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把叶凡交出来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83章 把叶凡交出来

当晚,沈韵抱着枕头钻进了韩果的被窝。 往常都是韩果往沈韵被窝里跑,今天沈韵跑过来,不对劲…… 韩果心里不由得有些慌乱,暗忖着韵姐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如果被她发现了,那该怎么回答? 难道告诉她:自己要和叶凡订婚吗? 韩果越想越紧张,手心不知不觉出了一层细汗。 哈哈,怕什么来什么! 沈韵侧身朝韩果睡着,满脸好奇问道:“果果,阿姨是过来看你的,还是过来看叶凡的?” “……为什么这么问?” “你没发觉吗,阿姨看那家伙的眼神,就和我妈看他的眼神一样,嗯,是看女婿的眼神。” 韩果嘴角一抽:“没有吧。” “有,你是不是告诉阿姨你谈恋爱了,拿了叶凡当挡箭牌,所以阿姨跑过来看他。” 咦,好借口,韵姐和雯雯姐不就是用的这招吗,我也可以用啊。 韩果心中一喜,假装无奈道:“好吧,被你发现了,韵姐,你可千万不要跟叶凡说啊,不然,那家伙不知道会怎么欺负我。” “嗯嗯,我不会跟他说的,便宜那家伙了,成了我们三个人的男朋友了。” “就是,真的是好白菜被猪拱了。” “噗!” 沈韵失笑,摸到韩果鼻子捏了捏,揶揄道:“我可没有被他拱,难道你被他拱了吗?” “怎么要能,要拱也是先拱你。” “那可不一定。” “还不一定啊,就我看见的,他都啃了你两次了。” 沈韵脸上一阵发烫,忙否认道:“那又不是我愿意的。” “我才不信呢,我眼神好着呢,你那沦陷的样子,我想起来都心里发颤。” 好吧,沈韵脸上更是发烫了,没办法否认,也没勇气接话,只好使坏,挠着韩果痒道: “好啊,笑话我,你等着吧,下次轮到你被啃了。” “咯咯咯咯。” 韩果痒得娇躯乱扭,断断续续道:“才不会…他敢啃我…咯咯咯…我就咬他…咯咯咯,韵姐,别挠了,痒死了。” “谁让你笑话我。” “哪有笑话你,本来就是。” 两人在被窝里欢快闹了一阵,终于避开了这个话题。 “果果,阿姨今天走的时候,很匆忙,神色也有点着急,是不是有什么事?” 不得不说,沈韵的心思很细。 而韩果对她妈妈再熟悉不过了,同样发现了这点。 她有些担心道:“我晚饭后给她打了电话,问她了,她说没事。” “父母都是这样,哪怕有事,也不会让儿女担心,我觉得,你还是回去看看好一些。” “我也这样想啊,但我妈说,让我专心准备店面开业的事,真有事,会跟我说的,而且,还有我爸,叫我不用瞎担心。” “果果,你爸是不是不在省城金沙?” “嗯。柬埔寨有一家公司,我爸基本上都呆在那边,我妈负责管理省城的这家公司。” “哇,这么多公司,那你家岂不是非常有钱?” “我也不知道,应该还好吧。” “原来是富家千金,难怪养得白白嫩嫩。” “还说我,你才白嫩得让人掉口水呢。” 两人又嬉笑闹在一起,当真是满被窝都是春色。 …… …… 第二天。 如往常一样,沈韵和韩果吃过早餐以后,去了店里。 十点多的时候,两人正在三楼的客房检查物品布置时,一个员工匆匆跑来,惊慌叫道: “不好了,沈总,韩总,出事了。” 沈韵和韩果身心一紧。 “怎么了,别慌张,说清楚点,出什么事了?”沈韵忙问道。 “一楼大厅,有人…有人……还是你们自己去看吧。”这员工似乎不敢说。 这更让沈韵和韩果着急,连忙坐电梯到一楼。 电梯门一开,即看到了大厅的情景,两人嘴角不由得一抽。 只因为两人一眼就看到,一口漆黑的棺材摆在大厅的中间,另有八、九个不认识的人站在旁边。 哦,不,认识其中一个。 朱太白,是他! 此时,他墨镜推在额头上,嘴里刁着一根烟,脖子扯得老长,一副藐视天下的气势。 沈韵昨天还在琢磨着他会不会来闹事,没料到仅过了一个晚上,他就找上门来了,而且,还带了一副棺材过来。 这是人做的事吗?新店还没开业,就送这种东西过来,亏他还是同学。 沈韵心中立即蹿起一股怒火,急步走出电梯,但走出几步,嘎然止步。 原因无他,是因为突然看到了朱太白身边的那人,天啊,一脸花生粒一样的紫疙瘩,如同未日片中的丧尸! 沈韵心中的火气硬是被这张脸吓没了,而且,吓得身上起了层层鸡皮疙瘩。 韩果也不例外,吓得眼角直跳,鸡皮疙瘩漫遍全身。 朱太白已经看到沈韵和韩果,他取下嘴里的烟,一脚踢在棺材上,耀武扬威喝道: “沈韵,把叶凡交出来。” 沈韵回过神来,盯着朱太白,气愤骂道:“朱太白,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你还是人吗?” “呵呵,我当然是人,而且是男人,怎么,不信吗,要不要试一试?” “你……” “闭嘴!”朱太白厉声喝断:“沈韵,你最好是识相点,我俩同学一场,我不想跟你闹僵,我是冲着叶凡来的,你赶紧叫他出来,不然……” 朱太白怪笑了一下,手指扫了大厅一圈,缓缓道:“你不叫他出来的话,我就把你这里整个砸了,我想,你应该不希望发生这种事吧。” 沈韵气愤难忍,一时倔强回应道:“你砸啊,你有本事就砸啊。” “呵,你是觉得我不敢砸吗?” 朱太白一扬手,像个老大一样发号施令:“先给我把前台砸了。” 他身后的那几个人是太岁阁的人,哪会听他的,看向谢不群。 谢不群才是领头的,他说的才算数。 而谢不群正要找一个人挨刀,无疑嚣张的朱太白最合适不过了。 所以,他递了个眼色,轻轻点了点头。 那几个太岁阁的人领命,当即冲到前台,拳打脚踢,顷刻功夫,把整个前台摧毁得面目全非。 看着崭新的前台变成这样,沈韵和韩果气得心在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