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终于要亮刀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68章 终于要亮刀

“韵姐,这是你的礼物。”叶凡又从兜中摸出一个礼品盒,塞到沈韵手里。 沈韵小心脏不争气的乱跳了几下,镇住心绪翻开礼品盒,只见盒中静静的躺着一对吊坠耳环。 耳环十分精致,吊坠为花形雕塑,花心镶嵌着一颗菱边粉色钻石,银色与粉色交织,高贵又不失典雅。 “喜欢吗?”叶凡满脸灿烂笑容问道。 “嗯,喜欢。”沈韵嘴角都溢出了笑意。 “我帮你戴上吧。” “啊!不要,我回去再戴。” 沈韵忙推托,但叶凡已拉着她进了旁边的房间。 瞬间,沈韵小心脏像小鹿一样东冲西撞,她有预感,肯定会发生点什么,比如…… “我没见韵姐带过耳环,很想看看是什么样子,这耳环的线条如水般流畅,粉钻很配韵姐的气质,我来帮你戴上,看我有没有选错。” 说话间,叶凡从盒中取出一只耳环,可又笨拙的不知怎么戴。 沈韵失笑,拿过耳环道:“还是我来吧。” 不一会儿,耳环戴上。 乖乖,本就漂亮得不可方物的沈韵更是美得让人叫绝。 “好看吗?”沈韵眼光躲闪,脸色绯红问道。 其实不用问都知道答案了,因为叶凡眼中的光芒已像星辰般耀眼。 “嗯,好看,韵姐……” 余下的话没有说,但沈韵已经知道叶凡在想什么。 “不行。” 她转身就想跑,可叶凡已拉住她的手,轻轻一带,沈韵跌入叶凡怀里。 “不要,外面有人……唔唔…唔。” 余下的话被叶凡双唇霸道堵住,最后的“唔”声消寂。 房内寂静无声! 两人双唇交错在一起,沈韵先前还有些羞涩,但慢慢的,两手环抱着叶凡的腰肢,唇间笨拙的回应着叶凡的占有和侵蚀。 正如她先前预感的那样,会发生点什么。 虽然害怕,可那股的熟悉的气息钻入鼻中后,她瞬间就迷失了。 只是,小插曲来了! 就在两人热吻在一起时,沈韵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沈韵挣脱开,娇喘着要接电话,但叶凡又一把把她拉入怀里,接着双唇又覆在沈韵粉嫩的唇上。 沈韵再次迷失,任手机在兜里响着。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是韩果。 她欣喜看完手表,满意回来时,已不见沈韵和叶凡两人。 她随即打电话给沈韵,结果,听到房内隐约传来铃声,正是沈韵的手机音乐。 根本没有多想,挂断电话,推开门,往里走,当即看到了沈韵和叶凡正…… “啊!” 韩果一声怪叫,匆匆退出房,关上门。 而沈韵像被踩着了尾巴一样,连忙挣脱开来,咬着嘴唇望着叶凡,又羞又无力道:“都是你,就会使坏。” “嘿,小冰棍又不是外人,而且,她上次不是看见过了吗……” 话没说完,门忽然被推开,韩果探着脑袋,满脸恼火道: “拜托你们两个下次亲…那个的时候,把门锁好,这都第二次了,你俩是不是故意秀恩爱啊。” 沈韵脸色瞬间红得要滴出血来,只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每次都是你打扰我的好事,我跟你有仇吗?”叶凡斜眼道。 “对,你没说错,我就是跟你有仇,哼,我改变主意了,下次不要让我知道你们在亲热,不然,我还要捣乱。” “……太不地道了吧。” “我就是这么不地道,怎么的,来咬我啊。” 说完后,忽然觉得“咬我”两字是不是太暧-昧了,不禁一阵心虚,再一看叶凡,后者正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嘴唇…… 韩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沈韵忙跟着跑了出去,主要是怕叶凡再欺负自己。 叶凡只好作罢,走出房间时,看到两个尤物正站在一起,正眼神各异的望着自己。 韩果的眼神就不用说了,恨恨的,鄙夷,仇视…… 沈韵的眼神则是似幽、似怨,就那种又爱、又恨、又没办法的无奈眼神,咳,贼勾人的眼神。 随后,叶凡跟着沈韵和韩果在酒店内转了一圈,见到了赵又庭,邀请他一起吃饭。 赵又庭委婉拒绝了,表示手上还有点工作没忙完。 沈韵和韩果对她的工作态度盛赞有加,连叶凡都觉得他能力挺全面、挺称职的。 三人却不知,赵又庭随即就给熊光良和李白梅打了电话,告诉两人:“叶凡回来了!” 熊光良和李白梅立即坐到了一堆。 “老李,就应该算是最后一战了,你说能不能扳倒那个小杂种。”熊光良满脸愤恨说道。 搁以前,他不会一张口就骂叶凡“小杂种”,但现在,他恨不得把这三个字刻在叶凡脸上。 至于原因,就是他弟弟熊光伟的事,因非法贩卖药材,闹得沸沸扬扬,后来,他通过各种关系,才把新闻和娱乐方面压下来,但企业形象大损,以至于公司业绩直线下降。 而且,他弟弟也被判了刑,能不恨吗? 李白梅抽了一口烟,沉声道:“如果这一次还扳不倒,那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反过来我俩还危险。” 顿了顿,他又说道:“熊总,我是这样想的,要么就不出刀,一旦出刀,就得连环杀,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免得夜长梦多,被他翻盘。” “老李,是不是另有安排,说吧,我听你的,我跟这小杂种已经是誓不两立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没有第二条路。” “我准备分两步走,第一步,先从商业上把他打垮,搞得他们身败名裂,倾家荡产,等第一步成功后,再走第二步。我已经打听到了,叶凡跟太岁阁有很深的矛盾,太岁阁一直想除掉他,只是差一个机会,如果我们再点一把火,一切则能水到渠成。” “怎么点火?” “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非就是钱的问题,我已经砸了一笔钱了,托人帮我牵线上了省城太岁阁的人,他叫我后天去找他,到时熊总跟我一起走一趟。” “没问题。” 两人都已下定决心,誓要趁这一次把叶凡彻底抹杀掉。 而叶凡早就知道熊光良和李白梅对自己有想法,只是两头老狐狸太老奸巨滑了,一直不显山露水,导致叶凡没把这事放在危险位置。 现在,熊光良和李白梅终于要亮刀了,正如熊光良刚才所说的那样:最后一战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