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突然一拳头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09章 突然一拳头

沈韵被拉住,想走也走不了了。 而顾攀一下车,一眼就盯住了沈韵,目光瞬间直了,心里怪叫道: 我的个天啦,比相片上还要漂亮,妖娆如罂粟花,妩媚如妖莲,身材完全熟了,比一颗熟透的樱桃还要让人垂涎…… 哟,不止沈韵,还有一个,这个也是漂亮得要命,虽然没有沈韵的妩媚,但冰清玉洁得像天庭仙子,绝对的稀世珍品。 走大运了,必须弄过来胯-下承欢,不然,死都不甘心啊! 顾攀顿觉腹下生起一股邪火,只恨不得立即把沈韵和韩果拖到床上,好好的品尝两人几天几晚。 他吞了把口水,深呼吸了一口气,安抚住心中邪念,俯身从副驾驶室的座位上拿起一捧百合花,再到尾箱里拿出一瓶高档精致的香水礼盒…… 赫,尾箱里好多香水礼盒,都是他平常用来泡妞用的。 顾攀右手执花,左手拿着礼盒,在众人的注视中,挂着优雅的笑容,径直向沈初夏走去。 这场面,真有点爱人相见的即视感。 沈韵就被这种感觉刺激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各种不自在,暗暗着急:叶凡怎么还不来!? 顾攀已走到沈韵身前,语调温柔道:“沈韵,好久不见,这是我的见面礼,希望你喜欢。” 接? 还是不接? 如果接了,难免会引起别人的误会,或者说,难免会引来闲言碎语。 可也没理由不接啊,顾攀都说了,这是好久不见的见面礼,又不是示爱,且送的不是代表爱意的玫瑰,而是代表纯洁友谊的百合花。 一阵挣扎后,沈韵接过鲜花和香水盒,淡笑致谢。 不过,接过来以后,她立即对韩果说道:“果果,麻烦你帮我收起来。” 韩果自然懂沈韵的意思,接过花,一声不吭进了屋,直接进了二楼书房,扫了一圈,果断把鲜花和香水盒丢到衣柜顶上去了,且嘀咕了一句:这样比起来,还是那混蛋顺眼多了…… 哈哈! 院内。 顾攀已粘住沈韵,淡笑道:“我记得我们小学是在同一个学校读的书,你还记得教体育的冯老师吗?” 这都小学的事了,沈韵哪还记得。 其实,顾攀纯粹是乱掰出来的体育老师,哪有什么冯老师,无非是瞎扯出一个话题和沈韵聊天。 沈韵鉴于礼节,只好客气和顾攀聊着。 张凤则把葛莉拉走了,把空间留给儿子发挥。 她也没闲着,趁势和葛莉说道:“莉姐,我觉得他们两个真般配,我知道莉姐对小攀有看法,但小攀只是没有找到一个让他收心的女人,只要他收心了,他的成就绝对不会比他老爸差。” “小攀是挺好的,不过,我家小韵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在感情方面,我和我家老沈都不插手她的事,所以,决定权在她手上。” 顿了顿,又说道:“好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如果小韵和小攀真有缘,自然会走到一块的,我俩都少操点心吧。” 话虽这么说,但葛莉同女儿一样,想着同一件事:叶凡这小子怎么还没来,不怕女朋友被人抢了吗!? 张凤还想啰嗦几句,但葛莉借口要招呼客人,走了。 好吧,只能指望儿子搞定沈韵了。 结果,几分钟后,儿子也被沈韵丢下。 母子俩碰面,张凤压着嗓子问道:“怎么样?” “有意思。” 顾攀挑着眉头,满眼淫光的望着沈韵的背影,又觉腹下邪火旺盛,怎么都压抑不住。 “什么有意思,说清楚点。”张凤有些恼火道。 “有点难度,她对我不感冒,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她心动。” “那你赶紧整啊,不然,他男朋友等会要来了。” “男朋友?她有男朋友吗,难怪不理睬我。” “我听葛莉说,等会就会过来,你若是看上她,就抓住机会。” “放心吧,我会搞定的。知道她男朋友长什么样吗?”顾攀问道。 张凤摇了摇头:“这个不清楚,要我去打听一下吗?哦,对了,好像叫叶凡。” “那就可以了。” 顾攀高深莫测的笑了笑,走到旁边打起电话,也不知道他在折腾什么。 几分钟后,他朝她母亲打了一个响指,意思是搞定。 张凤心中安妥了一些,找到几个好友嘀咕起自己的计划。 风云暗涌啊! 11点20左右,离预定的开餐时间还有40分钟。 沈韵一家人领着宾客前往酒店。 酒店门口已架起礼炮,花篮和迎宾美女伺立大门两侧,恭贺语在电子屏上来回播放。 沈韵一家人领着宾客进了预订的“牡丹”厅,唯独顾攀没有进去。 他在酒店门口等着,等了几分钟后,来了四个人。 顾攀和这四人耳语了一番,这才进了酒店。 这四人随即又跟门口的迎宾美女说着什么…… 11点35,叶凡还没到,沈韵忍不住给叶凡打了一个电话。 叶凡告诉沈韵,马上就到了,差不多5分钟左右。 沈韵总算松了一口气。 不止沈韵松了一口气,叶凡也松了一口气。 毕竟早就答应了沈韵一起回来,结果,自己放鸽子了,如果不能在开餐前赶到,那就说不过去了。 更何况,沈韵都丢炸弹了,说:12点钟之前如果没赶到,那以后不要再想碰她! 怎么能够让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情发生,绝对不能啊。 所以,叶凡一路飞飚,遇车超车,似乎还闯了一个红灯……咳咳,反正是韵姐的车,扣她的分去吧。 无耻! 11点40,叶凡赶到酒店门口,才跑近大门,站门口的迎宾小姐立即上前问道: “请问是叶凡先生吗?” “是。” “请跟我来。” 叶凡没有多想,跟着迎宾美女坐电梯到了四楼,而“牡丹”厅实际上是在一楼…… 他哪知道还有这一出,而那迎宾美女也只是按顾攀的吩咐接引客人。 “叶先生,你的朋友在里面等你,请。” 叶凡抬头看了看门头,不禁有点发懵,这明明是间房号,难道酒席在这房间里弄!? 不可能啊! 那是韵姐在这里等自己吗? 很有可能,可能是怕拆穿,所以提前和自己通气,应该是这样! 叶凡仍是没有多想,推开门,走进房。 刚跨进门,门后突然闪出一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