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我在背后守着你 - 最强特种兵王

第388章 我在背后守着你

韩雪以为叶凡不会答应,没料到答应了,心中不禁一喜,忙道:“来吧。” “好。” “石头,剪刀,布。” 两人出拳,韩雪出的是布,叶凡出的是剪刀,叶凡赢。 第一把输了。 韩雪微微耸了耸鼻子,不服道:“再来。” “石头,剪刀,布。” 韩雪出的是剪刀,叶凡出的是石头,叶凡赢。 又输了,哼! 韩雪瞪了叶凡一眼:“再来。” “石头,剪刀,布。” 两人出拳,同上一局一样,韩雪依旧出的是剪刀,而叶凡出的依然是石头,叶凡又赢了。 连赢三次了! 韩雪有些郁闷,直接喊口令道: “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 一会儿时间,连拼了四次,全是叶凡赢,加上先前的三次,叶凡连赢了七次。 韩雪有些懵了,真心想不明白了,怎么会连输七次,运气差吗,或者是叶凡出老千!? 可这么简单的游戏,两人的手势都看得一清二楚,不可能出老千啊。 七次了,再输两次就完蛋了。 韩雪心中一阵揪结,咬了咬牙,又喊道:“石头,剪刀,布。” 啊哈,又输了! 韩雪嘴角一抽,差点气晕过去。 “八次了,来吧,速战速决。”叶凡忍着笑道。 “你是不是搞鬼?”韩雪不肯出拳了。 叶凡白了她一眼:“搞什么鬼,我都是明明白白出拳的,况且,樊爷爷就坐在旁边,你问他,我有没有搞鬼。” 韩雪望向师傅,真心希望师傅说:搞鬼了,但樊老爷子浅笑道:“没有。” “……” 完蛋了! 叶凡憋不住了,笑歪了嘴:“听见了吧,你师傅总不会骗你吧,来吧,别拖了,还有两次,你还有机会赢……” “石头剪刀布。” 趁着叶凡说话的时候,韩雪突然快速喊出口令,摆明了是想杀叶凡一个措手不及,可结果…… 韩雪满脸都僵硬了,难以接受的看着面前的剪刀和石头。 她出的是剪刀,叶凡出的是石头。 又输了! “哈哈哈哈!” 叶凡捂着肚子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笑得肆无忌惮,笑得韩雪整张脸像锅底一样黑。 居然连输了九次,见鬼了啊! 一直没作声的樊老爷子看着叶凡,眼睛闪烁,有些复杂。 “好了,吃饭吧,菜都凉了。” “嗯嗯,来,樊爷爷,我敬你一杯,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徒弟的。” 韩雪哪还有心情吃饭,仍在纠结划拳的事,本以为赢两次很容易,哪知道输得像苦瓜皮一样。 该死的,难怪这家伙说要划拳,原来是放了一个大勾子给我咬…… 划拳把自己输了,估计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吧。 韩雪越想越郁闷,端起饭碗,一股脑扒光碗里的饭,一声不吭的出了屋。 樊老爷子没有叫她,和叶凡喝着酒,闲聊着。 韩雪就蹲在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等到两人吃完了。 她第一时间进屋,不由分说拉住叶凡手臂,把叶凡推到了门外。 关上门后,她跑到师傅身边,迫切问道:“师傅,他刚才真的没有搞鬼吗?” “没有。”樊老爷子淡笑摇了摇头。 “那他怎么每次都赢。” “预判,他从你的手势中已经判断出了你会出什么。” “我知道是预判,可哪有这么准的,次次都被他判断正确了。” “一般人当然没有这么高的准确率,可当预判力达到极致的时候,那就不会出错了。” 极致!? 韩雪愣住,一时有些无法消化这两个字的意义。 樊老爷子大概是知道她的想法,苦笑道: “这么说吧,就算师傅和他划拳,只怕也会输在他手上,所以,你跟他划,哪怕划一百次,肯定会输一百次。” “……” 韩雪木立当场,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划一百次,会输一百次,哪还有什么好说的! 半个多小时后,叶凡带着韩雪离开了小岛。 樊老爷子亲自把两人送到岸边。 临别时,樊老爷子浅笑对叶凡说道:“小雪就拜托你了,我就这一个徒弟,所以,容我护一下短,如果小雪出了意外,那别怪老头子我出手了。” 说完,樊老爷子右手随意一撩,不见什么动静,但下一秒,地面碎石翻飞,如同一条电龙爆裂一般,一直延伸到五六米之外。 叶凡望着那条看不到底的沟壑,惊得全身汗毛炸起。 好恐怖的修为! 随手一撩,竟然达到了这种恐怖的程度,若是对着自己来一下,五米多外就可以把自己斩杀无形。 他艰难吞了把口水:“放心吧,樊爷爷,我不会让她出意外的,至于她该承受的……” “让她承受。” 说完这四个字后,樊老爷子转身上了船,拿着撑船的竹杆在岸上轻轻一点,渔船便如离箭之般般射出十多米远,再见他竹杆一点,又是十多米的距离…… 叶凡再一次冒起冷汗,暗暗惊叹: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知自己何时能达到这种恐怖的境界…… 两人一路无话,租了辆出租车,连夜赶回了户平市。 到达酒店时,已经是零点了。 叶凡给韩雪开了一间房后,进了蓝蕊房间。 几个小时不见,有如三秋,加上两人食髓知味,所以,一见面,便如干柴碰上烈火,果断又是一番攻伐征战。 极尽缠-绵后,蓝蕊缩在叶凡怀里,问起出行的结果。 叶凡把前后经过和她说了一遍,说到樊老爷子所表现出来的修为时,不由得唏嘘感叹不已。 蓝蕊抬起头,温柔望着叶凡,坚定道:“总有一天,你会比樊老爷子更利害,即算你自己做不到,我也会尽我毕生之力帮你达到,可别忘了,我是蓝蕊,往前冲吧,我在背后守着你。” 叶凡心中涌起一股无法言喻的暖流,有这样的女人,夫复何求。 次日,三人离开了户平市,回到西海市租住的别墅。 叶凡本是想给韩三平打个电话,但韩雪先一步说道:“我不想见他,如果可以,你不妨转告他,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哎,一阵头大啊! 《第五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