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碾压蹂练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43章 碾压蹂练

摩托车越来越近,300米,200米,150米…… 车灯已有些刺眼,机枪手的手指已扣在扳机上。 手拿扩音器的人开喊了,声音高亢嘹亮: “命令你们立即停住,双手抱头趴在地上,接受哨站检查。” 鲁少军和贺喜听不懂对方吼的m国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琢磨应该是叫自己停下来,所以…… 两人突兀一甩车头,跳下车的同时,顺带把摩托车拉倒,摩托车立即擦着地面向哨卡门口冲去。 门口的两挺机关枪立即开火,咔咔咔咔,密集的子弹扫射向鲁少军和贺喜。 鲁少军和贺喜已如狸猫般冲向路边的水泥路桩,同时,两人枪口一甩,对着摩托车一轮扫射。 目标:油箱! 砰! 两辆摩托车同时炸起一团火花,火焰冲天达五六米高,吓得门口的人身子一震,下意识的瞥头眯眼。 鲁少军和贺喜没有停歇,利落从背包里掏出两三个矿泉水瓶。 刻不容缓的扔了出去。 矿泉水瓶里装的是汽油,且把猎枪子弹的火药和钢珠灌在了瓶中。 等矿泉瓶飞至门口上空时,鲁少军和贺喜端枪射击。 “砰砰!” 几枪之下,全数命中目标,空中翻滚的矿泉水瓶当即爆炸,瓶中的钢珠带着火花乱溅,有如流星雨般骤落…… “啊啊” 惨叫声接二连三响起,门口的人惨遭蹂-躏,有的被钢珠射中眼睛,有的人被射进胸口。 瞬间,门口乱成一团:咔咔的射击声,跳跃的火焰,满地打滚的人,以及凄惨的嚎叫声。 哨卡的头目丹拓有如石化,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 事情再明显不过了,遇袭了,可这是怎么做到的!? 才一个照面,自家门口就被攻击得乱成一团,两挺机关枪难道是摆设? 随即,他醒过神来,吼叫道:“快,给我射,格杀勿论,奈恩,吴钦,你两带队出击,把他们给我毙了。” “是。” 两个火力点的人立即端着枪往门口冲。 这时,叶凡和孟准动了,身如捷豹,速如烈马,趁着混乱时,极速从右侧冲向哨卡院墙。 那些本来是关照这边的火力早就瞄向门口了,加上人慌兵乱,所以,没发现两头野狼已跑到哨卡的围墙边。 叶凡先一步冲到围墙边,不过,没有立即翻墙进去,而是等了孟准两三秒,毕竟两把枪进攻远比一把枪更凌厉。 而孟准已知道,自己又输了,虽然他已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叶凡那速度……简直是变-态,只能心里暗骂:“尼玛,怪物,长四条腿吗,跑这么快……” 没时间想这些。 两人对了一下手势,下一秒,攀在墙头,极速扫了一眼院内的情况与布局,心中已生出攻击模式。 脚下一蹬,两人跳进墙来,极默契的卡守住两个方向,然后,杀伐开始。 咔咔咔咔 枪口疯狂往外吐着火花! 两人一边扫射,一边极速跑动,弹无虚发,一枪放倒一个。 惨叫声再一次铺天盖地般掀起! 哨卡内的人,本来就被鲁少军的那波攻击刺激得心里发慌了,突然又冒出两尊杀神,这如何受得了! 他们本来就不是正规军人,虽然凶恶,但真打起枪战来,根本谈不上战术配合和素养。 所以,叶凡和孟准的突袭,把一伙人打得抱头鼠蹿,头目丹拓更是抱着头钻到了桌子下面。 绝对的碾压! 另一边,鲁少军和贺喜也发起进攻,变向跑,手中微冲没停过火,硬是把门口的两个机枪手压制住了。 不得不说:刁! 无论是两人压跑的路线,还是火力的交错,都完美的体现出了两人的尖兵能力。 配合这回事,不单单是要了解搭挡的能力和习惯,还要达到一定的战斗觉悟,不然,两人的攻击就会出现滞顿和误差,而这些,足以把命送掉。 远处观望的张富贵、大虎和小猫,全是抽着脸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先前大急弯那一次伏击,是偷袭对方,所以,带给三人的震撼远没有现在这么大,正面进攻,侧面攻击,四个人,四把枪,硬是把对方打得哑了火,这不知比电视剧中上演的那些枪战片要牛笔多少。 三人再一次发现自己远远的低估了四人的恐怖。 枪声逐渐回落,局面已定。 死了的就不说了,侥幸活着的全被赶到了一堆。 头目丹拓抱着脑袋蹲在一堆人中,使劲勾着头,生怕自己引起叶凡四人的注意。 太恐怖了! 他跟了哥伦五六年了,从小弟一步一步爬到今天的位置,跟着哥伦打过好几次枪战,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是个老手了,可现在忽然觉得自己弱得就像一只飞不出窝的嫩麻雀…… “谁是头?”鲁少军沉声问道。 丹拓身子一颤,脑袋快勾到裤裆里了,只恨不得自己会隐身术。 勾得再低也没卵用,晃一晃枪口,立即有人把丹拓供了出来。 随即,盘问了一番。 当几人得知现在的局面以后,不由得一阵头大。 都是长年行走在生死边缘的尖兵,哪会不知道形势的凶险。 咋办? 没有办法,往前走困难重重,但往回走,一样是重重凶险,既然这样,那何不往前。 为了避免哨卡内的人折腾出事来,几人把活着的人全数绑了,挑了一些好枪,带走弹药,再选了一些利于作战的设备,选了几辆好摩托车,灌满油,立即离开了哨卡。 八个人才走十来分钟,一波骑着摩托车的追兵纷涌赶到了哨卡。 人数约有四十来个,背枪的,拿刀的,还有带铁叉、强弩的,简直就是民间游击队。 这些人赶到哨卡后,把现场情况一览无遗,个个傻了眼。 尸体,子弹,被绑着的人,一片狼藉,完全就是被人蹂-躏过的画面。 不用多想也能猜到,绝对就是那八个人干的,血猛啊,竟然连哨卡都挑了…… 而且,看样子,他们继续往前走了,难道准备一路挑下去吗!? 尼玛! 想到这种可能,大伙不由得头皮发麻,莫名的感觉阵阵冷意。 现在,大伙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了,追还是放弃? 虽然都意识到了叶凡等人的危险,但一想起赏金,个个铁了心,没一个愿意放弃。 当真是:人愿为财死,鸟愿为食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