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去他玛的内奸 - 最强特种兵王

第369章 去他玛的内奸

一个多小时后,叶凡、万泽、宁语兰和聂卫四人走出森林,又花了十多分钟,到了当初下车的地点。 车子已经不在了,想必是先一步逃出来的丁使者和皮巨带走了。 一想到两人,叶凡心中不由得又有些冒火,只恨不得立马找到他,先暴揍一个小时再说。 但现在上哪去找他!? 只能把这股火憋在肚子里。 随即,叶凡给蓝蕊打电话,告知对方地点,让她叫俩出租车过来。 没办法,这是郊区,太偏僻了,根本没有出租车,而且,现在快凌晨了,哪怕打电话叫出租车,出租车也未必会过来。 四十多分钟后,蓝蕊带着两辆出租车过来了。 一行六人回到酒店,蓝蕊当即给万泽和聂卫治伤。 另一边! 丁使者和皮巨逃出来以后,立即坐着车离开了。 车子开到半路时,丁使者冷着脸问皮巨道:“这事怎么汇报?” 艹,怎么问我,我哪知道怎么汇报!? 皮巨虽是丁使者的心腹,但对丁使者临阵脱逃的事情有些抵触,不过,现在自己跟着一起逃出来了,且捡了一条命,又哪有资格说丁使者的不是。 更何况,丁使者还是他的上司。 只是,现在丁使者冷着脸问他这话,肯定是另有目的了,百分之九十又是一潭深水,想拿着自己一起趟这浑水…… 所以,他忍不住暗骂了一声,但能不回答吗!? “我听使者的吩咐。” 丁使者稍微沉吟了一会儿,沉声道:“这事已经到这地步了,我心里也难受,也愧疚,但再难受和愧疚也没有用,只有想办法替死去的弟兄们报仇,再能对得住他们的英勇。” 去你玛的,恶心! 皮巨又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 丁使者接着说道:“所以,我们必须好好的活下来,再有机会替他们报仇,我想了想,不能因为这事坏了真龙阁的声誉,所以,我们得把过错落到那三个军方的人头上。” “嗯,使者准备怎么说?” “这消息是那个叶凡汇报上来的,我们就说,我们到达目的地后,遭到了敌人的埋伏,叶凡同修罗门的人是一伙的,他是故意引我们进入圈套。” “……” “他们三个肯定被那左禅杀死了,死无对证,就让他们背黑锅吧。” 好心计啊! 皮巨不由得生起一股冷意,心想着哪天自己会不会也会被丁使者不知不觉推进火坑里…… “万一他们没死呢?” “不可能,在域境手下,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丁使者真是这样做的,随即就给上面打电话,按他刚说的意思汇报了一遍,即:叶凡是修罗门的人,自己带队遇伏,仅他和皮巨侥幸跑出来了。 上面的人让丁使者和皮巨立即去总部! 当夜,丁使者和皮巨订了机票,直飞燕京,连夜与总部的人碰了面。 总部的几位大能听完丁使者绘声绘色的讲述后,怒不可抑,当场让一个叫莫天行的人明天去军方问责。 丁使者松了一口气,皮巨也松了一口气,但心里很不是滋味,也生起深深的担忧和茫然。 清晨,九点钟的时候,莫天行带着丁使者和皮巨直奔军部特情局,直接进了一把手王局长的办公室。 王局长正在和一个军官谈话,见到莫天行以后,微微怔了一下。 莫天行的脸色明显不对,再者,直接推门就进来了,连门都没敲,明显有事。 他当即支走那一个军官,笑着和莫天行打招呼道: “莫老,什么事惹你生气了,来,这边坐。” 特情局很重要的一部分职责就是和真龙阁这样性质的组织打交道。 而莫天行是真龙阁与特情局对口衔接的负责人。 所以,两人经常有事务往来,自然都认识对方。 莫天行冷着脸在沙发上坐上,开门见山道:“王局长,还记得前天你们给我的修罗门消息吧。” “记得,怎么了?” “叶凡是你们军方的人吧,他是个内奸,他伙同修罗门的人布下埋伏,我们的人死伤惨重,二十八个人,死了二十六,仅丁太山和皮巨逃了出来,就他们两个。” “……” 王局长震在当场,死了二十六个,叶凡是内奸,这可不是小事,无异于扔一枚导弹下来。 他镇住情绪,严肃问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你俩和他说说。” 丁使者立即把过程讲了一遍。 有意思的是,他神色还十分到位,一会儿满脸愤怒,一会儿满脸悲怆。 艹你大爷的! 听他讲完后,王局长脸色凝重起来,肃容道:“意思是,叶凡是修罗门的人,那宁语兰呢?” “具体不知道,当时突然遭到敌人的袭击,局面太乱,我记得她是跟叶凡在一起的,只怕……只怕已经被叶凡杀了。” “……” 王局长沉默了好一阵,问道:“你怎么确定叶凡是修罗门的人?” “这还用确定吗,他当时跟修罗门的人一起斩杀我们的人。” “你确定那个人就是叶凡吗?” 莫天行不高兴了,一蹭身站起身来,冷眼瞪着王局长道: “你什么意思,难道丁太山老眼昏花到连人都认不出吗,就算他认不出,皮巨还长着一双眼睛,王局长是不是怀疑我们编故事给你听。” “莫老,凡事都讲证据,而且,说句莫老不爱听的话,从我个人角度而言,我不相信叶凡是所谓的内奸。” 王局长毫不示弱的盯着莫天行,一身军人正气顶天立地。 莫天行双眼一眯,一字一字道:“照你这意思,难道我还要把我真龙阁那些死去的人拉来作证?” “这事我们马上会展开调查,一个星期内,给你们答复。” “好,我就等你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内,你给不出答复,那我直接面见你们首长。” 莫天行一声冷哼,甩着衣袖出了办公室。 等三人走后,王局长关上门,立即给李军长打电话,通了后,把丁使者刚讲的事讲给对方听。 才讲到一半,李军长就在电话那头骂道:“内奸,去他玛的内奸,叶凡若是内奸,我把装甲车啃进我肚子里。” “……” 信任,是不会轻易被抹灭的,特别是军人之间的信任,如王局长对叶凡的信任,如李军长对叶凡的信任。 而轻易选择了背叛的丁使者,是不懂这两个字的。 《第六更,今天的更新到这,另外,通知一下,零晨以后,三点到七点网站全面维护,到时可能会出现看不了等情况,明早即会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