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我等哪一天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4章 我等哪一天

高富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惊碎了楼顶,惊弯了所有人顺畅的脸皮和眼角。 几人都没有料到叶凡如此果诀,或者,如此狠辣,竟然直接掰折了高富的手臂。 几个大佬都是狠人,此刻,他们依稀在叶凡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候样子,张狂而无所畏惧。 只是,叶凡冰冷的眼神和残酷的脸色似乎比他们当年还要刺人,这让几位大佬心中隐隐生起波澜,只因为刀口舔血走过来的他们,很清楚叶凡这种神色不是靠装能装出来的,而是缘于坚韧的心性和骨子里的狠辣…… 所以,五位大佬心里不约而同的冒出一个念头:这是个狠角! 还真是忽略了他啊,若是能为自己所用,绝对会是一把尖刀。 有的大佬生起把叶凡收入旗下的想法,如姜丕和柴一。 佘健则是隐隐生起不自在,因为他一直看叶凡不顺眼,叶凡越强,则越让他不舒服。 而孔虎眼神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或许是因为先前在叶凡面前吃了一瘪,或许是因为他从叶凡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五位大佬各有心思,高强则是被儿子的痛苦模样刺激得乱了心智。 他大步冲到高富面前,心痛抱起儿子,随即脸色狰狞望向叶凡,本是要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咬进了牙缝里。 不得不佩服他的心性,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忍住。 叶凡本是等着他的话,见他不说,不禁淡然一笑,抬脚走向许雯雯和辛无畏。 到辛无畏面前时,踢了辛无畏一脚,辛无畏立即起身,让出了座位。 叶凡一屁股坐下。 这画面刺激得其他人脸皮一阵抽搐,居然踢辛无畏,辛无畏竟然一声不吭就让出了座位,不带这样的吧!? 更让大伙目瞪口呆的是,随即辛无畏从耳背上取下一根烟,塞到叶凡嘴里,替他点上,自已再点上一根。 辛无畏竟然给他点烟!?这…这…… 五位大佬目光发直,有些脑袋当机的感觉,高强父子则是身心发冷,感觉置身于冰窖一般。 而坐叶凡旁边的许雯雯则感觉屁股下的凳子突然长了钉子一般,真想起身离远一点。 她因偶然关系认识了辛无畏,因为看得对眼,所以两人算得上是那种一见如故的知已,虽然她不知道辛无畏背后的故事,但大约能吃准他的性格,桀骜不驯,无所畏,也无所谓。 依许雯雯估计,哪怕是豪爷,辛无畏也未必会给他让座和点烟,可刚刚,这一切就发生在眼前,且是发生在眼前这个自己看着就心里起疙瘩的叶凡身上。 这到底是闹哪样!? 她机灵的脑袋里已乱成一团浆糊…… 此时,叶凡先狠狠抽了一口烟,吐出烟雾后,大声说道:“趁着辛无畏和雯姐在,今天容我装个逼。” “……” “高大少,你唆使人来佳静宾馆闹事,我没找你麻烦,随后你又叫人要我胳膊,这账不能不算,不然,我岂不成傻蛋和软蛋了,是不是这个道理,辛无畏。” “嗯。” “一哥,我说得对吗?”叶凡把话题抛向柴一。 柴一微一沉吟,点头道:“嗯,有道理。” “那你们三位老大呢,认不认同我这个道理。” 连辛无畏和柴一都点头了,三人能有什么办法,赶鸭子上架,只能附和。 “既然几位都认为我没的说错,那看来我没做错了。” 叶凡冷冽一笑,盯住高富:“按照我的性子,我本要卸掉你一条胳膊,但几位老大都是过来替你说话的,我不至于不给这个面子,所以,我打个五折,只断你手臂,另五折我暂且留在账上,但是……” 叶凡话锋一转,指着高富道:“如果你高家人下次还冒犯我,或者在我屁股下的这三亩地里惹事,那别怪我不认人,我不止要把没清完的账和你算完,绝对还会翻倍的还给你,听见了吗?” “……” 高强父子面色复杂望着叶凡,双双沉默着开不了口。 “高大少,耳聋了吗,我问你话,你听见了没有,我不想再问第三次。” 看着叶凡冰冷刺人的眼神,高富不敢对视,哆嗦应道:“听见了。” “很好,那就请几位老大做证,他高富若是再敢犯我,那到时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说完,叶凡一拳拍在面前的小方桌上。 “啪嚓!” 小桌子四脚断裂,当场四散。 众人俱惊。 沉寂,全望着端坐的叶凡,惊骇感受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霸绝气息,仿佛泰山压顶,仿佛怒涛一般汹涌不绝…… 叶飞打破沉默:“好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各位还有想说的吗?” 没有人说话,仍被那股无形气场压迫着。 “既然没有的话,那都散了吧,本店的老板娘比较抠门,不会招待午餐的。”叶凡接着又说道。 “……” 随后,各人起身,高强父子满脸灰败的率先离去。 接着是几位大佬和许雯雯。 柴一和许雯雯本是要等辛无畏,但辛无畏明显没有走的意思,两人只好先走一步。 正在前台焦急等待的沈韵眼见许雯雯下来了,连忙起身迎了上来,小声问道:“谈得怎么样,顺利吗?” “嗯。” 不等沈韵松一口气,许雯雯把她摁在椅子上,满脸严肃的问道:“韵姐,那混蛋到底是哪里蹦出来的?” “谁啊?” “还能有谁,叶凡。” “他?” 沈韵嘴角一抽:“他不会又闯祸了吧?我本来是压着他不让他上去的,但他一眨眼就没人了,他又闯了什么祸?” “……” 许雯雯把叶凡收拾高富的那一段说了一遍,以及有关辛无畏的事。 听完后,沈韵和韩果傻了眼,啊着嘴巴半天没吭一声。 楼顶上,叶凡和辛无畏蹲在檐边栏台上,各自叼着一根烟,沉默无声的吐着烟雾。 直到一根烟抽完时,叶凡摁灭烟蒂,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 “找许雯雯吗?” “找你,不过昨天她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就顺便帮她压压场,没料到你在这里。” “哦,找我干吗?又是叶断水的主意吧?” “嗯,让你回去,好像给你订了一门婚事。” “呵。”叶凡一声冷笑:“他除了卖子孙屁-眼拉关系,还能干啥。” “看样子你是不准备回去了。” “你说呢。” “反正我话带到了,回不回去是你的事。” 随即,辛无畏斜眼道:“你好歹也是叶家的少爷,难道就在这小宾馆里混着?” “狗屁少爷,我已不想和叶家有关系,况且,这宾馆挺好的,有个勾人的老板娘,够我奋斗好一阵了。” “几年不见,你还是那尿性。对了,刚才那一掌用了几成力,手不痛吗。” “……艹,你说呢,现在手掌还麻着,但有什么办法,为了装出一个惊动大动的大-逼,再痛也得拍。” “活该!”辛无畏忍不住笑道:“我都给你点烟了,你再装不出效果,那只能怪你技艺不精。” “切,这话轮不到你来说,也不知道是哪个傻叉,为了调-戏一个妹子,让我干尽了丢脸的事,结果逼没装成,反被那妹子喷了一脸。” “哈哈哈哈。” 辛无畏开怀大笑,笑完后,他复杂叹了一口气,起身说道:“好好活着,别比我先死。” 说完,抬脚向楼梯口走去。 叶凡望着他背影,脸色瞬间复杂难明,嘴巴动了几下,终是问道:“师傅身体还好吗?” “有本事自己回去看看。” “大师兄的事我会查出个水落石出的,谢谢你,二师兄。” 辛无畏站住,顿了顿后又往前走,头也不回说道:“我等着那一天。”

上一篇   第43章 他若敢动你

下一篇   第45章 我有大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