了太岁阁的人,好啊! 他却不知,太岁阁的人跑这里来,主因并不是朱太白。 懒得想这么多,管他是真龙阁,还是太岁阁,已经惹毛了叶凡,照揍不误。 一个闪身,势如烈马,扑近后,身形跃起,扫腿。 “砰!” 朱太白有如断线的风筝,整个人横飞出去,飞出几米后,惨叫声才从他嘴里蹦出来。 挨抽了! 他怎么都没料到,太岁阁的人竟然安静旁观,这是什么世道啊,难道我跟你们不是一伙的吗,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是袭四海的表弟吗? 不好意思,就谢不群知道,不过,这货就指望着朱太白当挡箭牌,哪会提前冒头,至少现在不会…… 叶凡落地后,一个箭步跟进,冲到朱太白身前,左手一捞,抓住朱太白头发,拎起来,右手一巴掌扇了下去。 “啪!” 打得朱太白两眼火星直溅。 “啪!” 又是一巴掌! “啊唷啊唷,别打了,快住手。”朱太白哀嚎惨叫。 但叶凡哪会听到的,一巴掌接另一巴掌,先发泄一下心里火气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