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他们在等的人 - 最强特种兵王

第385章 他们在等的人

一切来得突然,一切又似春雨润物细无声…… 叶凡本来是只是来索吻的,哪知吻到一起后,两人即如“久旱逢甘霖”一般,再也分不开了。 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那种被逼到绝境时的窒息感觉还藏在两人的心中,很容易的让两人回到当初被困的感觉中,如此一来,只要破开一道口子,两人便无法自拨。 如同此刻,两人忘我吻在一起,最终,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许久以后,战争停息。 蓝蕊浑身无力,满面通红,已经彻彻底底的融化了。 她咬着嘴唇,无力望着叶凡,眼神中又爱又恨。 恨什么? 嘿嘿,大概是恨叶凡太猛了吧。 叶凡大概也知道这点,讪笑挠着头道:“下次,我会温柔点,不过,前提是,你不能那么勾人。” 蓝蕊脸蛋红了,实在无法面对叶凡火热的目光,连忙扯过被子,整个蒙住脑袋。 叶凡心痒痒的,恨不得掀开被子扑上去,但一想起染在床单上的那朵鲜艳的处子花,只好深呼吸,再深呼吸,再再深呼吸…… 蓝蕊偷偷掀开被角,看着叶凡使劲呼吸的样子,不禁捂在被子里偷笑。 有一中叫幸福的东西,偷偷的在她心里滋生了。 其后,叶凡忍着性子没再折腾,抱着蓝蕊美美睡了一觉,直到敲门声响起时,两人才醒过来。 “老幺,弟妹,该起床了,不是说请我们吃宵夜吗?” 门外,辛无畏扯开嗓子大喊。 他怎么知道叶凡在我床上!? 蓝蕊脸蛋瞬间红成了苹果,又扯过被子往里钻。 看着她这样子,叶凡如何忍得住,随口回了一句:“你先去找个地方,我等会就来。” “咦,还真在里面,不愧是老幺啊。”辛无畏哈哈大笑中离去。 房内,已经风光旖旎,春-色无限。 再一次云起雨歇,蓝蕊刚刚恢复点的精神被消耗得一干二净,浑身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喘息着,等身心稍微平静一点后,才柔柔说道:“我…我动不了了,你去请他们吃吧,我还想睡觉。” “嗯嗯。” 依叶凡本愿,当然不想离开这个幸福窝,但答应了几人,总不能放鸽子,再者,确实要感谢几人帮的忙。 所以,他捧着蓝蕊脸蛋,狠狠在其额头吻了一口后,翻身下床,穿好衣服,叮嘱几句,才离开了房间。 蓝蕊两手抓着被边,捂着半边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笑得像月牙儿一样美丽。 辛无畏已经订好了吃宵夜的地点,在江边的堤坝上,风清气爽,最适合喝酒聊天。 等叶凡赶到时,其他人都已到了。 陈沐沐也到了,看来是被叶凡那句“泻药”吓住了,当然,是基于她认为这混蛋做得出这种事。 落座,点菜,上了三瓶白酒。 菜上得很快,没啥好说的,开工,吃起,喝起。 几杯酒下肚,话匣子也打开了,聊的也起兴了一些。 不过,郁金香夫人一如以往那般,不怎么说话,安安静静的坐着。 而陈沐沐也没说话,闷声吃着菜,脸上总是那种冰冷表情。 不知道是啥事刺激了她,她忽然拿过酒瓶,倒了满杯白酒,要同叶凡碰杯。 叶凡没料到她也喝酒,鼓着眼睛奇怪望着她,懵懵的和她碰了一下酒杯。 陈沐沐说话了:“这一杯,是要告诉你,我不喜欢你。” 说完,脖子一仰,整杯干了。 我艹,猛女啊! 叶凡咂吧了一下嘴皮子,也一口干了。 喝完后,他故意问道:“酒都喝了,现在喜欢我一些了吗?” 陈沐沐眉头一皱,又拿过酒瓶,又是一满杯,又要跟叶凡碰杯。 叶凡无语倒满一杯,碰了一下。 “以后不要再问这种愚蠢的问题了。” 陈沐沐又一口把酒喝了个干净。 好吧,喝完这一杯以后,叶凡不再搭她话了,免得她再来一杯。 算是明白了,这女人不止冰冷,而且爱恨分明,自己绝对就是招她恨的那一种。 吃了一个多小时,收工。 两个女人先一步离开,四个男人蹲在江边抽着烟,不着聊了些什么,多半是叶凡说,万泽和肖夜则是时不时的点着头。 至于辛无畏,嘴里叼着一根烟,正在犯瞌睡…… 半个多小时后,叶凡叫醒睡得迷迷糊糊的辛无畏,回了酒店。 叶凡自然又钻进蓝蕊房间,不过,没再折腾。 一夜无事。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时分。 肖夜已在八点多的时候,带着郁金香夫人回三角州地区了。 万泽在时分就退房离开了。 一直嗜睡的辛无畏竟然也起早离开了。 就剩下叶凡和蓝蕊还住在酒店。 两人起来后,就在酒店吃过中饭,然后缩在房间琢磨玉玑菩提果的事。 商议过后,决定先由蓝蕊研究玉玑菩提果的成分和特性,再让叶凡服食。 而在另一边。 星辰阁的五位长老齐集一堂,听取了有关于墓地发生的事情的汇报。 听完后,有三位长老怒不可抑,表态要找叶凡把账算得一清二楚。 但,全被大长老压下来了,就一句话:“未来可期,或许他就是我们一直在等的那个人。” 大长老说完这句话后,其他长老再没开声。 我们一直在等的人吗!? 星辰阁在等什么人!? 次日,蓝蕊留在酒店研究玉玑菩提果,叶凡则是到了煞月的总部。 再次见到这活祖宗,煞月的老大麻林恭敬有加。 叶凡直接表明来意:“带我去找韩雪。” 麻林只能答应。 两人当即共乘一车,前往韩雪师傅所居住的地方。 半路上,麻林壮着胆子劝叶凡算了,意思就是劝叶凡不要再惦记韩雪的事。 叶凡冷冷一笑,逼得麻林不敢再说二话。 车子穿过两市,在下午三点左右赶到了目的地。 地方有些偏僻,是在郊区。 麻林和叶凡站在岸边,前者指着远处一片小岛道:“就在岛上,要去吗?” 话中之意自然还是劝叶凡放手。 没办法,是怕惹祸上身,因为经过几件事以后,他越来越感觉到叶凡的底细深不可测,特别是见识到叶凡连修罗门的欧阳沐都能摆平以后,更是心上心下。 所以,他由衷不想因为韩雪的事而闹得不可开交。 叶凡扔掉烟屁股,回复道:“你再废话,我就把你扔到这河里去喂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