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一点都不了解他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06章 一点都不了解他

熊光良自然是巴不得叶凡死无全尸才爽,但他又无比清楚叶凡的恐怖。 至少他可以肯定一点:叶凡如果要杀自己或杀自己老弟,绝对像玩一样,而且,警察也找不到他头上…… 这样的恐怖人物,背地里捅刀子,还能玩一玩,明面上跟他硬斗,那不是找死吗!? 所以,比刘律师晚来一步的他,早就看到叶凡和刘律师了,但不敢过来,偷偷躲在旁边察言观色。 一番细心的观察之下,他震惊发现了一个事实,几位公安局的领导,竟然都是满脸拘谨,似乎是不敢在叶凡面前乱说一句话…… oh,mygod! 熊光良心中骇浪滚滚,眼见刘律师要跟叶凡叫板时,怕因此惹毛叶凡这个怪物,不得不壮着胆子跑出来,主动认错,主动示好。 叶凡别有深意的看着熊光良,看得后者脊梁骨发冷时,才开口说道: “熊老板,好久不见啊,最近有没有挂念我?” 熊光良身心发紧,琢磨不透叶凡话中的意思,只好僵硬笑道: “一直想请叶兄弟请餐便饭,但又怕叶兄弟太忙,不敢冒然打扰。” “你倒是比你老弟狡猾多了。” 叶凡莫名笑了笑,看向缩在墙角里独自惊惧的熊光伟。 “呐,你大哥来了,赶紧告状吧,刚好我还没打得尽兴。” 熊光伟身子一哆嗦,脑袋快勾到了裤档里。 叶凡没兴趣再在这里耗时间,跟刘军打了一场招呼后,直接出了警局。 不过,走之前,他丢下了一句话: “关于昨晚破获的那宗案件,我全程参与了,我只说一句实话,你们所吹捧的大英雄黄秋,他屁事都没做,我不知道他哪来的功劳。” 黄秋整张脸瞬间僵硬得像面瘫一样,特别是看到几位领导全以犀利刺人的眼神盯着自己时,更是瘫得不要不要的。 而牛副局长,整个后背心全湿了,他知道,自己“牛气”的生涯要开始走下坡路了。 周囡囡追着叶凡出了门,先前一直没说话,就跟在叶凡后面,保持着一米来远的距离。 直到走到叶凡的车边以后,她突然急走几步,拦在车门前,仰着脖子,鼓着眼睛盯着叶凡,一副秋后算账的架势。 “怎么了,我没得罪你吧。”叶凡可亲可爱笑道。 清楚叶凡性格的人都知道,一旦叶凡露出这种笑容,那肯定是在卖乖了,比如:沈韵、韩果、许雯雯和蓝蕊就清楚这点。 周囡囡或许也知道,但此刻,她只觉得这家伙的笑容特可恶,所以,她突然出其不意的掐住叶凡两边脸颊,恶狠狠道: “笑,就会坏笑,我让你笑,看你以后还骗不骗我。” “我哪骗你了?” “还不承认,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刘局长叫你首长?”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叫我首长……” “还想蒙我是吧。” 周囡囡松开手,撇着头不望叶凡,满脸气恼。 “好吧,我老实交待,他看过我的军官证以后,就叫我首长了,可不是我让他叫的。” “军官证呢?”周囡囡肉肉的小手伸到叶凡面前。 “真的要看吗?” “这还用说吗,当然了,你也可以不给我看,那以后,我们就是陌生人。” “……” 叶凡一阵无语,从钱包里拿出军官证,塞到周囡囡手里。 周囡囡忙认真看起来,当翻开军官证,看到叶凡身穿军装的英气相片时,心中莫名的颤了一下…… 只因为,在周囡囡的心中,有一个深藏着的梦,她从小就希望成为一名军人,因为,她爷爷是一名军人,她爸爸也是一名军人。 因此,她对军人的情结从小就融入到了血液里,她也想走这条路。 可是,她当初要报考军校时,她妈妈誓死不同意,原因是:周囡囡的爸爸在执行一次特殊任务时,不幸牺牲了,她妈妈不想女儿再重踏覆辙,甚至以断绝母女关系为要胁…… 周囡囡被迫无奈,只好放弃了军人的梦想,改成了报考警校,而这成了她心中的结和遗憾。 所以,看到身着军装的叶凡相片时,她心中的某根弦忽然被拨动了一下,各种复杂情绪像洪流一样从心底深处冲出来,一波又一波,以至于她握着军官证的双手都颤抖起来。 叶凡奇怪的望着她:“怎么了?” “没什么。”周囡囡咬了咬嘴唇,压住心头情绪,语气复杂道:“挺帅的。” “哈哈哈哈,我也这么认为。” “……” 周囡囡白了叶凡一眼:“混得不错啊,中校,叶中校。” 说话间,周囡囡翻开了第二页,看到了摘要栏中的那些特权和钢印后,顿时嘴角一抽,脖子都伸长了一截。 好一阵后,她才恍过神来,苦笑道:“难怪他们叫你首长,手中握着这么多特权……你还真是低调啊。” “没必要拿军官证出来晃吧,这不是它的用武之地,它是属于军队,那才是它的战场。”叶凡浅笑回应道。 周囡囡不由得抬头望向叶凡,看着叶凡淡淡的笑容和平静的眼神,她突然感觉:自己一点都不了解他! 叶凡离开了,但周囡囡却是久久没有离开,她靠在车上,仰着脖子望着天空,眼神复杂难言…… 叶凡开出停车场以后,立即给沈韵打电话,通了后,沈韵劈头盖脸一声喝斥: “你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啊,你告诉我,现在几点了,你自己看看。” “十点多。” “再准确点。” “10点42。” “那你是准备过来吃晚饭吗?” “……当然不是。” “很好,12点准时开餐,我如果没看到你人影,你以后就再也别想抱我了。” 娘咧! 叶凡二话不说,一脚油门到底,路虎车一声咆哮,疯狂冲了出去。 沈韵恼火的挂断了电话。 不能不恼火啊,早上本是等叶凡一起回来,结果,叶凡一个电话,说临时有点事,让沈韵等一等,哪知等了一个多小时,仍是不见电话过来,而自己老妈催得像要救火一样。 没办法,沈韵干脆叫上韩果开车,先走一步,一回家,麻烦来了。 现在,她就躲在书房里,生怕走出书房门。 《第六更,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