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你怎么没死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62章 你怎么没死

叶凡突然反扑,对方始料不及,虽应招,但改变不了局面。 叶凡如泥鳅一样,闪过对方的拳路,贴身而上,双臂兜住对方的脖子,然后……梆! 直接用脑袋砸在对方脑门上。 尼玛,完全是蛮打。 砸得对方满眼金星,天旋地转。 叶凡实际也好不到哪里去,痛得直冒冷汗,但这货不是第一次用这种招数了,像十几岁的时候,打不过对方时,直接就来这招。 而且,对于叶凡来说,不管什么招数,只要能放倒对方,那就是绝招。 因此,又砸了下去! 梆! 对方一声惨叫,亡命挣扎,凶猛一拳轰在叶凡右腰。 叶凡喉口一甜,一口鲜血喷在对方脸上。 若不是因为对方不好出拳,那,光是这一拳,就足以把叶凡打成致命内伤。 但撒心裂肺的疼痛反而激起了叶凡的暴戾,随即,他狂暴对着对方脸蛋一顿猛砸。 尼玛,对方鼻子被他砸得完全变了形,不止鼻血猛喷,眼泪水也像缺堤一般往外狂涌。 高手又咋地,被叶凡这种疯子缠上,你就是再利害,也让你神魂颠倒。 韩雪和肖夜自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 肖夜一个奔袭步,飞跃,一记肘击轰在对方头顶,韩雪则是全力一拳轰在对方耳朵上。 “啊!” 对方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七窍顿时冒血,随即翻着白眼,软绵绵的倒在地上,不知是死还是活。 叶凡踉跄退出几步,靠在墙上,脑内天旋地转的同时,也痛得像要炸裂,且腰侧感觉断了一样,痛得他浑身抽搐。 韩雪和肖夜连忙跑过去扶着他。 “老大,没事吧?”肖夜关切问道。 “艹,痛得太他玛的了。” “……” 看着叶凡一片青紫的额头,和满嘴角的血迹,韩雪和肖夜不知说啥好。 “好了,死不了,别耽误了,开门。” “嗯。” 肖夜一脚踹开门。 三人往房内一看,当即看到了巫博士。 六十来岁,一身睡衣睡裤,戴一副掌柜式样的老式眼镜,头发斑白,气质脱俗。 此刻,他站在桌边,正平静望着叶凡三人,估计应该是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只是没有出来。 这是叶凡第二次见到他了,加上他是蓝蕊的父亲,心中情绪不禁有些波荡。 蓝巫已看到了叶凡,当即怔住,惊讶道:“是你!” 看来对叶凡印象深刻啊。 叶凡让肖夜和韩雪在外等着,自己扶着腰走进房内。 反手关上门后,神色复杂笑道:“巫博士,好久不见啊。” 而蓝巫回应他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没死?” 叶凡眉头跳了跳,苦笑道:“难道我应该死了吗?” 蓝巫没有说话。 “我认识你女儿蓝蕊。”叶凡直接说道。 蓝巫怔住,随即,急切问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想了想,叶凡开门向肖夜要来卫星电话,直接拨打蓝蕊的电话号码。 不一会儿,电话通了。 “猜得到我是谁吗?”叶凡浅笑问道。 “特会折腾的那个人。” 电话内传来蓝蕊平静的声音,但叶凡猜测,她应该在偷着笑。 是的,蓝蕊正咬着嘴唇笑着。 “特会折腾的那个人是谁啊?”叶凡佯装不懂。 “就是特别爱欺负我的那个人呗。” “嘿嘿。” 叶凡坏笑了一声,没再跟她开玩笑:“我找到你爸了,你跟他说说话吧。” “啊,快点把电话给我爸。” 叶凡把卫星电话交给蓝巫。 蓝巫忙接过来。 两父女十几年来第一次通上话,各自激动、高兴得眼泪纵横。 聊了差不多40多分钟,两人才结束对话。 蓝巫把手机归还叶凡。 叶凡接过来,见电话没有挂断,便和蓝蕊说了两句,要挂断时,蓝蕊才像蚊子一样小声说道: “谢谢你,我的男人。” 叶凡两眼立即鼓得浑圆,追问道:“什么,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咯咯咯咯,想得美,等你回来再说给你听。”偷笑声中,蓝蕊挂断了电话。 叶凡郁闷望着电话,心有不甘啊,这可是蓝蕊第一次这么妩媚的叫自己,就这么匆匆过了…… 有了这通电话,蓝巫对叶凡完全没有了戒备之心,反是第一时间关切问道: “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会出现那些情况,详细和我说说?” “我醒来的时候,就是被注射了鬼藤溶液以后,只能剧烈运动五分钟,后来偶然与梵音寺的寂无大师结缘……” 刚说到这,蓝巫骇然打断道:“你认识寂无大师吗?” “是啊,怎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我知道欧阳永生囚禁着一个寂无大师,好像是寂无大师手上有欧阳永生需要的东西。” “……” 叶凡怔在当场。 几个月前,他去梵音寺找寂无大师的时候,梵音寺主持无相大师曾告知:寂无大师已经圆寂。 叶凡信以为真,结果,后来同无相大师一起找到古墓,在古墓中得到一本羊皮册,羊皮册上记载的是外域高僧的生平经历和完整的《无上功法》。 而记载这份资料的人,是当时梵音寺的一个高僧,法号也叫:寂无! 当时,叶凡完全震住了:相隔上千年,两个高僧法号同叫:寂无,且揣摩出来的功法,同叫:《无上功法》,可以说是,巧得让人无法相信。 后来,叶凡逼问无相大师,得知寂无大师并没有圆寂,而是因为有人在找他,寂无大师才假逝消失。 叶凡当时就猜到是欧阳永生在找寂无大师,却没料到,现在从蓝巫口中得知:寂无大师已经落入了欧阳永生的手中。 尼玛,欧阳永生到底有多利害!? “蓝叔,你知道被囚禁在哪吗?” “不知道。”蓝巫苦笑摇头:“依我猜测,没有几个人知道欧阳永生在哪,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欧阳永生的心思、手段和能力,是我岂今止,见到的最完美的一个人。” “……” 叶凡无语,实际上,他也越来越感觉到欧阳永生的恐怖。 “你还是先把你的事情说一遍吧。” “嗯。” 随即,叶凡把自己修炼《无上功法》,逐步延长了剧烈运动的事情说了一遍。 未尾,他好奇问道:“蓝叔,你先前为什么说:我怎么没死?”

上一篇   第461章 缠斗火拼

下一篇   第463章 当时之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