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风雨欲来 - 最强特种兵王

第36章 风雨欲来

不知道是照片的原因,还是其他原因,许雯雯没再找叶凡麻烦。 而且人也冷静下来了,反是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其中充斥着浓浓的冷冽和危险气息,整得叶凡浑身都不自在。 两人回到病房,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这让沈韵、董卓和冯兵三人生起满脑袋问号。 沈韵是绝对不相信两人之间没发生点事情,这不符合两人的作风。 而董卓和冯兵则弄不明白叶凡为什么还安然无恙,想去年有个老板到公司谈业务时,眼馋许雯雯的姿色,借机摸了一下许雯雯的手,结果,被许雯雯收拾得掉了四颗牙齿,事后,还要乖乖向许雯雯道歉。 刚才,叶凡明明惹毛了许雯雯,为何现在还完好无损,不科学啊。 叶凡、沈韵和许雯雯三人随即离开了医院,因沈韵的车在修理,所以,许雯雯开着车送两人回住处。 路上,许雯雯问起韩三尺的事。 “韵姐,你觉得那人是高富派过来的吗?” “叶凡,你说呢?”沈韵问起叶凡。 “应该是。” “那最好不过了。”许雯雯一声冷笑,无端多出几分老狐狸的感觉。 别看许雯雯脾气火爆,但脑瓜子好使的很,就比如眼前这事,自沈韵找到她的那一刻起,她就盘算好了,只等着高富找上门来,一旦双方发生矛盾,她则可以顺势蹬鼻子上梁揭瓦。 现在的情况比预计的还要理想,你高富支使人打伤了我公司的人,难道不给个说法?笑话,当火凤凰许雯雯的名声是白叫的吗? 二十多分钟后,到了沈韵所住的小区楼下,许雯雯叫住沈韵,让叶凡先上去。 叶凡满脸狐疑,但在许雯雯和沈韵的瞪视下,只好先上楼。 等叶凡身影消失后,许雯雯立即开门见山问道:“韵姐,这混球到底是什么来路?” “我也不太清楚,他说他以前在部队当过兵,养猪的兵。” 养猪的!? 许雯雯嘴角抽了抽,当即否决道:“不可能,他肯定是骗人的,养猪的兵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身手。”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怎么了,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这混球占了我便宜,我现在想剁了他那根玩意儿。” “……” 接着,许雯雯满脸黑线的把之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沈韵听完后,笑得花枝乱颤,刺激得许雯雯越发郁闷了。 好一阵后,沈韵停住笑,揶揄问道:“你先前不是说要掂量掂量他的分量吗,怎么样,现在掂量出来了吧。” “坏痞,邪气,无耻,混蛋,简直是个极品,最郁闷的是,他还一股子理所当然的霸气,好似乎他还有理了,真是长见识了。”许雯雯恨恨道。 “嗯,你这评价入木三分。” “但我到现在都没有搞不明白,我怎么会被他制住,明明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却是一下子就封住了我,我怀疑这家伙是个超级高手。”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打架挺猛的。” “今天晚上他跟那老头打了吗?” “应该没有,不知道他怎么摆平的,说是去巷子里去聊天,再出来时,那老头就像霜打过的茄子一样,蔫蔫的,一声不吭的走了。” “真邪乎啊,不行,一定得榨出这家伙的底细。韵姐,他有没有什么软肋?” “看见钱就两眼发直,看见美女就两眼放光,你使个美人计,保证他妥妥跟在你屁股后面走。” “这不好吧。”许雯雯挠了挠耳际,坏笑道:“那岂不是抢了你的货,你舍得吗?” “说什么呢。”沈韵伤势敲打许雯雯额头,脸上则是不知不觉间微微红了一片。 …… …… 次日早上,许雯雯到公司后,给柴一打了一个电话。 没错,即西海市地下世界的头号人物柴一,外号一哥。 许雯雯和柴一是在省城豪爷举办的宴会上认识的。 豪爷,全名江大豪,雄踞省城,一方巨霸,其势力和影响力足可辐射到相邻两省,绝对的大能。 可以毫不吹牛皮的说,没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话,是不可能参加豪爷的宴会的,就比如说西海市道上,估计就只有柴一有这资格。 当初,许雯雯并不知道柴一是西海市地下世界的头号人物,只是本着商业交际的原则,客气聊了几句。 而人老成精的柴一却是十分惊讶二十几岁的许雯雯怎么会有资格出现在这种宴会上,所以有意打听许雯雯的身份。而这一打听之下,打听到了一个让他头皮发炸的传闻…… 所以,他后来有意跟许雯雯联系了几次,一来二往之下,也就熟了。 现在,许雯雯要借柴一把狠话放出去。 “一哥,你认识高强吗?”场面话聊过几句以后,许雯雯直奔主题。 “高强?是天元房地产的董事长高强吗?” “没错,就是他。” “怎么了?” “他儿子高富昨天叫人打残了我公司的两个员工,我要废了他。”许雯雯平静说道。 柴一一阵沉默,活到他这把年纪,且见过太多风雨以后,以达到可以听风辩向的地步,就比如现在,他心知许雯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跟他说这些话…… “小雯,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我想麻烦一哥帮我放句话出去。” “什么话?” “48小时之内,高富如果不找我赔礼道歉,我许雯雯就让他下辈子都在轮椅上度过。” “行,等会我就帮你把这话放出去。” “谢谢一哥。” “多大点事啊,别这么客气。” “行,回头我请你喝茶。” “好呢。” 天鹅湖小区的某单幢别墅内,一个头发银白,面相巍峨的老者放下了电话。 他,即是柴一,西海市地下世界的头号人物,道上的人都称他为一哥。 别看柴一头发全白了,其实他实际年龄只有五十多点,至于他这头白发,也是有故事的,据说是十年前他儿子和老婆被仇家所杀后,导致一夜白头。 这都是旁话,回到正事。 柴一微微沉吟以后,吩咐伺立在旁边的一个三十左右的中年人道:“子民,你打电话叫赖兴过来,就说有重要事,让他速到。” “是,一哥。” 子民,姓刁,全名刁子民,外号瘸刁。

上一篇   第35章 都不是好鸟

下一篇   第37章 心机和较力