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恶母犬子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22章 恶母犬子

对方回答完后,叶凡一甩枪管,直接把对方抽晕。 然后,把徐凯和刘露瑶叫下车。 两人下车后,看到满地躺着的人时,不禁嘴角直抽。 说实在的,两人真没抱太大的希望获救,毕竟对方那么多人,且都有危险性武器,而叶凡就一人,可结果却是完全颠倒了…… “把人丢上去,等会你们开这辆车,我开另一辆。” “嗯。” 八个人,无论死的晕的,全丢进了铁笼里,锁上车门后,两部车立即离开了。 另一边。 周囡囡带着两个警察赶到了岚园别墅区b7栋,敲响门。 不一会儿,一个浑身肥肉的肥人打开门,正是顾攀的老妈张凤。 她疑惑的盯着门口的几人。 “请问,顾攀在家吗?”周囡囡余光扫了屋内一眼,问道。 “不在,你们是……” “这是我的警官证,我有点事需要找顾攀了解一下。” “他不在家,不知道去哪了,明天再来吧。” 说完,张凤就要关门。 警察找上门来,哪会有好事,所以,张凤想把几人推到几里外,再马上给儿子打电话。 但周囡囡一步跨进门内,右手撑住门页。 “你们想干吗?出去,谁让你进来的,给我出去。” 张凤边说着,边推攘周囡囡。 周囡囡搁开她的手,严肃道:“请注意你的举止,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哟,吓唬谁呢,当我吓大的是吧,你搞不搞得清我老公是谁,优秀企业家,市长都接见过他,就你们局长见着我老公也要客客气气,你一个屁屁警察,还敢吓唬我,信不信我甩你两个耳刮子。” 尼玛,好横啊。 也真要佩服她说得出这种话,什么局长见着她老公都要客客气气,当你老公是太上皇吗!? 笑话! 周囡囡懒得跟她啰嗦,直接往屋内走。 张凤不干了,一把拦在周囡囡面前,肥掌直接扇向周囡囡脸蛋。 我艹,打人,好一个泼妇! “住手!”周囡囡避过她的巴掌,一声冷喝。 试图震住对方,可张凤二话不说,又是一巴掌甩过来…… 周囡囡火大,正准备出手制服张凤时,门外忽然有人淡笑道: “老妈,什么事火气这么大,这美女惹你了吗?”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顾攀。 周囡囡转身即看到了他,长相和穿着都不赖,就是眼中的轻佻之意让人不舒服。 “你是顾攀?”周囡囡走出屋外。 顾攀怪笑看着周囡囡胸前的一对绝世大胸器,应道:“没错,我就是顾攀。” “叶凡在哪里?”周囡囡直接问道。 “叶凡!?”顾攀眉头一挑:“我又不是他爸妈,我哪知道他在哪里。” “一个多小时前,你是不是跟他在一起。” 周囡囡紧紧盯着顾攀,不放过他的每一个表情变化。 但顾攀沉着得很,根本没露出一点惊慌和紧张。 “一个多小时之前,我正和一个美女在车里快活,怎么,有人举报吗,我已经让她叫得很小声了。” “你给我正经点。” “哟,难道我正不正经归你管吗,你是我老妈,还是我老婆,是不是暗示要我娶你。” “这样胸大无脑的女人,我可不许娶进门。” 有意啊,张凤还满脸不屑,随即叫唤顾攀:“小攀,不用diao她,进来吧,他们敢乱来,我就让你爸给市长打电话,直接剥了他们这一身狗皮。” “不急,你不喜欢胸大的女人,我喜欢,美女,你叫什么名字,有没有兴趣到我房里坐坐。” 我艹,当真是一对恶母犬子,母亲张凤是个典型的泼妇,不止牙尖嘴利,还嚣张跋扈敢动手。 顾攀就更不用说了,青出于蓝胜于蓝,不止没把周囡囡放在眼里,还公然调戏,好牛逼。 跟周囡囡过来的两个警察都看不过去了,其中一个上前一步,冷声道:“顾攀,注意说话分寸。” 顾攀嘴一扯,一副欠揍的相:“咋了,说话都犯法了吗,再说了,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难道她的胸不大吗,要不要叫她脱了衣服验证一下。” “……” 周囡囡气得七窍冒烟,两拳捏得“咯咯”响,若她不是警察,早就上前一顿暴揍了…… 顾攀仍不放过,盯着周囡囡胸前淫笑道:“美女,五万块,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开一次房,不够的话,十万……” 周囡囡怒了,就要不管三七二十一暴揍顾攀一顿时,一辆黑色商务车急速冲来,一脚急刹车停在了门口。 顾攀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刚好看到一个人从驾驶室跳出来,当即脸色狂变,提脚就往屋里跑。 来的人正是叶凡。 叶凡哪会让他跑掉,抬起手,扣下扳机,一支弩箭嗖的一声扎进顾攀大腿。 “啊” 顾攀一声惨叫,扑在地上,惊恐叫起来: “救命啊,警察,你们快抓住他,快救我。” 呵,这时候知道别人是警察了,知道求救了,先前那张嚣张跋扈的脸去哪了!? 两个警察不可能不管,而且,把叶凡当成了恐怖分子,连忙掏枪。 周囡囡忙拦在两人,急促告诉两人是自己人。 自己人!? 有这么血猛的自己人吗!?左手持弩,右手持猎枪,上来就是一弩枪…… 叶凡已追上顾攀,一脚踏在其腰上,弩枪对着顾攀另一边大腿又是一枪。 “啊” 顾攀惨叫不已,翻滚挣扎,但叶凡右脚有如大山,踩得他根本就翻不过身。 张凤终于醒过神了,当即张牙舞爪扑向叶凡。 叶凡手中猎枪一甩,不偏不歪,枪口直接塞进了张凤嘴里。 张凤整个身体僵住,两手仍保持着张牙舞爪的造型。 石化了哦,丢人! “肥婆,你说我会不会扣下扳机?”叶凡冰冷说道。 “……” 张凤浑身一哆嗦,满身戾气跑得一干二净。 木办法,枪杆塞在嘴里,能硬气才怪。 而且,张凤看到叶凡的手指就扣在扳机上,谁知道这混蛋会不会突然扣下扳机,如果真轻轻的扣一下,那自己的脑袋一下子就爆开了,能不怕吗? “不说话吗,看来你是觉得我不会扣下扳机,那我偏要试试,啪!” 叶凡手指扣了扣扳机,张凤当即往地上一瘫,翻着白眼,好似乎中枪了一样…… 实际上,叶凡只是拨弄了一下扳机而已,完全就把她吓瘫了,有出息啊,嚣张劲去哪了。 更有意思是,她两腿间的地上,瞬间湿渍渍的一片,啊哈,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