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还怕了你不成 - 最强特种兵王

第387章 还怕了你不成

樊离,韩雪的师傅,年约六十开外,一头银发,身形有些峭瘦,穿一身粗衣粗裤,脚上一双雨靴,裤腿卷到了膝盖。 右手提一副渔网,左手拎着一只鱼篓。 整个看上去就是农村老头的模样。 韩雪这才打完小报告,叶凡已跟着跑过来了,隔老远就热情喊道: “樊爷爷,您老可回来了,累着了吧,来,我帮你拎。” 说完,不由分说的抢过樊离手中的渔网和鱼篓,简直是…… 韩雪看得目瞪口呆,望着叶凡那乖巧可爱的笑容,硬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比自己还要热情啊,好像见到亲爷爷一般,这算哪回事!? 刚刚欺负自己的气势去哪了!? “你就是叶凡吧,欢迎来岛上作客,小雪,快去泡茶。” 樊离满脸和蔼笑容,没有一点叶凡所担心的凶恶模样。 心中大定啊,只要搞定老人家,等会就可以如愿把韩雪拎走了。 “樊爷爷,不用客气,小雪刚才已经给我泡过茶了。” 叶凡才说完,韩雪立即说道:“师傅,你可不要被他这样子骗了,他很狡猾的,也很可恶。” “小雪,怎么说话的。”樊离板着脸道:“来了就是客人,见客七分礼,这是规矩,不许再胡说了。” “师傅……” “好了,快去准备饭菜,我和叶凡聊聊。” 韩雪撇了撇嘴,满肚子郁闷走了,现在,她真心怀疑自己跑回来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以师傅那和蔼的性子,肯定不会主动为难叶凡的…… 剧情跟自己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啊,那家伙之前每次出现时,都是又痞又坏又蛮横,今天怎么乖巧得像只小绵羊一般,不应该啊,这样下去,师傅怎么会收拾他!? 太狡猾了,太可恨了! 韩雪一边暗骂着叶凡,一边琢磨着该如何应对。 这边,叶凡放下渔网和鱼篓后,从屋内搬了条凳子,和樊老爷子在门前坪里坐下。 樊老爷子从兜里摸出一个塑料袋,从里面掏出一根手卷烟,递给叶凡道: “来,抽一根,我也没好烟,不要嫌弃啊。” “谢谢樊爷爷。” 叶凡忙接过,顺便摸出打火机,给老爷子点上烟,真心乖巧得不要不要的。 一老一少聊开了。 “叶凡,小雪跟我说起过你,你这样子,可与她讲的完全不一样啊。”樊老爷子和蔼笑道。 “她是不是说我又凶又恶,特混蛋,特流氓,特坏。” “哈哈哈,是有点这个意思。” “樊爷爷,她对我有些误解,其实,我是个好人。”叶凡一本正经道。 “哦,那小雪为什么要误解你呢?” 看似很平常的一句话,却是一针见血。 叶凡越会笃定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老人家,绝对是一个饱经世事、大隐于林的世外高人。 而且,大智若愚,绝不是说几句好话、拍几句马屁就可以忽悠得了的。 既然这样,越耍心计,越会适得其反,不如本性相待。 “小雪之所以对我偏见,应该是因为我认识她父亲,恨屋及乌吧。实不相瞒,我来这里找她,也是因为他父亲相托。” “哦,托付你什么?” “她爸爸想把她送到军队锻炼,所以找到了我。”叶凡如实说道。 “那为什么要拜托你呢,是让你把她抓回去,还是……” “他的意思是让我把她抓回去,但我个人觉得,强扭的瓜不甜,越是拧着来,越会让父女俩的关系糟糕,而且,进部队不是小事,不是小雪自愿去的话,小雪肯定会很抵触,不但达不到想要的效果,反而会让小雪身心受到伤害。” “那你准备怎么做?” “我会用我的方法让小雪改变观念的。” “改变成让小雪愿意去部队吗?” “嗯。” 樊老爷子笑了笑:“这可不是小事,有的人一辈子也扭转不过一个念头。” “所以我才等樊爷爷回来,希望樊爷爷能给我两个月的时间,如果两个月之内,韩雪还是不愿意进部队,我会把她送回到您身边。” “叶凡,你是军人,对吗?” “是的。特种军人。”叶凡认真道。 “难怪。” 叶凡不知道樊老爷子说的“难怪”是什么意思,他没有问,樊老子也没有说。 樊老爷子磕了磕手中的烟灰,接着说道: “既然你是军人,那我可以相信你一次,但是,也得尊重小雪的意见,所以,你得自己想办法让小雪愿意跟着你走。” 叶凡脸上一喜,忙道:“好,我会摆平她的,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两人再没说这事,聊起其他闲事。 四十多分钟后,饭菜上桌,三人坐到桌边。 三个小炒,一个素菜,先不说味道怎么样,光是看菜样和色泽搭配,就可以给八十分以上。 老爷子特意从泥罐里拿出一瓶陈酿,给叶凡倒上满满一杯。 看着师傅这热情的样子,韩雪一阵头大。 更头痛的是,她绞尽脑汁想了几十分钟了,仍是想不出如何摆平叶凡。 不是没想到办法,但一想起叶凡的狡猾,就全盘毙掉了。 哈,她想着摆平叶凡,而叶凡也想着怎么摆平她。 不同的是,叶凡已出招了。 就在三人开吃前,叶凡开口了,开门见山对韩雪说道: “韩雪,樊爷爷已经答应你跟我走了……” 韩雪心中一咯噔,讶异望向师傅,这才饭前聊一聊,怎么就把师傅摆平了,用的什么药啊。 樊老爷子笑而不语,没肯定,也没否定,实际上,心里好奇叶凡要用什么方法摆平韩雪。 叶凡接着说道:“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跟我走,而我,也不是个轻易肯放弃的人,这样吧,我俩痛快点,用一个最简单的方法,来决定谁服从谁的意愿。” “什么方法?”韩雪下意识问道。 “划拳,石头,剪刀,布,你如果赢了,我吃完饭就走,以后不会再来骚扰你,你如果输了,吃完饭后,你跟着我走,两个月内,你得听我的。” 划拳!? 韩雪愣了愣,没料到叶凡提出这样方法。 “怎么,不敢吗?” “哼,有什么不敢的,但是,这方法是你提出来的,你肯定有把握一些,所以,你必须让一步。” “怎么让?”叶凡好奇问道。 “划十次,如果我能赢三次……不,如果我能赢两次,就算作我赢。” “……” 叶凡满额头黑线,斜视着她:“你这也太不地道了吧。你只要赢两次,而我要赢八次,整整是你的四倍。” 韩雪撇着头不望叶凡:“你可以不答应,我又没拿刀架在你脖子上。” “四次,让你一成。” “不行。” “三次,已经是底限了。” “没门。哼,是不是男人,这点小事还跟买小菜一样还价。”韩雪反刺激起叶凡来。 叶凡一拍桌子:“……两次就两次,还怕了你不成,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