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来吧,铐我 - 最强特种兵王

第405章 来吧,铐我

门外的一群领导远没有料到推开门看到的会是这样一副场景。 陪同的分局局长蔡权和牛副局长当即脸皮直跳,在自己的分局里发生这种事,让市局领导和省城的领导看到了现场,这是要完蛋的节奏啊! 市局的黄局长,脸上瞬间冷得像生铁一般,本是带省里的领导来听听昨晚那宗案件的破获过程的,哪知看到了一部武打片。 这是特别安排的吗!? 黄局长眼神如刀子一般,冷冷盯住分局局长蔡权:“怎么回事!?” 蔡权暗暗流了把冷汗,哪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立即盯着牛气。 牛气嘴角一抽,冷声喝道:“黄秋,怎么回事!?” 黄秋匆匆跑到门口,整了整衣服,把刚刚的狼狈全收起来,大声汇报道: “报告领导,我刚刚正在做犯人和当事人的思想工作,哪知当事人心性成狂,不由分说的就开始狂殴犯人,我试图拉住他,但这当事人像疯了一样,连我也一起打,我措手不及,加上他手中武器,被他袭击到了,这当事人非常危险,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完全不能沟通。” 尼玛,话中意思全关照着叶凡,把叶凡说得像个恐怖分子一样,把自己说得好英勇一般。 虽然有些属实,但明显偏了,且有意误导大伙对叶凡的看法。 果真,牛副局长一声大喝:“还有这种暴徒,敢在警局内打人,给我铐起来。” “等等。” 周囡囡连忙拦住欲冲进审讯室的两个警察:“副局,局长,事情不是这样的。” “那是什么样的?” 周囡囡不知如何回答,反是熊光伟鬼叫道: “杀人了,警察纵凶杀人了,我要告你们警局,我们告你这个王八蛋。” 赫,气焰又来了,当真是……找刺激啊! 先不说其他,至少应该等到了安全距离以后再鬼叫吧,而叶凡就在他身边……估摸着他是认为叶凡不敢再动手了。 可惜啊,错了! 叶凡又抡起板凳,直接一下抽在他身上。 “啊,救命啊!” 熊光伟又被打回了原先的惊恐节奏,想往门口爬,但叶凡拎着一条凳子站在中间,有如杀神。 一群警察看得目瞪口呆,一万个没料到叶凡竟然还敢动手。 周囡囡同样是目瞪口呆,她真心想不明白了,这么多领导在场,叶凡怎么还动手。 这下完了,没法收场了,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该叫他过来…… 周囡囡正后悔与着急时,牛气一声怒吼:“放肆,把他给我铐起来。” “不用麻烦你们了,我自己来。” 叶凡冷笑了一声,扔掉凳子,径直走到省城市公安局领导的面前,伸手道: “刘局长,借副手铐给我。” 刘局长嘴角一抽,艰难笑道:“首长,别开玩笑了。” 首长!? 省城金沙市公安局局长竟然叫他首长,oh,天啦! 没错,来的人正是刘军。 上一次在省城,太岁阁的人伤了萧妙蝶,叶凡暴走,把八个太岁阁的人全暴揍了一顿,其后全部扔进了警局,哪知蒙副局长吃里扒外,暗中使鬼,让八个人全跑了。 叶凡怒了,直闯蒙副局长办公室,亮出了军官证,直接把市公安局局长刘军惊动了。 叶凡不卖账,直接要蒙副局长在三个小时内交出太岁阁的八个人,不然,他就去省-政-府喝茶。 刘军立即风急火急的带着几十警力围王野,限其半个小时内交人,不然,就对太岁阁动刀。 这是上次的事,但对刘军来讲,历历在目,特别是军官证上的那些特权和钢印,一个比一下吓人。 所以,他哪敢拿手铐给叶凡。 四周的警察完全被这声“首长”惊成木鸡,全都难以置信的望着叶凡。 最震骇的莫过于黄秋和熊光伟。 前者有如被雷劈了,啊着嘴巴,不可思议的直直盯着叶凡。 他一直看叶凡不顺眼,想趁机收拾叶凡,结果…结果省城的领导直接叫他首长。 怎么会这样!? 熊光伟同样想不明白,刚刚还以为有了转机,哪知道…… 周囡囡则是满脸懵笔,她倒是知道叶凡是部队的人,也知道叶凡肯定不是一般的士兵,但一万个没有料到省城的领导都叫他首长。 叶凡可不管别人怎么想,再次道:“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怎么,借副手铐都不行吗?” 刘军嘴角再次抽了抽,苦笑了一下,伸手问身后的一个警察要过手铐。 叶凡接过来,把手铐塞到牛气手里,伸出双手道:“来吧,铐我。” 牛气眼角一阵乱跳,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学着刘军的喊法道: “首长,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您的身份,望首长不要介意。” 叶凡冷冷笑了笑,夺过手铐,塞到黄秋手里。 “你来吧,你最明白事理了,刚还说我是暴徒,铐起来吧。” “……” 黄秋额头爆出层层汗珠,有心想说两句话,但都卡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来。 现场一片沉默,没有人敢乱说一句话。 但随即就人打破了沉默,有声音询问道: “请问,哪位是牛副局长?” 大伙循声望去,只见几米外站着一个西装笔挺的人,戴一副眼镜,气质极其干练,一看就是精英的那种类型。 “我是,你是……?” “我是熊光良先生聘请的律师,负责熊光伟先生的诉讼案件,我要求见我的当事人熊光伟先生。”对方回应道。 蜷缩在墙角的熊光伟听得一清二楚,两眼立即亮了起来,敞开嗓子大叫道: “我在这里,是周律师吧,快来救我,我被打了,被人打成重伤了,就在这警局内被人打的,你快来取证,我要告他,我要告警局,就算倾家荡尽也在所不惜。” 刘律师立即几步走到门口,看了满面青紫的熊光伟一眼,眉头当即皱了起来,严词厉色质问道: “是谁打了我的当事人?” “我,怎么了?” “很好,法庭上见,希望到时你还能像现在这样镇定,牛副局长,我要求保护现场,以及拘留凶手。” 牛气嘴角眼角抽了抽,暗骂道:你老找我干吗,我才不想死呢。 他望向刘军。 刘军正准备说话时,有人匆匆跑了过来。 呵,叶凡认识,熊光良,熊思谟的老爹,熊光伟的哥哥。 他冲过来以后,利落把刘律师扒到一边,堆着笑和叶凡打招呼道: “叶兄弟,多有得罪,我兄弟不懂事,该打,打得好,谢谢叶兄弟替我教训他。” 熊光伟一脸懵笔,随即脸色一片煞白,连自己老哥都堆着笑和叶凡说话,还一个劲的说打得好,那自己算哪根葱啊!? 《第五更,昨天更少了,等会应该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