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明天回部队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24章 明天回部队

一夜无事,但次日清晨,各个媒体炸开了锅,顾攀被抓的事,像飓风一样刮遍了各个阶层,全市哗然。 特别是富贵人家,看到相关新闻后,有如一盆冷水浇头,连忙盘查自己子女,结果,许多人查出了一堆难以置信的事情。 实际上,不用他们查,事情也会暴露出来,因为,警察已经找上门来了。 风波,袭卷了上层圈,有人喜,有人悲。 有钱,固然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但钱这东西,如同一面双刃剑,用得好,能活出一片灿烂的天空,用得不好,则会一步一步跌进深渊…… 特别是对于那些还没有能力掌控自己和金钱的年轻人而言,手握巨款,更多的带来的是堕落! …… ……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叶凡、沈韵和韩果三人回到西海市。 叶凡没有跟沈韵回住处,半路下了车。 两人分开前,他告诉沈韵:“韵姐,我明天会回部队。” “啊,回部队干吗?”沈韵下意识问道。 “有点事。” “那还会回来吗?” “怎么,舍不得我走吗?” 叶凡满脸坏笑,偷偷凑近窗口,想出其不意吧唧一口。 可惜沈韵太清楚这货的心思了,第一时间把身子缩起来。 “韵姐,你这是干吗,我有意见。”叶凡不乐意抱怨道。 “有意见保留。” 沈韵白了叶凡一眼:“你还没回答呢,是长回部队,还是办完事就回来?” “暂时没法确定,有可能会留在部队,也有可能办完事就回来。” “那店面这边怎么办?” “你和小冰棍全权操作吧,不管总样,我开业前会回来的。” “嗯。” 不知怎么的,沈韵心里忽然有些慌。 微微沉吟了一会儿后,笑道:“那晚上来家里吃饭吧,我下厨给你做好吃的,当是给你饯行。” “好啊。我要吃片片鱼,还有大片牛肉。” “行,给你做,还要仔姜炒鸡,对吧。”沈韵忍着笑道。 “嗯嗯,还是韵姐疼我。” “好了,去忙吧,忙完过来,要不要开我的车?” “不用了,我等会去雯姐那里拿车。” “那叫雯雯晚上过来一起吃饭。” “好的。” 叶凡随即坐了辆出租车,到了姜丕公司。 两人有一段时间没见了,边喝着茶,边聊着近况。 姜丕特意说到了一件事: “叶兄弟,有个叫谢不群的人来打听过你,你认识他吗?” 谢不群!? 当然认识! 当初在梵音寺举办的风云会上,他带着他表姐林薇、萧妙蝶一起参会,他作为太岁阁的代表登场,拽得像二五八万,后来被自己暴揍了一顿。 再后来又碰过两次面,最后一次是在警局内,他跟着太岁阁那个袭千岁去了警局,但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谢不群打听我的情况,莫非是袭千岁授意? 很有可能,上次太岁阁乖乖把8个人送进了警局,吞了一肚子苦莲,依太岁阁呲牙必报的作风,岂会善罢甘休…… “姜大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他找你打听吗?”叶凡问道。 “不是找我,是找孔虎打听情况,孔虎私下把这事告诉我了,让我告诉你一声。” 孔虎,高新区的大佬,当初也是被叶凡收拾得不要不要的,看来现在臣服了。 “还有其他事吗?” “没了。” 随后,叶凡把自己回部队的事跟姜丕说了,拜托他以后多照顾沈韵和韩果一点。 出了姜丕公司后,叶凡给韩三尺打了一个电话,两人碰了面,聊了一阵,随后分开。 半个小时后,叶凡到了许雯雯家。 一如以往,许雯雯仍是一件大衬衫挂在身上,下身一条超短裤,两条白花花的晃啊晃,晃得叶凡头晕脑涨。 没办法,两条长腿修长笔直得像用铅笔描出来的一般,惊艳且诱人。 而且,超短裤被大衬衫罩着,这样一来,像是下面没穿一样,这不是要人命吗。 最丧尽天良的是,许雯雯有意扯着衣摆,压着腿部的风光,咬着嘴唇,眼神迷离…… 妖精! 叶凡一声怪叫,扑了过去。 许雯雯咯咯直笑,把抱枕扔到叶凡怀里,光着脚丫子跑远了。 “不许乱来。” “谁让你勾引我的。” “我不勾引你勾引谁,难道去勾引别人吗?” “……” 对哦,是这个道理啊。 眼见把叶凡问懵了,许雯雯忙岔开话题:“怎么样,这次去岳母娘家,有没有把韵姐摆平?” “差一点点。” “哎,是差一火车皮的距离吧。” “……” 许雯雯摇头晃脑的叹着气:“咋办啊,韵姐的身体熟了,你吃不到,我的也熟了,想给你吃,你又拿不下韵姐……咯咯咯咯。” 眼见叶凡满脸黑线,许雯雯自己都说不下去了,捂着肚子笑得像个花仙子一般,惹得叶凡心里像猫一样挠。 但不知咋的,许雯雯今天硬是不让叶凡碰。 到后面,许雯雯才翘着下巴娇哼道:“哼,谁让你要回部队,眼馋着吧,不让你碰,等你下次回来时再说。” 原来,沈韵刚已经给许雯雯打电话,难怪她把界线划得这么清明。 哎,没办法,折腾不过她,却又是总是惹得叶凡心里痒痒的,妖精啊,这样的女人,哪怕长得丑一点,也绝对是祸国殃民的角色,偏偏许雯雯还美得那样丧尽天理。 晚饭,一桌菜,忙活了沈韵和韩果一下午,真是花了功夫。 叶凡知道韵姐是想表达这几个月来的谢意,也知道她心里有些慌,所以有意没说部队的事。 说实在的,叶凡真的说不准这次回部队会是什么情况,但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一是,会尽全力让韩雪心服口服的入伍。 二是,尖兵会武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不管自己还能不能当上南区兵王,都得给个交代,给那些跟随过自己的队友一个交代,给对自己寄予厚望的首长一个交代。 《因要写到部队的事了,所以,很多情节在慎重考虑,导致更新节奏慢下来了,说真的,羊羊有些不敢下笔,因为这涉及到军人的精神,真怕写不好,但又特别想写,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