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见着两块肥肉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80章 见着两块肥肉

得知叶凡是南区兵王以后,许多事就想通了,比如叶凡的身手,以及上次叶凡调动海警和军队直升机的事。 但,两人不知道的是,眼前男人可以行使的特权,足以惊掉她们的下巴…… 黎如月和叶凡聊了四十多分钟,直到公司的人打电话过来,才结束聊天。 本来已达到了吃中饭的时候,但她要赶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所以,匆匆走了。 或者说,心安回去了。 至少韩果是这么觉得的。 这让她阵阵担心和彷徨,本是指望老妈不满意叶凡,然后把婚事咔嚓掉,哪知道两家早就认识。 而且,老妈看叶凡那样子,就是喜欢的节奏啊…… 怎么办? 韩果真不知道怎么办,心中也很疑惑,为什么老妈没和自己说过这事,该不会是两人从小就订下了娃娃亲吧!? 真有可能啊! 另一边。 朱太白已经回到省城,回了自己公司一趟,在财务支了些钱,然后和苟超在外面吃了一顿便餐,随即直奔表哥家,准备请表哥帮忙。 两人赶到表哥家的住处时,当即门口站着两个中年人,年龄约在四、五十岁间,一高一矮,穿着讲究,一看就是大老板相。 朱太白眼前一亮,有如大灰狼看到了小白兔。 他并不认识这两个人,但不用想也知道,两人出现在这里,百分百是想找表哥帮忙。 像以往,朱太白来找他表哥时,就经常见到这种人,有时候,运气好,碰到表哥不在家,被他撞着了,他会果断上去讹一笔,反正,就算事后对方知道了,也绝对不会找自己麻烦。 或者说,绝对不敢找自己麻烦,因为,他们不敢得罪表哥。 现在,估摸着表哥又不在家,又被自己逮着了。 再美妙不过了,刚好亏了钱,趁机从这两块肥肉上割一刀。 朱大白心中生喜,没有急着下车,目光先扫了一圈,看到了两人的车。 哟,悍马,宝马x6,太正点了。 再一看车牌,不禁愣了一下,这不是西海市的牌照吗? 这么说来,这两人是西海市的人吗。 确实是这样,被朱太白看作肥肉的两人,正是熊光良和李白梅。 先前有说过,为了最后给叶凡致命一击,李白梅特意砸了一笔钱,通过朋友,与太岁阁的一个头目牵上了线,约定了今天见面。 今天,他和熊光良一起过来了,赶到这里时,对方不在家,李白梅已给对方打过电话,对方回应:一个小时左右回来。 所以,两人在门口等着。 也就是说,两人要找的人,正是朱太白的表哥。 换言之,朱太白的表哥是太岁阁的人。 这也是朱太白敢讹别人,别人却不敢找麻烦的原因。 试问,又有几个人敢找太岁阁人的麻烦,更何况是上门来求帮忙的。 朱太白一番思量,走下车,带着苟超朝熊光良和李白梅走去。 熊光良和李白梅早就看到朱太白的车了,首先以为是找的人回来了,但看到朱太白以后,确定不是,因为朱太白只二十八、九的样子,而自己找的人,约四十左右。 那这公子哥是谁!? 两人正琢磨时,朱太白已走近,气势很足的扫了两人一眼,质问道:“你俩干吗呢?” 艹,好像他是主人一样。 不过,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气势真像那么一回事,这也是讹过别人几次以后,“磨练”出来的经验。 熊光良和李白梅真有些摸不着头脑,主要是,两人是来求人办事的,可不能稀里糊涂的得罪人,万一这公子哥跟自己找的人关系好,那就更不能得罪了。 两人只要有这种想法,那就铁定会被朱太白讹,实际上,不止是两人,其他人同样如此,而朱太白就是掐准了他们的这种心思。 李白梅挂着假笑,客气应道:“我们是来找袭四海先生的,不知您是……” “我叫袭四海表哥,够了吗?”朱太白气焰高得吓人。 嗯,很好用! 一听到朱太白叫袭四海表哥,熊光良和李白梅身心一紧,这可是表兄弟亲戚啊,不能得罪。 “你好你好,来,抽根差烟,不要嫌弃。” 李白梅从里掏出两包上好的香烟,直接塞到了朱太白手里,然后又给苟超塞了一句。了。 很上道,做生意的人就是这样,被人情世故磨练出来了。 求人办事时,半点都不能马虎,可不能不把领导身边的小人物不当一回事,不然,他在后面说一句坏话,就很有可能让整个事情的方向发生改变。 苟超也是装模作样……还是别提他了,再怎么装,都是一个狗腿上形象。 朱太白可不是冲着这包烟来的,当即把烟递回去:“拿走吧,这种烟,我不太爱抽。” 说完,手一伸,身后的苟超会意,把那包还剩几根的黄鹤楼1916递到朱太白手里。 大爷的,又拿这包烟装笔。 这一次,效果杠杠的。 熊光良和李白梅在商场混了这么多年,送过的烟礼不下百次,对名烟的了解,可谓入木三分。 两人一眼就认出了朱太白手中的烟是黄鹤楼1916限量版,称为国内最贵的烟,不对外销售,哪怕是有钱也买不到。 换言之,这烟的价格虽然只有一千多块钱一盒,但能抽的人,绝对都是不简单的人。 比如熊光良和李白梅,两人身家都过亿,但要想弄到一条黄鹤楼1916限量版,绝不是容易事。 心惊啊,这公子哥竟然抽这种烟! 两人哪里知道,朱太白是从他舅舅那里顺过来的,即袭四海父亲那里顺来的,说到底,是袭四海送给他父亲的。 朱太白把两人的惊讶看在眼里,暗暗得意着:这逼装得好,以后还得想办法再从舅舅那里顺一包来。 又不禁暗骂:他玛的,碰到了叶凡那狗!日的,逼没装成,反被他把皮都扒了…… 按下心中不痛快,他“大方”的给李白梅和熊光良递了一根黄鹤楼1916。 李白梅和熊光良忙接过。 两人都是老烟鬼,见到这种稀罕货,犹如见到了不穿衣服的美女一样,忙点上狠狠吸了一口。 好烟! 烟确实是好,但主要是心理作用作怪,所以抽着格外不一样。 “你们是找我表哥办事吗?”朱太白切入正题。 “是,有点事找袭四海先生帮忙。” “需不需要我帮你们说几句好话?”朱太白露出了狼尾巴。 “……” 李白梅和熊光良对望了一眼,已明白朱太白的意思了。 《第三更,还有一章,争取两点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